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仙真入位 法则生灭(一)

    虚空幽暗,天魔纵横,形成了无数破碎的影子,起伏流动,而在其最深处,分明有着微微的抖颤。

    柳观闭着眼睛,思感与支离破碎的阴影融为一处,体验着常人决难想象的节奏,那是无比强大存在的一呼一吸,但里面有愤怒和暴躁,情绪有如实质,没有半分遮掩。

    因为对绝顶强者而言,情绪本身,就是可怕的武器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太阿魔含这样纵横域外的魔主大能,所发散的每一种情绪,都是对一众天魔最强烈的刺激。

    天魔的升阶还在持续,大批量天魔连续突破层次障壁所带来的元气,是如此狂暴,由此形成了碾压虚空,奔涌来去的暗潮,所过之处,固然是将原有的法则秩序冲得七零八落,更是将森然魔意,辐射到其触及的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如此程度的森然魔意,已经形同一场魔劫,横扫虚空各个区域,便如同挥发的油气,修为稍差,或者心志稍弱的修士,心稍有些波动,就可能引爆开来,内魔外劫一并发动,死都死得不明不白。

    当然,其最直接的作用,就等于是撒下了一面覆盖整个东华虚空的大,捕捉一切有异于天魔一族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给柳观带来了麻烦,但同时也给了他机会。

    太阿魔含至今都没有找到正主儿啊……

    妄境越是扩张,越证明目标的飘忽,柳观也不知道,究竟是哪个人物,竟然能在这幽暗虚空,剑音丝缕,缥缈来去,连续避过太阿魔含数次魔意锁定,始终保持着主动态势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很有可能已经冲入宫阙的那家伙,更让人要道一声“佩服”,在里面折腾了快一刻钟了吧,竟然还没有被拿下,倒是给他争取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柳观身化阴影,又与纵横来去的森然魔意贴合,利用“灯下黑”的技巧,切入了宫阙的范围。

    在元始魔宗的历史上,先是失去元始魔宗“圣眷”,多年后又失而复得的,绝不超过十指之数,这么“一来一去”,自然是有其玄妙在的,至少带给了柳观许多真切的神通手段。

    他捕捉到了这个机会,施展神通,且毫不犹豫地将同伴撇在后面。

    后方,被他小坑了一把的翟雀儿、黑袍等人,已经与天魔交手,打得煞是热闹,柳观则不管不顾,度骤然提至极限,甚至也不再彻底遮掩气息,就以这强横的姿态,硬生生冲开了最内层的防御,冲进了宫阙里去。

    碧落天阙,黄泉贱婢,老子来了!

    半刻钟后,柳观所化的阴影,就隐在宫阙一角的残垣之,仔细感受此地曾经有过的激烈变动。

    百箭藤的滋味不好受,如果不是他自具神通,可以在虚实光影之间自由切换,如今恐怕已给射成筛子,就算如此,还是受了一点儿小伤,需要一段时间调养。

    柳观并不着急,他的心态很好。

    黄泉夫人设了这么一个局,定然是有她深意在,按照他对那贱婢的了解,凡事不发动则己,一旦发动,总是能把握大势,形成百川归流,沛然难挡的力量,纵然旁人能够引发不可计量的变数,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变总的趋向。

    当年北地魔门分裂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分裂的势头不可避免,至于分裂成多少个,就不是黄泉夫人关心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是而,柳观目前所应做的,不是去破坏什么——在没有掌握全局之前,妄想如此,正是他前半辈子一直在做的蠢事,如今自然要调转过来。

    他也不去管什么大势、目标,所想的,仅仅是追拿线索,寻觅踪迹,不管最后结果如何,只要在其出现之前,掐死那个源头,后面会发生什么,他也不会有任何关心。

    在这种思路之下,当然是宫阙之,哪处变化最奇,他便往哪儿去。

    如今所在的这处废墟残垣,就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,也是之前引发宫阙剧烈变动的核心位置,而如今,已经是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用最为细致的神意感应,几乎是逐分逐寸地将这片区域扫描一遍,柳观得出了一个有些不那么确定的结论:

    “九烟?”

    他没有发现任何“九烟”的气息,事实上,从接触那一刻起,就是如此。那小辈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将周身气机遮掩得滴水不漏,让人无人锁定、记忆。不过,这里的残垣断壁间,倒是透出点儿九烟那个阵图的味道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柳观不可能忽略的一点是,这里有太阿魔含的气息!

    对一个魔主的残留,柳观还是非常小心的,其随时可以成为耳目之属,甚至活化,形成分身之类。

    他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形,

    九烟潜入宫阙,在这里兴风作浪,终于惹得太阿魔含发怒,回戈一击,将此地轰成了废墟。

    要说这一手,算得上凌厉,不过还是让柳观摇头。

    两边用力?

    东华虚空虽说不断被外域侵蚀,也在不断扩张,但对一位魔主来讲,要想兼顾,也没有什么,可毕竟有一个麻烦的强敌在侧,最好的办法,还是先顾其一枝,一举成功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的问题是,宫阙的混乱还在持续,很明显,太阿魔含的那一击,没有收到明确的效果,如此只能是将自己往被动的局面又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妙极,妙极!

    柳观已经有些佩服那两人了,能把太阿魔含牵扯到这个地步,超出了他所能预想的最好结果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越是彼此牵制,对大局的影响力越弱,反而越能显露出黄泉夫人的真实布局,也开辟出更多的安全区域。这对柳观来说,正是天降的好运道。

    他嘿地一声笑,正要离开,突又定住。

    在垒垒废墟之下,细密的气机正在汇聚,但柳观没有在这上面用心,而是以他独特的视角,捕捉之下更深层面,天地法则的结构变化。

    好像,有什么东西正在生出来。

    仅仅一息之后,一具高逾丈寻的巨人,凭空化现。其五官模糊,只有一对空茫的眸子,眨也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竟然没发上来,我再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