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阙魔影 掌中神明(九)

    印诀打入,余慈与符图双方气机就彻底交融在一处,奇妙的感觉泛起来,出乎意料地熟悉,下一刻,符图之上,光芒转剧,不再是符纹之光,而从内部透了出来。

    相应的,符图圆球之上,一道道缝隙沿着符纹开裂,没有承接符纹的无用之载体,逐一崩成碎屑,只留下纯粹的符纹结构,如同精致的镂空摆件,就像是天垣本命金符所呈现的形状一般,只是要简单许多。

    可是,余慈所指的“熟悉感觉”,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未等完全理清楚,小五那边传来惊讶的情绪:“师兄,你那边在抽我的力气呀……耶,断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小五止不住好奇,神意探视过来,绕着符图乱转。

    余慈却没有时间理会她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镂空的符图央,其的光芒明炽如焚,但也渐渐分了层次,使得光焰之,一个从未想过的轮廓逐步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具如妙手雕凿的人形,居于镂空圆球正,在光焰悬浮,盘膝而坐,随着光芒层次愈发分明,其发肤肌体,均可见出,又有冠、袍、履等物,一应俱全,虽说极小,却也极是精细,便如常人按比例缩小一般。

    余慈深深吸了口气,也终于想明白,那“熟悉感觉”究竟为何物。

    那分明来自于包括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、赤天降魔金光符、玉京三光破元消魔符三种符箓的“天人降世”符法神通。

    在某个微妙节点上,二者当真非常相似,大约就是同类法门的源流吧。

    符球的光焰由亮转暗,其的人形却是愈发地实在。

    余慈见状,心念同动,那人形便化光而出,落在他掌心之,虚托起来,极是奇妙。

    人形还可以变化姿势,此时就从坐势变成了立姿,其上袍袂都随动作起伏,略微飘拂,十分逼真……它已经能算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余慈已伸手在袍袂上捏了捏,虽说没有丝绸布料之类的触感,但也不是虚无的光影幻术。外袍其实是玄门形制,上有三垣四象二十八宿之星图,其位置细节上,正是四极天星神禁的显化,也说明了它的根脚。

    至于说余慈为什么单对外袍感兴趣,是因为人形本身,虽是肢体俱全,冠袍齐备,偏偏就是“浑敦无面目”,脸面的位置,模模糊糊,看不清样貌,不见五官七窍。

    有人体而未有人面,有人形而未有人味儿,整体感觉,和当年余慈第一次使出天人降世神通时候比较相像,至于日前冲击丹霄峰时所召来之“天人”,若不细看,除了体型比较巨大外,面目神情都是栩栩如生,层次自是远胜。

    这也是余慈自创的“符图”,和上清宗千锤百炼的符法神通存在的差距。

    而且,这里面还要注意一点,他创出的符图,其实并非是根本所在,只看人形身上所披的外袍,还有小五描述的变化,就可知道,其关键还在于四极天星神禁。没有那神禁加持,凭那试手性质的粗浅符箓,无论如何,都不可能形成这等玄妙存在。

    但不论怎么说,符图所生,与“天人降世”符法神通所成就的,应该是同一类没错。

    无生有,要生什么?

    大概,这就是答案了。

    余慈盯着掌心的人形,一时浮想联翩。当初他刚听闻上清宗时,就听人介绍,当年全盛时期的上清宗,其山门有三百六十层周天星斗大阵,驻有三十六天神明分身,是洗玉盟的魁首,北地玄门大派,实力仅在几大门阀之下。

    但他一直很奇怪,所谓神明、神明分身,究竟是什么样的。

    就算他一直在玄门厮混,平日也拜道尊,但修行这么些年,见多识广算不上,但高层次的强者见得多了,该层面的冲突也见得多了,修为见识越是增长,疑惑越是深重。

    就不说道尊老人家吧,各类玄门典籍上,所说的四御大帝、天师、星君等,是否真的存在?又是以什么方式存在?存在于何处?

    这个问题没有得到过解答,他也从没有见过真正的“神明”,只能从自己的、别人的符法,见过像降世天人,地祇法相之类,实在分辨不清,是天然之神圣存在,只是由符法召请;还是纯由人造,由符法自化的奇妙之物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这个疑问可以休矣。

    诸天神明?

    上清宗这部《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》,至少是“构演玉章”一部,分明就是创出所谓“诸天神明”的手段!

    取出此尊“神明”后,符图上的异象自然终结,变成了一个寻常的镂空金属圆球,

    不过能感应到,符图之上,还是有符法的力量在,其与这尊“神明”发生着气机联系,不断“渴求”其回归,形成了一道相当清晰的引力,如果余慈不是暗是以掌力束缚,二者应该会自动重归一处。

    余慈也发现,掌心的“神明”,毕竟是特殊环境下创出来的,失去了承载环境,所蕴的力量,有缓慢流失的迹象。

    毕竟是亲手所制,余慈也不希望这奇妙的“神明”有什么伤损,正要放回,眼前忽地云气扑面,让他一愣。

    转眼去看,见到的正是那九真仙宫……的模具。

    余慈刚刚放出模具之后,一直没有收回,任其悬浮空,本来也没什么异样。但这时候,一直死气沉沉的模具,却是一直往他身上凑,仿佛他身上产生了什么吸力……唔?

    他心头突地一跳,伸手抓着符图,暂时按下其引力,紧接就晃动另一只手,将掌心上虚托的“神明”松开,任它自由悬浮在虚空。

    然后,“神明”和“模具”就那么会合了。

    细密流动的气机,就像是群蜂过境,嗡嗡作响,在其作用下,“神明”身子一侧,向着铺展开的宫殿模具直投下去,随着距离接近,其形体也越来越小,本就是婴儿拳头大小,很快更是缩得如米粒一般。

    最初余慈还以为是“模具”在抽吸其的元气,但随后就发现,“神明”是自动在变化,变得与模具的比例趋同。

    他眼看着“神明”投入到模具宫殿群,偏向左外侧的位置,然后,那里有一片区域亮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