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太阿魔含 瞬逝良机(下)

    上来就说对不住,恐怕小家伙儿都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!

    余慈看得直摇头,伸手按着小五的脑袋,还是小五贴心啊,想按就按,想揉就揉,让他的心情一时都好转很多,脑子里也愈发清明。

    故而,他从未解的疑惑跳出去,找到之前未曾注意到的一个问题:

    听叶池说,她到东华山来,是受人指点,说此地是“既在外域之,又有别于外域”,如今看来,确实是非常准确,可是在叶池接受指点之时,也就是她前来东华山之前,又是谁,能够一语断定如今的局面?

    两个可能,一种是神人妖孽,另一种……

    黄泉夫人!

    余慈拳头握了又展,心里的疑云迷雾一层层拨开。

    只有布置了、至少是参与布置了这一切的黄泉夫人,才会有这般精确的计算,除了那一位,余慈再想不到任何人。

    但话又说回来,黄泉夫人怎么说也是此界最顶尖的人物之一,她会闲来无事,为一位半山岛的年轻弟子,推演突破之机?

    这里面明显地不对等,如果要让此事符合常理,就只有一种可能……

    我看起来很像是傻瓜吗?

    余慈看向沾染水汽的指尖,良久,便连一直乐在其的小五,都觉得脑袋给他压沉了的时候,这才开口说话:

    “咱们要抓紧时间了,刚刚让你找的东西,找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小五重重点头:“有了,不算很大,应该是从磁石矿脉剥离的,只不过被撕裂了开来,但还是很坚固。位置在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听小五的介绍,心里大致有了数:“这玩意儿很合适,接下来,控制度、方向之类,可就全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小五嘻嘻一笑,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余慈又往深邃的虚空扫了一眼,什么都没看到,可是,因为事态的变化,还有某种莫以名之的直觉,恍惚,他似乎能够感觉到,黑暗深处,正有一层无形的张力,扑面而来,就如巨石落水,离得远了,看不到翻起的浪花,却能感受到细微的涟漪,从某个方向扩散而至。

    余慈手指下意识地抽动。

    水汽已然散尽,精微入化的剑气,同样消去,可他的拇、食二指,还是忍不住搓了两下,肌肤的摩擦带给他非常奇妙的感应。二指之间,分明没有任何阻碍,却像是磨锉一颗极其微小的砂砾,那玩意儿就在指肚的纹理游走,若有若无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大约三个时辰之后,又一波东华诸峰的碎片,在虚空潮汐的作用下,飘浮半空,缓缓流向两界甬道之处。

    负责封锁甬道的天魔,早已将这里化为一片妄境,魔识成,潜伏在妄境之,就像是猎手铺设的陷阱,无念无识的石头,对此完全没有感觉,但生灵进入,就会自然而然地受到魔识侵扰,伤害倒在其次,真正麻烦的,是彼此作用生出的感应。

    一旦被天魔捕捉到,迎接他们的,就将是彻底的合围。

    用这样一招,守御甬道的天魔,已经撕碎了三个意欲潜入甬道,逃出生天的修士,不过,这样的防御,毕竟还是有破绽的。

    天魔妄境固然可怕,魔识之也非常严密,可被困在东华虚空里的修士,也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。他们有的是办法,藏匿全身气机,包括神魂波动,只需要藏身在岩石碎片内部,依然有相当的机率,可以突破天魔封锁,进入到两界甬道,顺着虚空潮汐的力量,飘到外域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余慈,就藏身在一处飘流的山石碎片,感受着天魔的防御。

    由于虚空潮汐越来越接近于漩涡状,余慈所在的山石碎片,其轨迹也是绕了一圈又一圈,就是虚空吞噬后,激增的直线距离,也不过几十里的路程,他却是绕了三四个圈儿,花了两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给他一个机会,在绕行轨道的远端,近距离体会了一下九真仙宫之外,万化魔域的布置。

    余慈曾对九真仙宫和两界甬道的结构关系,做出过错误的判断。

    最初是以为,九真仙宫“嵌”在了甬道间,形成一个折曲的角度,只要进入了甬道,想要从另一端出去,就必须要经过九真仙宫。

    但很快,余慈就发现,两界甬道的曲直且不论,九真仙宫相对于它,还是有着较为超然地位的,就如同一个绑在管道上的平台挂件,并不直接介入甬道的结构之,但如果有必要,做一些干扰、破坏的事情,实是再简单不过。

    这就使得九真仙宫的防御,自成体系,不需要为了两界甬道改变什么,几乎没有死角。要想冲进去,不管从哪个方位,都免不了一场死战。

    剧烈的起伏晃动,余慈寄身的岩石碎片,摆脱了漩涡式的轨道,往甬道入口处直投过去。周围传来轰轰地爆鸣声,那是一众天魔绞碎过于巨大的岩石,这样可以将修士可能的藏身处,减至最低。

    但余慈所在这块儿,几乎没可能受到波及,因为这一块岩石只有人头大小,是在一片根本藏不住人的稀疏碎石带,距离那些大家伙,都有相当的距离。

    这是余慈和小五千挑万拣,才最终确认的。

    余慈此时就缩成拳头大小,外围三方元气将一切生命信息遮蔽——他用的是最自然的方式,连心内虚空法域都没张开,为的就是避免虚空法门对两界甬道造成影响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,小五完全被封在三方元气里,内外元气联系断绝,换了常人,这就是被闷杀的节奏,但小五法宝之躯,也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这样的遮蔽,就是地仙大能在此,余慈都有信心瞒过去,遑论那些天魔之属。

    三方元气之,余慈的手指还在搓动,已经缩小数十倍的指尖处,那细微的尖锐之感仍然没有消去,但却是越变越淡,呈现一个缓慢缩减的趋势。

    由于这个趋势非常平缓,余慈完全可以计算出它最终消失的时间。

    那正是他让小五控制的,飞入两界甬道的时刻。

    虚空环境倏然变异,甬道,奇妙的引力作用在岩石之上,余慈心神微动,恰在此时,后方东华虚空,剑吟之声拔空而起,虽只一声,却如鸣罄,如击玉,余音袅袅,悠长不尽,便至微时,也有细微之波动,在心湖荡漾。

    便在剑吟将尽未尽之时,两界甬道轰然震荡,但震荡的心其实并不在这里,而是在相接的九真仙宫之上。

    吼啸如雷,横弥**,受此影响,便是在三方元气包裹之内,余慈都感觉心神恍惚,几难自持。

    他不惊反喜:机会果然来了!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惭愧,先更这一章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