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魔藤光矢 一隅之变(下)

    “神灵”已经迈了出来,从模具走向实际所在,然而当它的体型大小达到乃至超出常人之后,大概是承载了太多元气之故,明显不稳定,闪灭不休,余慈还没有想到如何维持,已经轰然炸碎。

    余慈看得稀里糊涂,也是无奈,他手边可是没有“符图”了,想再造一个,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可也在此时,就在“神灵”炸碎的所在,一个模糊的影子,却是凭空而化。

    九真仙宫模具和实体的作用还在继续,作为其一个关键的点,“神灵”竟然是碎而重塑,不过当余慈定睛观看,却见那重塑的过程法理,实是与之前符图所化,有许多不同。

    符图化出神明,是用《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》的“构演玉章”之法,成就了“神德至灵”的结果,但这里面气机如何运化,说实在的,他并不是的真的了如指掌,还处在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阶段,偏偏这次重塑,走的是另一条路子。

    巨量的元气在汇结,但这仅仅是附带的效果,没有形成“符图”这样的介承载之物,而是直接勾动了天地法则体系的某个片断,在此基础上,构合成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余慈一直开启着神主络,对法则的认知和感应,都有相当程度的造诣,一定是满头雾水,即便如此,也只能是看个大概。

    这里面,一切元气的盘结,以及气机的运化,都还原为天地法则的结构变化,直至重组还原。

    也许,余慈在创出此尊“神灵”的时候,本质上也是这么做的,但绝没有这般清晰、准确。

    这一次重组,完全舍弃了枝节末梢,还有各种不必要的元气流转运化,直指法则根本,余慈看着“神灵”重新塑形,迈入到屋舍之,并且还在不断胀大,容纳着更多的元气,却再也没有担心它会炸碎掉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次,“神灵”的根基是前所未有的稳固。

    “神灵”在屋舍,就像是在模具里一样,盘膝坐下来

    没有哪一种天地法则是独立、片断存在的,故而那“神灵”也就成为了诸多法则拼合的“节点”,就像是由绒线织就,但用到的每一根线都没有剪断,余下长长的线条,延伸到远方。

    余慈看着这一切发生,毫无疑问,此后神灵的一举一动,必将操控所涉及的法则体系,形成不可思议的效果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“神灵”的神通妙处?

    他还看到,九真仙宫正是通过“神灵”,将自身与相应天地法则勾连在一起,打了一个结,虽说相对于这个庞然大物来说,只能算是一根蚕丝打出的“蝴蝶结”,纤细而脆弱,其所涉及的法则,只是极少的一部分,非常片面,过于简单,可毕竟是迈出了第一步。

    如果推而广之……

    黄泉夫人也定然是想着推广开来的吧!

    正想着,屋舍,“神灵”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余慈心突地一跳,不管是他造出的“神灵”,还是重塑的这个,都是五官模糊,七窍难明,这样的“东西”,怎么会有眼睛?

    可事实就是,在那模糊的光影所组合的脸面上,一对空洞的眸子睁了开来。

    与之“对视”,极其古怪的感觉,从心底心处浮上来,其实那里面没有透露出任何信息,可与常人极其肖似的“眼眸”,总给他某种暗示。

    纯从理智上讲,余慈知道,这一对“眼眸”,和另一个比较成熟的“降世天人”并没有什么不同,但几乎是眼看着它发生如此变化,心里的震动终究难平。

    更何况,其所牵涉到的有限几个法则,正展现出前所未有的活跃姿态,眼前“神灵”的每一个动作,都能够在那其找到对应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纯由法则结构组合,形成的妙处了,此一动,彼一动,如果给它一个指令,还不知会达到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余慈心里又是一跳,他终于记起来,自从神灵“走出”模具,他还从没有下过任何一个指令,“神灵”的一举一动,其实都是九真仙宫的模具和本体共同作用的结果,

    而在此时,二者的作用效果已经停止,“神灵”那固然僵硬空洞,却恍若常人的睁眼动作,又是从何而来?

    毫无疑问,是从天地法则而来!

    一个自问自答,使得余慈的心底似乎亮堂了不少。

    从“神灵”固然可以影响到天地法则,反之则亦然!

    天地法则体系也是时时刻刻都在运动变化的,这就像是一个“牵线木偶”,木偶动,牵线动;牵线动,木偶动,本就是一个彼此作用的关系。

    那些遵循天地法理,无始无终的天然变化,汇集到“神灵”之上,便形成了一种区别于其他存在的独特之脉动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讲,当那“脉动”入体,“神灵”就活了过来!

    余慈嘴唇里喃喃发声,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偏偏心里深处,却有一团光绽开,照亮了之前的许多沟沟壑壑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上清宗的“诸天神明”,他召来的“降世天人”、辛乙的地祇法相,还有世间许多神佛之事,都有了一个可以解释的理由。

    虽然这理由一定不那么全面,不那么具体,可由此及彼,再观黄泉夫人的作为,他还是有些明白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,要撑不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五的呼唤声适时传了过来,要说以五岳真形图的神通,就是森罗冥狱神禁威能全开,也可以支撑更长时间,可余慈早早就给小五做了某个限定,使得她无法尽展所长,自然使得时间大大缩短。

    另外,百箭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,对小五而言终究是个威胁,余慈也不敢放她出去太久,当下就发出指令,招回小五,看着一众天魔冲垮森罗冥狱神禁的如林高台,又回头看了眼屋舍,睁目端坐的“神灵”,嘴角勾了一勾,头一个指令发出来。

    屋舍,“神灵”霍然而起,迈步出屋,身上元气波动渐渐转剧,一层如星光般的光芒发散开来,显然,它已经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余慈微微一笑,就此飞纵上天,再不回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