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魔藤光矢 一隅之变(中)

    百箭藤的攻杀密集如骤雨,却自有其锁定目标的手段,如若不然,以余慈目前的体形,怎会遭至如此密集准确的攒射?

    但从另一个方面讲,这种手段肯定不是气机牵引之类,因为有三方元气护体,余慈当真是半点儿气息不露,锁定根本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所以,余慈估计,百箭藤的锁定方式,应该是通过光线、音波之类,其又以前者最为可能,只有如此,才能匹配其无以伦比的发射度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,给了余慈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他也不转变形体,就维持着拳头大小,在又吃了一轮光矢轰击后,一咬牙,强行发动,连续移形换位。

    必须要说,百箭藤的发动度太过惊人,光矢的冲击也绝不能等闲视之,若非三方元气本身就有消融外力的能耐,这一轮攒射下来,余慈就算不死,也要被强烈的冲击力死钉在地上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而现实自然不同,即使艰难,余慈还是动了起来,虽说形容狼狈,就像是一个被光矢不断撞击,根本落不到地的飞靶,

    但体积小了,也不可能每一支光矢都能落准了,

    一时间,光矢漫天飞舞。这些玩意儿,度惊人,射程又远,射不余慈,更外围的“旁观者”们就倒了大霉。

    几轮箭雨过去,周边见得敌情,冲上来的天魔、外道、眷属等,当即给清了一圈儿,有形的直接打穿打爆,无形的则给催化殆尽,可谓者立毙。

    余慈在移形换位时,有意“照顾”一个方向,故而光矢扫过,为他清除了很多障碍,妄境都有部分给绞碎。

    一众天魔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,百箭藤的攻击休止,早已蓄势待发的余慈,又怎么可能错过这一机会?

    他身形猛涨,转眼恢复到正常状态,身外心内虚空法域张开,脚下雷池,血光翻转,雷霆迸发,就这样直接撞进支离破碎的天魔妄境去,

    外围不知有多少天魔想扑杀过来,却被四面激发的太阴血煞雷轰成青烟,有的甚至直接被吞噬掉,成为了血煞雷池的后继养份,又或者被雷池的狄郎君魔躯吸收。

    如此,余慈冲出了数十里路,竟然是度越来越快,无魔能挡。

    他看似闷着头狂奔,实际上心非常有谱,九真仙宫模具所显示的建筑格局,都烙刻在他心头,与实际的场景相比对,早在被百箭藤的光矢攒射之际,就已经确定了自己所在的位置,选择的方向,也是经过了缜密计算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里无限接近九真仙宫的轴线正门,余慈冲刺的方向则是往左——这里早不辨东西南北。

    而且,大概是没有料到他竟然不进反退,直趋仙宫外围的缘故,真正棘手的强力魔头,都没有现身,天魔一开始拦不住他,接下来就更做不到了。冲击到途,余慈百忙抬眼修正前进的方向,猛又一拐,跃起身来。

    就在血光雷霆飞动的背景下,余慈终于看到了那一排在宫阙之,分外平凡的屋舍一角,就掩在宫墙花圃之间,几乎是最靠近九真仙宫边缘角落的位置。

    那里距离他所在的位置,还有足足二十里路,而四面已经部署堆积了巨量的天魔大军,妄境层叠,成百上千的眷属、外道出入流转,显然是察觉到他的难缠,要以严整的阵势,将他彻底困杀。

    真让它们压住阵脚,又是麻烦!

    余慈目光扫过,全不停步,依旧前冲,看似要直闯布置完成的妄境阵禁之,身外四面迸发的太阴血煞雷光,却是有一道大抵相近的颜色放出,在虚空略一盘转,便以虚实光影交织的形式,轰然铺展开来:

    森罗冥狱神禁,三千神鬼刑台!

    高台是实,血色是虚;刀刃如光,杀意如影。

    当五岳真形图所具二十五路神禁,最得享盛名的森罗冥狱神禁发动之际,不可避免地就与妄境阵禁发生了激烈冲突,其各具法度,各有所长,又具生克之变,彼此冲突,气机百变千回,引动天地元气,电光刀光,生灭无常,极其壮观。

    不时有天魔被斩鬼刀击杀,但也罕有高台,能够真正根植于妄境、仙宫之,只能是虚根而立,有的时候也被天魔大军推倒。

    比先前发动之时,声势要弱上许多,隐然间是受到某种限制,难以破坏九真仙宫的完整。

    余慈却是完全不在意,只是借着千百高台腾起,撑开空间,撕裂妄境的机会,一路狂飙突进,将最后一段距离抹平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周边数十丈,天魔为之一空,只有那平平常常的一排屋舍,迎他到来。

    余慈手在袖一个伸缩,再拿出来的时候,已经有团云气铺开,初时只有拳头大小,转眼就到数丈方圆,正是九真仙宫模具。

    一旦将此物在九真仙宫展开,余慈就明显察觉到了其的异样,轻若无物的模具,在这一刻突然滞重起来,但事实上,那并非是重量的变化,而是模具对元气的极度渴求,加重了余慈的负担。

    余慈仍不理会,只是尽可能地满足模具的需求,而其心念,则是早早落在模具与之对应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那里,正有一个人影,端坐不动,不管是模具关闭也好,铺开也好,都没有任何反应,让颇有冀望之意的余慈很是皱拧了一番眉头。

    这么不上道儿?

    余慈低骂一声,可骂音犹未消歇,整个人险些就前扑出去!

    太重了!手的九真仙宫模具,陡然间重量上升何止十倍?那不再只是余慈一人的供养,还有周围虚空透入的元气,难得没露出什么端倪,却是让余慈吃了个小亏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一直在模具厢房“装睡”的那个“神灵”,陡然睁开了眼睛,振衣而起,就像一个活人那般,推门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每一步迈出,“神灵”的体积都在涨大,而其身外,也自然而然地掀起了巨量的元气聚集,那种集四方元气于一身的“心”意味儿和“重量感”,甚至让人觉得,整个九真仙宫,都在往这儿倾斜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感冒绵延,状态不佳,更晚了,但不管怎么说,我回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