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阙魔影 掌中神明(上)

    蚁阵两肋,已经探出的两队刀蚁,同时遭了灭顶之灾。余慈抓住刀蚁本阵倾势而来的机会,北斗雷连发,因为没了蓄力,威力大减,但这个只是在之前那不可思议轰击的“大减”,仍然是可以轻松灭杀步虚修士的水准,一轮雷发,两队刀蚁还能活的,绝不超过三成。

    眼看要被剑阵插入两肋,即使相对于刀蚁严整的军阵,颇有以卵击石之感,可刀潮共鸣合击,若受干扰,威力也会大减,刀蚁已经重新调整阵势,准备应对。

    但出乎意料的是,两支剑阵却是放过已经暴露出来的蚁阵肋部,也不吃掉那两只已经是摆明了的“战果”,而是同时向下一沉,度激增,直接探入蚁阵的正下方,交错而过。

    剑气洪流铮铮然摩擦,却非是内耗,而是拿出合击之术,其法度,隐然就与诸天飞星符法的剪虹绝光法相类,当然,要恢宏得多,凌厉得多。

    况且,便是从主体剑阵杀出,两支剑阵都还在百里冰雪界域的范围之内,也是受界域加持,就如两只冰蛟,一剪一撕,至少三十只以上的刀蚁,给绞成粉碎。

    这个损失,直接就是落在了刀蚁阵形正,虽不比余慈那一记北斗雷,却是实实在在地干扰了刀潮的共鸣合击之势。

    如此手段,显然是早有计划,步点赶得正正好,却没有料到九烟驭使的“阵图”那般生猛,使得刀蚁连续两次被迫变阵,本是打着混乱蚁阵,打乱其节奏的想法,最后却硬生生地剜了一块肉下来。

    那边的万腾山也是大感意外,但他又怎么错过这样一个好机会?

    雪花六出的剑阵主体,敏锐捕捉到了刀潮合击节奏破坏的时机,没有任何犹豫,嗡然震鸣声里,百里冰雪界域破碎,化为滔天雪浪,反冲回去,杀伤还在其次,最关键的是雪粉迷茫,不见形影,剑气流散,气机纷乱,暂时隔绝了刀蚁军队的感应。

    要说刀蚁那边反应也是极快,刚撑过雪浪的反冲,整个阵势就往下沉,要的就是堵住众修士趁乱脱战的路径。

    但终究还是迟了,当第一次对冲落在下风,又连续被压制了两次变化,主动权就完全交给了对手。

    电光石火间,剑阵擦着刀蚁军阵的下端,抹过过去,两只眼看就血腥绞杀的队伍,竟然就这样交错而过。

    刀蚁后阵变前阵,如逆潮一般回转,论剑轩也是变阵,只余一百八十余位的剑修,就在交错而过的瞬间,重新组合,缩减了一个阵势,七阵成七星之形,上应天星,接引星斗真意,又是一番气象,让人对论剑轩剑阵所涉之广,很是惊奇。

    有趣的是,这个剑阵变化,竟是和余慈的“阵图”相合,余慈等人则落在开阳辅星之位。

    此时的万腾山已经没有空闲再和余慈交流,但这种变阵,显然是对余慈的“阵图”给予的更高信任。

    余慈当然明白,但就在阵势刚刚重组完毕之时,翟雀儿突然开口,声音清亮,人人得闻:

    “大师,事急矣,甬道暂时进不得,宫阙险地,也不可任性而为,不如在这一片虚空游走,分进合击,以免遭围。”

    余慈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她,这一刻要真是两军交战,自己是主帅,定要一刀砍了她的头下来,以镇军心。

    他的黑森林法门不断运转,对阵修士的心思把握到位,自然知道这种言语,究竟能起到多么混帐的作用。

    要知万腾山的决策,毫无疑问是拉着他们同赴险地,不管他们暂时取得了怎样的胜利,九真仙宫不可计数的域外天魔、眷属、外道等,都如一座大山,死死压在他们心头。

    诸修士不是不知道这是九死一生的局面,只不过形势逼人,都在刻意地遗忘,甚至不用脑子,全力投入战斗。但这时候翟雀儿的言论,分明就是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,有人已经开始想:要不然干脆脱队,让其他人吸引目标,自己偷偷溜走之类。

    刚刚才鼓振起来的士气,便被微妙的心思搅得散了。

    余慈冷冷盯着翟雀儿,没有回应,事实上,这时候他只想说:你背后那位还不死心吗?

    是的,这十有**不是翟雀儿的意思,因为除了招引仇恨,祸乱人心,对她没有半点儿好处,不用考虑,这定然是那隐在幕后的柳观,再使的手段。

    他对那个疯子,当真是恨得牙痒痒的,要生事儿,自己单留下就好,何必找人陪绑?

    也在此时,他忽然觉得有些异样,一回头,却见如浪潮般飞卷的刀蚁军阵,莫名地停了下来,不再追赶,转眼就与他们拉开了多达数十里的距离。

    再看前方……前方?

    变向了?

    一直受剑阵牵引,余慈对方向的把握不太敏感,但之前在侧前方的九真仙宫,已经落到了正后方,且还在不断拉大距离,这样的变故,没有人会忽略掉的。

    众修士也都注意到其的变化,一时间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论剑轩剑阵竟然转向横移了!

    而宫阙的魔头,竟然也拿出了“不为已甚”的态度,不但刀蚁停击了追击,连万化魔域都不再“照顾”他们,一时间风平浪静,让人怀疑,前面惨烈的对冲,是否是一场幻觉。

    “九烟大师。”一直主持剑阵的万腾山飞过来,“咱们怕是暂不能往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即使剑阵的走向已经说明了一切,可余慈还是惊讶不已,这么快就否定自己,可不是论剑轩修士的风格。

    “刀蚁军阵是最可怕的对手,我之前虽有想到,可能会有几队刀蚁坐镇,却没料到,竟然是如此规模,我们没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看起来,万腾山的头脑确实非常冷静,如此情况下,再往宫阙方向去,很可能会落得遭两面夹杀的下场,那时当真是十死无生。

    继续推下去,更早陷入包围祁白衣等人恐怕也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余慈就想安慰一声,但万腾山冷静如昔,沉声开口:“我在想祁师叔所发的求援飞剑……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下更会更晚,3点前?大伙早起看吧,十章之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