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阙魔影 掌中神明(中)

    看得出来,万腾山的头脑保持在相当冷静的状态。

    刀蚁军阵确实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关卡,虽说之前他们也算占了上风,却无法令其伤筋动骨,相反,一个不慎,他们这边反而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。如此情况下,再往宫阙方向去,很可能会落得遭两面夹杀的下场,那时当真是十死无生。

    其实,从万腾山目前的思路继续推下去,更早陷入包围祁白衣等人恐怕也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余慈还想着,要不要安慰一声,但万腾山冷静如昔,沉声开口:“我在想祁师叔所发的求援飞剑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得没头没尾,但之前其实已经说起过祁白衣等人先后进入虚空阴影的情形,余慈理解起来也没什么困难,但由此明白,万腾山似乎还没有彻底放弃希望。

    “以祁师叔的个性,若真是事不可为,定然不会再让人去陪他送死;但如此急切地发剑传讯,必是有而又可为之事,方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至少在祁师叔的判断,那宫阙之的力量,不应该超出我们所能应对的上限。当然,大有可能远远超出,但那个时候,直至现在,应该也在做什么不克分身之事,使得他们能够应付。如若不然,以万化魔域,辅以刀蚁军阵,扫灭我等,难道真会花多大力气?”

    余慈知道,万腾山正在不断地给自己的判断寻找理由,他不明白这有什么意义,这位不是已经放弃了前往九真仙宫的计划了吗?

    其实,余慈认为,目前这种难得的喘息之机,更应该谋划今后的行程,以备不测,而不是在这里纠结于以前的细节。但为了防止万腾山陷入偏执状态而不可自拔,他开始有意挑刺儿:

    “控制这片虚空,已经很艰难了吧。他们一直是把魔头往各边缘区域投放……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就是,没必要把事情想得太复杂。

    万腾山摇摇头,继续道:“别的不说,千只刀蚁,从域外传送过来,就非一时之功,如今这状况更不可能,定然是早有准备,先贯通去往宫阙的甬道,堆在那里,等这边的甬道再打通,这才投放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样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股力量,祁师叔难道会没见到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一时间没法回应,他当然可以说九真仙宫广大,祁白衣急切之间没看清也未可知,但这就是抬杠了。

    若祁白衣真的看到,常理他不会发剑求援,而今他确实飞剑传讯,以之前确定的思路来看,那个时候,确确实实是有了一番变故。

    余慈渐渐也被万腾山理出来的思路所吸引。他不是笨蛋,掌握的信息还要远超过万腾山,只不过之前他的心思,绝大部分都放在了“符图”上,对目前的形势,没有认真地剖析过。

    如今认真地考虑一番,心里已经有了些模模糊糊的感应。

    但嘴上,他还是道:“有道理,可惜,这毕竟只是推断。到目前为止,他们也再没有消息传回来。”

    万腾山轻声道:“这正是我最奇怪的事情,胜慧行者一向少见,我不太清楚,但无论是项师兄,还是道华真人,一贯都很精细,前去支援,不管结果如何,总该把那边的情况传过来一些,可他们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受了天魔截击?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,我之前也这么想的,可如今,却是又有了一个新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万腾山却是住口不言,目光扫视周围,其实他们对话这么长时间,早引起了众修士的注意,正好又是难得的喘息时间,谁不是竖起耳朵听着?见万腾山在关键处停了口,不知多少人暗骂“故弄玄虚”,心里却是痒痒的更想弄个明白。

    都这时候了,论剑轩总不至于来“清场”吧。

    余慈却是知道,万腾山并不是故意吊人胃口,也没这个闲情,之所以如此,似乎是在确认什么。

    他也将视线移转,从翟雀儿脸上滑过时,还留意了一下,那位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万腾山最终还是没有“清场”,继续道:“刀蚁没有追来,万化魔域也没有再逼迫,这不符合对方给我们的印象,所以,之前的推论还是可以验证一二的,他们要么是没有足够的实力,要么就是不克分身;当然,若能再加上一条限定,就更切实际了:它们在忌惮!”

    忌惮什么?

    所有竖起耳朵的修士,都想知道最明确的答案,万腾山也是冷然道: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人在暗处,没有与我们联系,但却被天魔发现。那一位,显然是想要借我们来吸引注意力,达成什么目的。能够让天魔忌惮,必定是远超我等之上的强者,居遮蔽了祁师叔他们与这边的联系,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终于有外围修士忍不住了,扬声叫道:“照万道兄的意思,那人是谁?又要达成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不等万腾山回应,周边已经议论开了,一众修士早把自己当成东华诸峰仅有的幸存者,思路都闭狭于此,一旦放开,自然多了许多想法。

    万腾山所言,确实大有可能,毕竟外域通过东华三十三峰的单向甬道开了无数,只他们这些人,从域外不请自来的,就有二十多个,真人修士也颇有几位,除此以外,谁也说不清,究竟进来多少强者。

    虽说在东华主峰上,才是虚空潮汐之力最弱的避风港,但真要是哪位大能,硬抗过去,也在情理之。

    万腾山不管那些议论,继续道:“从你与端木道友的结论可知,那宫殿本就是陆沉当年开辟所设,里面或有偌大的玄机,一众天魔还有暗处那人,或便是图谋于此……翟雀儿,难道你就不给大家一个说法?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处在最外围的七星剑阵,陡然剑意偏转,隔空聚合,森然锁定万腾山点名道姓的那一位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为之愕然。

    余慈摇头,万腾山的反应,比余慈想象还要干脆、还要激烈,这位眼睛里,当真是揉不进沙子的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昨天终于还是撑不住睡过去,今天要六更了,这是十之五。请诸位为我投票鼓劲儿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