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魔藤光矢 一隅之变(上)

    机会的到来,正代表余慈的猜测无限地接近事实,这个时候,余慈却也没有时间再纠结于此,他认真地感应外界变化,却又将变化之后的“事实”置于脑后,由此收拢心神,在两界甬道游动,锁定其一切虚空变化。

    两界甬道连接域外和东华虚空,固然艰难,但更多的还是“力量”方面的问题,而其法理,并没有超出余慈这些年来掌控的范围。

    尤其是不久之前,相隔亿万里虚空,传书而至的实践,更让他足以在此项上,傲视此界十之**的修士,在他全神贯注之下,两界甬道任何一点儿细微的虚空法则变化,都瞒不过他的感应,早早就锁定了九真仙宫和两界甬道的交接点,正一点点地靠近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来自于九真仙宫方向的宏大力量,将虚空潮汐的威能瞬间催化至十倍、百倍,整个东华虚空都在摇颤,甬道之外,一众天魔受那一位的法力所摄,部分念魔和煞魔,甚至出现阶位齐齐提升的现象,天魔妄境的杀伤也随之剧增。

    但妄境再强,和余慈都没有任何关系,他感应着九真仙宫和两界甬道的连接点,那里有一层屏障,非常牢固,其以虚空法门加持,不擅此道,便是撞上去,也只能是咫尺天涯,根本撞不到点上。

    但对余慈而言,这层防护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确认了位置,余慈倒也不忙轰开,而是控制住寄身碎石的流,仔细观察两界甬道的整体情况。

    要说这贯通虚空的“甬道”,其实有一些名不符实,并不见得是那般形状。

    可“形状”这个概念,在这里也没有多少意义,用比较准确的话来描述,所谓的“甬道”,其实就是开辟出一片同时连接两边虚空的独立空间,使双方元气、法则在此间交汇,彼此异化、趋同。

    故而,这里面时时都掀动着虚空风暴,强大的扭曲力量,使得涌进来的东华诸峰岩石碎片,纷纷给绞成粉末,只有一些材质特别坚硬的,才能免过一劫。

    任哪一个修士侥幸闯进这里,都要不管不顾,拼了命地往另一个出口逃去,稍有点儿转向,慢上片刻,就可能被虚空风暴绞成碎片,哪像余慈,还有闲悠游四顾,浑不当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余慈现在确实比较从容——早知这里环境如此,倒是个藏身的大好去处。

    他也开始领悟,原来这“甬道”的单向、双向之别,关键还在这独立空间之,更准确地讲,是在此间法则之上。此处法则容得哪个方向进出,自然是顺水推舟,一切顺遂,但若是容不得,要想实现,强来是不成的,那最多只会将这处所在碾碎,一切成空,必须要抽丝剥茧,逐一将虚空法则改过,才能实现。

    但在此过程,一个弄不好,也可能引起全盘崩溃,导致前功尽弃,实在是个细致活儿,也需是对虚空法则,乃至于对天地法则体系都如掌上观纹者,方可行之。

    如果从头到尾,都是由太阿魔含所为,余慈倒是能把握到一点儿那位的虚实了。

    在此间游荡片刻,东华虚空那边,也自有人通过神主络,将信息传递过来。余慈已算准了时机,慢慢到了九真仙宫与两界甬道的连接点上。

    来得慢,发动得却快,余慈没有半点儿迟疑,源于无量虚空神主的一类虚空法门透发,那一层屏障,便如热蜡消融,转瞬便裂了口儿,一波碎石粉末,裹着他所寄身的岩石,当即被虚空交接的乱流卷了出去。

    成了!

    余慈心方一喜,警兆就是激响,他却是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,因为凌厉的冲击甚至是在他情绪翻动之前,就已及体。

    寄身的岩石轰然粉碎,同时身上连震,一瞬间不知挨了多少下,余慈乍睁双眸,只见得漫天光矢飞流,巨大而尖锐的力量甚至透过三方元气,森然如刺肤而止,让余慈明白,如果没有三方元气护体,这一回,他就是马蜂窝的下场!

    这是被“请君入瓮”了?不对……

    一个转念的空当,余慈又是挨了至少几百击,每一击都是劲贯铁石,便是金刚不坏之躯,也给打得透了。尤其是漫天光矢留痕,几乎要烧透他的视界,留下一道又一道久久不褪的烙痕。

    但在烙痕之外,还有一层若隐若现的阴影,结垂枝,便如搭起的藤架,弥盖四方。

    余慈终于醒悟:娘的,是百箭藤!

    百箭藤是天魔外道,唯一一种以植物形态出现的怪物,可以生长于虚空,结而成,汲取玄真以存活,倒是一众天魔外道,与众修士最直接的“竞争者”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,生长慢,每一次移栽,都会大伤元气,再生成的时候,就算用激烈的手法催化,也要花费几十日时光,移动度……几等于无,但它藤上弹射的光矢,却是九天外域,射程最远、度最快、穿透力最强的远距离杀器。

    相较于它所放光矢的恐怖度和杀伤,区区数十日的等待,实在是最划算不过的买卖。

    将其植栽于重要区域,可谓是集攻防于一体的最可怕之物,传说,元始魔主所居之星空深处,便是由无数百箭藤编织而成了最外层的天罗地,就是地仙闯进去,也是一个死字。

    余慈就想,陆沉若非是直接打通了直抵目标所在的单向甬道,在那层百箭藤前,也要头痛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东华虚空环境恶劣,且时间不允许,否则,真有一片百箭藤栽到甬道入口处,或者是九真仙宫边缘,足以抹杀所有人的勇气。

    九真仙宫果然不是那么好闯的,其宫内宫外,恐怕早给布置得水泼不进,这里是百箭藤,宫还不知会是什么!

    余慈依旧像个靶子一样,被光矢连续轰击,脸上的表情却煞是古怪。

    对旁人来说,遭遇百箭藤,不但是苦手,甚至已经是千疮百孔,什么念头都不会再有,但这东西,对余慈而言,却是最有趣的可利用之物!

    天助我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