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阙魔影 掌中神明(四)

    在四极天星神禁的护持下,柳观的魔爪虽是距离胸前只有半寸许,却是受到其虚空神通的干扰,无论如何都抓之不住。

    这是眨眼间发生的事,柳观的声音也如浪潮般,一**推挤过来:

    “北荒之时,你就和陆素华作对,不久之前,更是直接害她死在天劫之下,好啊,好啊!真是很合我的胃口,我看你小子挺顺眼,不如就去随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柳观此言一出,就算是在影虚空包围下,一众修士也尽都哗然,甚至比听到、见到柳观插手,都要来得惊讶。

    由于当时花娘子和翟雀儿的有意遮掩,至今陆素华的死讯都没有传开,最多只是在极小的范围内流传,还因为种种的干扰,真假难辨。

    至少在场的修士间,除了当事人外,再没有一个知道的。如今骤然听闻,如何不惊?

    陆素华死了?

    东华真君和黄泉夫人的唯一血脉,此界最顶尖的后起之秀,东华宫重建的唯一希望,在论剑轩和魔门的联合绞杀下,都能逃出生天的昭阳女仙,就这么死了?

    那三元锤、《太初东华玉书》和《东华玉书真解》等惊天动地的法门,就此已成绝响?

    如果是真的,这恐怕是天地大劫之后,东华魔侵之前,整个修行界最惊人,也是藏得最深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由其他人讲出来,可信性都要存疑,但既然是柳观,以他对陆沉、黄泉夫人仇深似海的情况,想来也不至于将此重要“荣誉”轻易放到别人身上去,可信性也就大幅提升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的余慈,则没有闲情去关注其他人的反应,他不明白柳观为什么对他感兴趣,但在他看来,这一抓应该没有用全力,不是势在必得的意向,这让他暗松口气:

    还好,心庐的事情,应该没有……

    一念未绝,柳观那张说不出古怪感觉的脸,突然跟在那魔爪之后,倏然显现,冲他嘿然一笑:

    “还要提一下,心庐之,你究竟得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糟!

    四极天星神禁的防御,在柳观头面呈现之时,轰然摇动,在他身外,无数阴影就像是吞噬星空的魔物,将这一片缈然星海覆盖。余慈方知,便是面对他这个小辈,柳观也能舍得下脸面,使计以轻其心!

    他却是忘记了,真正了解他战绩的人物,又有谁会将他以“小辈”视之?

    四极天星神禁被柳观硬生生攻破,那手爪已经沾上余慈前襟,虽然有三方元气挡住,余慈仍是觉得背后生凉,汗毛为之倒竖。本能就要放出手段,再加一层防护,但就在此刹那之间,他心思又是一个跳转:

    柳观知我底细,察我踪迹,岂不知我身外这层防护?

    一念既起,他关注的方向便是一变,眼看着柳观手爪轰三方元气,破之不开,本来应该是化吐而吸,将其束缚,但下一刻,铺天盖地的阴影陡然偏转,就从余慈边上切过去,朝着“阵图”一侧,某支修士队伍覆下。

    余慈既有准备,也看得明白,那正是鬼厌、叶池、陆雅所在。

    此时二百余位修士都在“影虚空”覆盖之下,其阴影生化,神通自生,便是论剑轩的剑阵,也只有自保之力,再无还手之能。

    其余人等,在余慈被逼迫,丧失先机之后,更没有主心骨,再加上私心作祟,包括端木森丘、商合等长生真人,此时也如泥雕木塑一般,眼睁睁看着柳观任意施为,不能稍有阻拦。

    眼看柳观就要得手,队伍修为最高的鬼厌不哼不响,身形竟是撕开了影虚空的压制,往上便冲,对着覆下的阴影,迎头而起。

    柳观连续迷惑、调转余慈的注意力,为的就是这一击,蓄势已久,阴影看似缥缈虚无,其力量,不啻于移山倒海,且虚实变化,不可捉摸。

    见是鬼厌迎上,念头一转,便由虚化实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鬼厌幽冥九藏秘术的天魔三变,虚实莫测,十分讨厌,但他更是其的行家,阴影周覆之下,自有神通暗发,尽可能锁住“乱欲精”的变化,要的就是将鬼厌一击打杀,以震慑各方。

    闷雷声,轰然而落,那鬼厌身形一虚一散,却还是被“影虚空”限制,没能彻底转化,喀喇一声响,如琉璃摔地,化成齑粉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击之下,柳观也是叫一声“上当”,他一击虽狠,也不至于将底子是炼体路途的六欲天魔,打成这般模样,且那齑粉之,有一圈幽暗之虚空,趁着鬼厌形体挡下的空当,也是开辟出来。

    其更是有紫光绽开,竟然把覆下的阴影驱逐。

    且那其间,更有十丈红尘,绕空弥散,便似有一幅人间画卷,就此铺开,将下方一片区域,严密覆盖,不留半点儿缝隙。

    柳观闷哼一声:“紫陌红尘灯!”

    西支、东支教义严重冲突,分裂多年来,已经是不共戴天的死敌,对这件出名的法宝,他又如何认不出来?

    听魔门传言,那幻荣夫人已与鬼厌苟合一处,似乎还同拜了一座靠山,如今看来,果然不虚。

    东海之事后,幻荣夫人数月间连破几次重劫,后来行踪不明,据地火魔宫的消息,其人在《圣典》上的留名已然抹去,只要不死,就和鬼厌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若放在数年之前,幻荣夫人立成魔门公敌,必然要面临无休无止的追杀,惹出自在天魔,也未可知。但如今又是不同,虽然很多门派都对此表示了“不共戴天”的态度,暗却是多方联系,有所图谋。

    只是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听说有所进展就是了。

    对这种事情,柳观不关心,不理睬,可真的面对其所制造的障碍之时,终于还是大恼,喝一声:

    “幻荣贱婢,坏我大事!”

    他的性情终究与常人不同,破口大骂之后,却又是哈哈大笑起来,知道暂时事不可为,说退就退,身形转眼与影虚空浑融一起,不知何往,与之同时消失的,还有翟雀儿、龙殇、黑袍这三位,而影虚空的阴影之域,也开始慢慢变浅变淡,直至消于无形。

    走了?

    一众修士心有余悸,四面打望的时候,宏大笑声便在他们身畔回响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十之七,还有三更。再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