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太阿魔含 瞬逝良机(上)

    余慈在九真仙宫周围游荡了大约两个时辰,终于停下。

    仅仅半天左右的时间,东华诸峰所在虚空,已经被域外侵蚀大半,空气稀薄至无,虚空则拓展到不可思议的程度,原来的一里路,如今可能已经拉长到一百多里——这倒不只是虚空侵蚀造成,还有陆沉拳辟天地,形成的“三十三天”架构完全舒展、释放之故。

    原本的东华诸峰,则已经给粉碎得差不多了,在虚空潮汐的作用下,有很大一部分通过两界甬道,被甩到了外域去,成为飘浮在星空的碎片。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逃到外域,这期间,余慈不是没有发现机会。

    以他三方元气封闭之能,有很多次,可以藏在东华诸峰的碎片,通过甬道,直接逃到域外,他甚至不确定,是不是已经有人先一步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相较于两界甬道位置的外紧内松,对九真仙宫,天魔的控制强度,则是要远远胜出。

    也无怪乎柳观意图将这一批修士做饵,以目前来看,其防御实在是无懈可击,除了正面硬撼,强冲进去,就没有别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问题是,天魔那边把轻重缓急分得很清楚,虽说也派出大军扫荡,但对此处的控制,还在不断加强。除了外道、眷属在周边往来巡逻之外,更由万化魔域形成了隐于无形的阵势屏障,万千天魔在其间调动往来,迷幻之妄境和真实之陷阱交融在一起,形成了坚不可破的防线。

    就余慈估计,如今能把外围最强机动力量的刀蚁军阵调走,大概就是最理想的状态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柳观,应该有觉悟了吧。

    不管那边如何,余慈是打定主意要去九真仙宫的,见到这情形,何时去,怎么去,去了又该如何,此时都要想个清楚,做一些腹案。

    正考虑的时候,有人唤他一声:“九烟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叶道友啊……如今外面不甚安全,你还是在小五那边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余慈对叶池露出笑脸,说起来,自从进入东华宫后,她绝大部分时间都保持着沉默,尤其是和小五转了一圈儿回来后,已经很久都没有开口了。但余慈吩咐的事情,也都依言而行,很是让人省心。

    叶池微微颔首:“多谢大师关心,东华之变,非比寻常,若非大师援手,以叶池之修为,十有**,难以保全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有一事不明,请大师为我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哦?请讲。”

    叶池眸光清明,和余慈双眼相对:“之前端木森丘等人,极力争取大师与他们联手,但大师不应,最终分道扬镳,可为何还要携了我来?”

    余慈当即回应道:“自然是亲疏有别……”

    话出口才发觉语病,见叶池冷澈的眼神,纵然如今脸皮厚度见长,也有些尴尬,暗悔当初选的理由,当真是自找麻烦。

    叶池终究不是寻常女子可比,没有在此言论上纠缠,又道:“大师之意,是说这一边活命的机会,比那些人要更多?”

    “不外乎‘风险可控’罢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很难向叶池解释,他目前所握的诸多底牌,但这份儿自信,已然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叶池哑然失笑:“那么,对上太阿魔含,也如此么?”

    “哪个?”

    余慈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也从没有听过这个古怪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太阿魔含是岛主在域外的大敌,也是誓言要阻止岛主成道的末法主。”

    余慈失声道:“末法主?”

    稍一顿,他马上就反应过来叶池的真正意思:“你是说,这里的天魔大军,乃是太阿魔含的手下……你怎么确认的?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岛主大敌,半山岛上弟子,自然都学会了如何辨识、趋避之法,包括其座下天魔、眷属、外道等,以免为魔头所乘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很有道理,但余慈也不能只听她一面之辞,就问道:“具体的辨识之法可否告知?”

    余慈的疑惑就在于此,至少在他看来,一应天魔、外道,除了种群、修为不一之外,个体之间,外表、气机的差异实在是微乎其微,至少他交手这么多回,也没看出其有什么“特色”。

    叶池应道:“一则天魔眷属有别。染化的眷属极少有改换主人的情况,其有一些修为境界较高的人物,以前在修行界也是一方大豪,面目、法门都可作为标识。我与小五在一起时,就见到了其一位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余慈正沉吟的时候,又听叶池道:“然后就是各支天魔的习性。里面有天魔与眷属、外道、奴族的比例,平时征伐攻击的习惯等等。像太阿魔含这一支,很显著的特点就是,平日里很少驱役奴族征战,而下属的天魔外道,又常以刀蚁军阵为主力。

    “它们最擅长以天魔幻法惑人,多在域外传播法宝、秘藏等消息,引大批修士入其瓮,集合绝对优势的力量,一举合围,大批染化。如今这手段,虽说因为局势而有所变更,但总体上,仍是以守御为主,节奏上与太阿魔含一族很是相似。”

    余慈听得连连点头,对叶池所言,已经信了八成,也不由赞道:“道友对域外天魔的习性,观察入微至此,我远远不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也已经明白叶池最终的意思:“太阿魔含……这么一个大场面,要说他亲身前来,也不是不可能。不过,我想请教,如何确认才好?”

    “末法主已经是天魔‘他化自在’的巅峰成就,难以测度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就是那位藏在宫阙,咱们也发现不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池沉默下来,这个问题的难度对她而言,似乎是超纲了。

    余慈只能自己琢磨,这种事情,必然要做最坏的准备,也就是说,不管那个什么太阿魔含在或不在,都要以“在”为基准考虑。

    况且,余慈也感觉着,如果域外天魔真的找出九真仙宫的奥妙,一位末法主亲临,绝不为过。

    如今不见声息,说不定就是潜心研究九真仙宫,脱不开身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可真的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正挠头的时候,叶池再度开口:“我知道大师视我半山岛与他处不同,心自然感念。为此有一件事,冒昧想请大师相助,不知可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