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阙魔影 掌中神明(八)

    那一句是“构演玉章”。

    此部亿万里星空之外,投射进来的符经,名称就有“玉章”二字,可见其关键之处。

    之前余慈不曾解悟,但如今层层推进,渐有所得,已是明白,如此说法,其实就是天垣本命金符,“三十六符共一根”的法理根基。

    其意即是“以符为字,演化章”,是要将各有其能,各具其用的符箓,作为“字”一般的物事,以之组合“辞”。其自然也要谋篇布局,首尾兼顾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要做出一篇由符箓所组成的绵绣章来。

    实则是通过不同符箓的排列组合,演化出符箓本没有的法力神通,亦是“无有生有”,“旧体新成”之妙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“构演玉章”之法与“法箓”的炼制方式有些类似,但法箓一般是同类符箓的集合,形成的神通,也都是从类似的符箓汇集而成,不比此类法门,符箓的性质可以完全不搭界,甚至彼此克制。

    正如同天垣本命金符,三十六枚符箓,有哪个是可以成为修士道基的?

    一个也无!

    但就是通过数道符法神通脉络的整合构演,化为本命金符,勾连生死玄机,演化天地法则,如此妙术,当真是神鬼莫测,令人叹服。

    不过呢,余慈初学乍练,当然要从最简单的学起,其最初选择的“符字”,都是“唤灵符”,再从这个基础上,衍化整理,创制新符,专门“造字”,以符合要求,这是走了弯路。

    想来当年的上清宗里,学习此类法门的修士,应该都有比较明确的组合配对方式,以供修士适应这一思路。

    余慈没这个条件,只能是从一片空白抹画,已是把低级的定式应用,当成了推演分析来做,平白耗费了许多力气,层次也还上不去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像天垣本命金符那般,三十六符,符符不同,却能化生真妙,成就道基,才真叫厉害。

    再次一等,天垣本命金符,诸条符法脉络,以三至四符,形成一门全新的神通,也很了不起。

    可那种境界,还很遥远。

    解析出“符图”的主干,余慈的思路就彻底明晰了。

    一方面,他能够让组成“符图”的符箓,也就是他生造的“符字”更简练;另一方面,也能彻底从原本的“基本结构”跳出来,尝试更合理的选择。

    他手心燃起了心炼法火,将从铁八卦改过来的“符图”,再次改了个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这次,符图的基本结构只有三个,与三个主干功能一一对应,因为要按照符纹分形的分布打制,故而形状各异,并不规则,但三片基本结构拼合在一起时,却是拼合完整,不留丝毫空隙,成了一个拳头大小,腹心空的圆球。

    无庸讳言,这是余慈参考天垣本命金符的结构,模仿金丹之形,所做的尝试。

    他松开手,圆球也自发地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和另一边已经铺开的九真仙宫模具相比,这玩意儿黑沉沉的,实是不上档次。

    但将神识覆于其上、透入其,余慈却是有种“完美无瑕”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三种符箓,几十个分形,上千符纹,在圆球表面和内部,首尾相接,环环相扣,没有一个错点,没有一条乱线。当先天罡煞注入,循着符箓窍眼,吞吐流转,又与外界元气交互往来。整个圆球,就像是活了过来,好似母体孕胎,感觉极是玄妙。

    余慈对这一件练手之作,十分满意,他左瞧瞧,右看看,怎么都看不够。

    看得久了,他倒是又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毕竟是辅助之用,没有“四极天星神禁”的加持,其基础结构再好看,都不能称之为“尽善尽美”。

    他当下就隔空联系小五,要她往这边注入神禁之力。

    很快,全新的“符图”就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严丝合缝的圆球,没有任何透光的缝隙,之所以如此,是符纹分形吸收了神禁的力量,又通过窍眼,流转运化之故。正是由于这种效果,本是乌沉金属的质地,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半透明一般。

    这下真的完美了。

    余慈眯起眼睛,他看“符图”,就像看一篇章,虽然只有几个短句,可立意明确,采亦佳,给人的感觉至少是“赏心悦目”。

    如此,在“构演玉章”上,他已经可算是入了门。

    泥丸宫,《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》更是霞光层染,那显化神异的短句,正将其真意层层化开,由天垣本命金符一照,就是渗入了余慈神魂之,短短四字,却能解读出大量信息,密密排布。

    至此,余慈才算真正得到了《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》的传承,当然,这也只是开了个头,想完全解析,还不知道需要多久。

    这种传承方式,与《碧落通幽十二重天》非常相近,余慈既然经历过,也就不以为怪。

    此时,“构演玉章”解析出来的精妙法门,已经占据了他的绝大部分心神,虽然还是没有特别具体的修炼之法,但明白了其道理,再反观“符图”结构,又是另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他由此知道,虽然之前所做的一切,已经接近完美,但还有一个关键步骤,没能实现。

    “构演玉章”的本质,正是“无有生有、旧体新成”。

    这个“有”和“成”,可不只是排列整齐,具备美感就好了,这样的结构,就像是那些空有华美辞,而内容空洞的篇章,算不得上乘。

    其最关键之处,还在“生、新”二字。

    可否在旧符所无之法,化生出全新之意?正如母体孕胎,成就一个前所未有之生灵?

    在“构演玉章”之时,最上乘精妙之境界,当然是“法度成而新意就”,在“玉章书就”之时,便自具妙诣,发乎天然。

    但没有成功的话,也不用着急,此还有“点化”之术。

    虽是后天之法,却也能从“”见“质”,从“形”里见“真”。

    当下,余慈再不迟疑,秘诀在心头一绕,他就结了个印诀,轻喝声响处,已将那点化之力,打入符图圆球之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安全大检查开始,从今天起,很可能每天只有一更了,但还会尽一切可能争取双更,感谢恍然一梦一峰大盟的再次大额捧场,感谢sixfive1978大盟、陌灬哓嗄、宏德、太乙奇门遁等书友的捧场,感谢大伙儿的支持,减肥拜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