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阙魔影 掌中神明(六)

    缥缈的声音悠然而起,就像是从极远方传来:

    “森罗冥狱神禁,三千神鬼刑台!”

    被无尽魔影遮蔽的幽暗虚空,忽有血色弥漫开来,那不是什么光线、云烟等虚无缥缈之物,而是沙沙涌动,甚至翻波起浪的污沉血海。

    一应天魔,但凡落在这血海的,就似被泼了一层粘胶,无形之体都显化出来,挣扎难出,一时间“海面”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天魔魅影。惊得其余还未扑下的天魔,都止住势子,强横的魔意首度出现混乱。

    而那缥缈不知其来处的声音,在血海的衬托下,却是渐渐清晰起来,连续两次重复:

    “森罗冥狱神禁,三千神鬼刑台!”

    “森罗冥狱神禁,三千神鬼刑台!”

    最后一声,已如洪钟大吕,震荡天地,音波扫过,血海咆哮,大浪掀起,一座高台便自海拔起,自海面来算,其高竟有数十丈,从血海带起的污浊血光自台上奔流而下,染赤高台,与其上的纹理相接,曲折环绕,最终竟在高台段形成一只竖立的血色巨眼,瞳仁泛出一点儿金光,冷漠地观察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众修士都在此高台的上区域,看向四面八方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也就是一晃眼的功夫,无数类似的高台,从血海拔起,密密麻麻立了不知几千几万个,每个高台之间距离,大约一里左右,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,这一片本遭天魔遮蔽的幽暗虚空,竟是被血海、高台撑开,形成一片巍峨神异的天地。

    其分明是有着强大的虚空神通加持。

    也在这一刻,成千上万的高台嗡然齐鸣,那宏大浩瀚的音波洗荡,震得人心口血气翻腾,而血海之,无数血色光影响应鸣啸之音,化为逆行的光雨,纷纷飞上高台。

    众修士看得清楚,每一道血光,都锁着一头天魔,在高台之上,则化生出一柄乌光带血的鬼头长刀,鬼眼照魔,凌空一斩,不知多少道刀光闪掠,万千高台之上,至少有七成的天魔应声破灭,化为烟气,被鬼头长刀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一轮刀浪下去,斩灭的天魔怕不要破万?

    纵然大都是念魔之属,煞魔只占十分之一,劫魔更是一个未见,但那也是令人窒息的战果,无数魔影遮蔽的虚空,本就被神禁撑开,如今更为之一清。

    森罗冥狱神禁!

    五岳真形图!

    稍微有点儿见识的修士,都是想起了这完全可以用“惊天地,泣鬼神”来形容的神禁来路,纵然其间有生克之因,若换了刀蚁之属,未必就能取得如此惊人的战果,但不管怎样,如此凶凌爽利的杀伐之道,足以让己方士气沸腾,让敌人魂丧胆落。

    血海依旧在咆哮,浪花腾起,化为浓稠的血光,拍打在高台底部,看上去倒有一种意犹未尽的“饥饿”感。

    事实上,虽然一众天魔被惊得不敢飞下,但神禁放出的法力,还是在周边魔潮,摄了成千上万的魔头,锁在高台之上,又一轮刀光闪耀,又是近万天魔殒灭。

    这下子,就算天魔无穷,大潮仍在,也有些吃不住劲了,明显是在往后缩。

    森罗冥狱神禁不愧是克制天魔、阴鬼之类,效果最惊人的法门之一。当年无归羽客重伤之身,便是凭借这一路神禁,连斩十万天魔,传说连末法主都斩了一个。

    如今相关隐秘知道得多了,余慈也明白,事情不是那么简单,可神禁之威,终究是真实无虚。两轮斩鬼刀下来,直把天魔大潮斩得掉头而回,如此威煞,实是举世难匹。

    高台犹在,而虚实难辨的虚空,则有长吟之声划过,不多时,半空血光飞落,化为刀形,却又难见血光之后的真实面目,殷殷震鸣声里,落在余慈身边,小五的手。

    脑子转得比较快的修士,已经醒悟,这位外貌如幼女的小家伙,根底究竟是哪个,一时间都投以敬畏的眼光,尤其是那血光流淌,难测其质的长刀,莫不就是汇聚了数万天魔精气的杀神刀?

    见天魔大潮回流不前,在余慈的示意下,小五收了神禁,林立高台由外而内,层层隐没,但那杀神刀仍在,其长度甚至要超过小五的身高,看上去有些滑稽,可没有一个人能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传说,以十万天魔蓄力,可斩末法主。

    如今虽只两万,可有人敢试刀否?

    余慈视线遥刺那还在魔潮流连不去的某人,数息之后,那位已然不见。

    确认那位已然远去,他长吁口气:“趁此良机,大家就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现在就算结阵而形,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,可柳观尚在,天魔主力仍存,势头就没有得到根本扭转。与其下次再被算计,不如趁现在相对从容的机会,布置一番,机会可能还更多些。

    余慈更清楚,他在心庐的行事,以及真正打出小五这张已经掀开的大牌,定然会让柳观视其为眼钉、肉刺;而另一个层面上,又会希望他进一步吸引天魔大军的注意力,如此纠结的想法,会让接下来的事情也纠结混乱起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这段时间,他和柳观是有的纠缠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与万腾山等人同行,反而是一种拖累,只能是在明处让人折腾。

    而若能够和柳观一样,隐入暗处,主动性便会大增,也更适合去查证九真仙宫等背后的玄机。

    万腾山虽然也有些可惜当前的大好局面,但也明白大势之所趋,更清楚余慈本人,恐怕也有离去之意,自然不会再纠结于此。

    当下也不多方,向余慈施了一礼,同样也给小五那边致意,引着手下剑修,破空而走,后面是聚是散,都在他一念之间了。

    转眼就剩下那些归入阵图的非论剑轩修士,之前的几次战斗,几乎没有什么损伤,只是柳观和天魔大潮攻来的时候,趁乱跑了几个,此时早不知去了哪里,现在数一数,算上余慈,还有三十八人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十之九。写得心口痛,先去睡一觉,明天早上补最后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