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阙魔影 掌中神明(五)

    不管人们怎么看待自己虎头蛇尾的做法,柳观的声音还是留了下来,且视旁人如无物,直指余慈:

    “既然你害了陆素华,就也算是这一边的,你在心庐所得,嘿嘿,也许还有别的,尽管提条件,在你没死之前,都可算数。对了,还有一个小礼物,本来是给他们的,如今你既然想留下,就一并转赠,不必言谢。”

    狂笑如浪,排空而去,至于他所说的“礼物”,也不再有任何花样,明明白白地出现,并在不足一息的时间内,填满了几乎整个视野所及的虚空。

    天魔来袭!

    按照万腾山的推断,之前天魔之所以没有大举来袭,是因为对藏身暗处的柳观心存忌惮,而之前,柳观主动靠上来,并放出“影虚空”,魔气冲霄,高调之至,又怎么能瞒得过天魔之耳目?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阴沉沉、黑压压的天魔大潮,正是受柳观吸引而来,其意图毫无疑问,就是要将其控制东华虚空的威胁,彻底打灭。

    正看得心头发冷的空当,天魔大潮一角,忽地波开浪裂,且有柳观之笑声不绝,转眼就是突进数十里,几乎要把这一角魔潮撕开,临到头来,却又折了个角度,又从另一边杀出去。

    聪明人见到这场面,心脏更往下沉。

    看着像是柳观帮忙分担压力,但想也知道,柳观哪有这么好心?

    如果那家伙真的破空飞去,让一众天魔摸不到影子,对众修士来说,反而是好事。因为那忌惮依旧存在,必定会让一众天魔分心,可像现在这样,一路冲杀过去,行踪明明白白,岂不会激发天魔“一打尽”的心思?

    故而越是如此,天魔越会尽可能多地向这里增兵。

    柳观也不用多做什么,只要在外围转上两圈儿,再扬长而去,这里的修士,连逃命的机会都不会有!

    余慈也看透了此的奥妙,而且他还对众修士的心思有所把握。

    从心理角度看,柳观撤离的时间、冲阵的距离也很关键,他选择了天魔大潮将至,又还没有真正接阵的时刻发动,让一众修士清楚地感受到其压力,还未接战,就是人心浮动。

    如果以这样的状态迎敌,自然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余慈扭头看向万腾山,这位稳重又凌厉的剑修面色冷肃,盯着那混乱的天魔大潮一角,握剑的手,已经给捏得发青。

    末了,他也转过脸和余慈对视,后者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万腾山终于是长叹一声:“罢了,准备散开!”

    散开?

    自万腾山主控剑阵以来,还是首次下了这样一个含糊的指令,虽说众修士心里都隐约明白,一时间也不敢相信。这个要命时候,绝对不会有人还想着糊里糊涂过活,当下就有人问:

    “万道兄的意思是,让大伙儿分散突围?”

    万腾山冷淡回应:“分散突围,谁闯过去魔潮?自然是合力闯关,再分散开来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换汤不换药啊。

    一时间有人惊,有人喜,也都明白,万腾山这个命令,大概是此刻,能够最大限度保全有生力量的唯一机会了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正是翟雀儿之前所说“在虚空游走,分进合击”的计划,游走可以,分进也成,但最后能不能合击,只有天知道。

    一旦用此计,短时间内,绝大多数人确实能够更安全,不至于被天魔大军合剿,但随着天魔对东华虚空的稳步掌控,只要在两界甬道处安排一支队伍,一众人等,最终还是瓮之鳖,

    也等于是将集合人力,冲开包围的可能性,彻底抹杀。强行闯关的话,最终能逃出去的,能超过一成,就是幸事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众修士只能是寄望于外界各派各门阀及时杀到东华山来,加以解救了。

    对万腾山来说,明知这个计划是毒药,却还要咽下去。原因无他:

    那个在天魔大潮来去纵横,尽展大劫法宗师手段的柳疯子,正以实际行动,逼着他这样做!

    柳观的终极目标,当然还是黄泉夫人。但现阶段,很显然是盯上了九真仙宫。

    为此,他愈发地需要有一支或多支队伍,留在这里,“帮助”它转移天魔的注意力,以得到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万腾山的计划,不管是拯救同门也好,突破两界甬道也罢,都是与他对着干的,只会让天魔大军更多地堆积在那片区域,他又岂能乐意?

    故而通过翟雀儿影响不成,这一位干脆就赤膊上阵——以其性情,当然不可能是一锤子买卖,就算这次不能达成目标,也有第二次、第三次。

    万腾山挡得住一回,还挡得住两回、三回?这确实是无奈之举,是被柳观硬生生按下头的耻辱。

    大劫法宗师,就是有这样的资格和能耐!

    天魔大潮来势汹汹,更细节的问题也来不及研究了,那汇聚而成的强横魔意,搅扰人心,少有人能在其压迫之下,还能保持冷静心思的。

    临战之前,万腾山叫一声“大师”,目光透出了恳切的意味儿,余慈知道他的意思,不外乎就是和他们一起走。

    论剑轩众修士,肯定是有万一情况下,分散撤退,再重聚计划,而因为余慈的“阵图”,很是纠合了一批人,同进同退,若能争取过来,就能将损失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余慈考虑了一下,最还是摇头:

    “柳疯子盯上你们,何尝不是盯上了我?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虚空魔影飞舞,便像是扑火的飞蛾,争先恐后杀奔而来,但世上绝无这样可怕的蛾子,密密麻麻扑击,几乎不留半点儿缝隙。

    一众天魔虽是无形,但其有如实质的魔意,却比任何刀剑都要来得凌厉。

    倒是众修士这边,被柳观折腾一回,不但心气儿受损,杂念纷至,还失去了黑袍、龙殇这样的实力成员,此消彼长之下,对上天魔大潮,纵然剑阵保持了平均水准,可还是一开始就出现了伤亡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真的不行!

    余慈就算不在乎旁人,也要在乎自己。他冷瞥了一眼柳观所在的方位,被大劫法宗师盯上的感觉,绝对不妙,正因为如此,他绝不能示弱,必须要让对方也有所忌惮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身边小五的脑袋,轻声道:

    “动手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十之八,还有两章。都要在凌晨了,大伙儿可以明早再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