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妙化玉章 无主之战(十二)

    刀蚁成群,长生陷阵;刀蚁破千,阵斩地仙。

    域外流传的一些歌谣词句,未必精准,却绝对是某种情绪的体现。当成百上千的刀蚁,以其种群特有的严整阵势,逐步推进,倾压而来之时,就是性子最强横的人物,都要在心底绕一圈儿念头——是不是避其锋芒更好些?

    可如今这两百余名修士,却连转动类似的念头,都成了奢望。

    因为那一片害人的“积雨云”,离他们实在太近,前面风雪烟气交叠的情况,也让人形成了定式,一时都没有想到,之前还是缠困干扰为主的对手,突然就掷了如此杀招出来。

    万化魔域更深的变化还没有体现,但其幻法,已经把所有人都带到了坑里去!

    太近了!

    最多不过四五里的距离,扑面而来的凶横魔意,使得刚刚做出突进决定的万腾山,包括出口豪言的余慈,刚出口的言语,都是照头封了回来。

    已经起的剑阵,根本刹不住势头,而强行避让的话,就要有被刀蚁军阵拦腰砍断的觉悟。

    至于正面冲突,就算二百余位修士结阵的实力称得上坚强,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,地仙、神主以下,还没有能把成阵的上千刀蚁瞬间击垮的力量,只要被绊处,事情就要糟糕,而反过来,刀蚁军阵倒是有这样凶横的爆发力。

    两阵相接,一个不好,这一场突围大战,怕是刚刚开始,就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没有避让的机会,没有缓冲的空间,乌沉的刀浪便如倾泄的天河之水,轰然而下。

    电光石火之间,万腾山显出论剑轩嫡系弟子的手段。

    八个剑阵,竟是在此短促的时间内,将其六个调整到位,呈雪花六出之形,小阵而成大阵,又有寒魄之剑意贯穿,在与刀蚁阵势正面碰撞之前,簌簌雪落,百里冰封。

    他一上来就拿出了剑阵界域的神通。

    而另外两个较为边缘位置的剑阵,则是险险地擦过蚁阵边缘,稍有远离,就向内画弧,显然是要在双方正面对撞之时,给蚁阵一个“两肋插刀”。

    然而,论剑轩剑阵变化迅捷,刀蚁大阵也不逊色,其并未拿出什么奇险之举,而是利用了自家数量上的绝对优势,在凝成刀浪大潮,冲击而上的同时,分出两队,阻挡肋部的剑阵突击,循规蹈矩,却也是令行禁止,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非论剑轩修士位于核心位置,一时间还未接敌,看着前上方倾压而下的黑潮,能保持心神稳定者几稀:

    “妈的,要撞上了!”

    “顶住,顶住啊!”

    “还往前送死……”

    在此千钧一发之际,真正能脱口出声的修士,终究还是少数,三两句几乎没意义的话语,很快就被空气骤转尖锐的崩音压过,这一刻,所有加入“阵图”的修士,都觉得自家全身气脉抖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越来越熟悉这种情形,初时并不以为怪,只是紧张地依旧按照“花瓣”的指引,变化方位,以应对很快就要到来的冲击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们就发现,这种抖动的幅度,远远超过了之前各次幅度的总和,气机绞索甚至发出濒临崩溃的“嘎吱”怪音。

    怎么了?

    刚闪出类似的念头,星图之,三垣星域,北斗七星次第点亮,由于度快,就像是一道光波流过,随后,轰隆雷鸣,在音波扩散的时候,一道笔直的空白区域,呈现在前方蚁阵正央,从前端一直撕裂到阵,然后才被更胜钢铁之躯的刀蚁军挡下。

    军碎肢横飞,体液成雾,而刀蚁前阵,则被硬生生撕成了两半,间“空白走廊”宽逾三丈,之间一应存在,尽都气化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……操,是老子干的?”

    某个莽汉的脱口而出的脏话,正是此时“阵图”之,所有修士的心声。

    “哇噢!”

    这时候最吃惊的是小五,小姑娘对自家神禁的能耐,当然最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四极天星神禁的“北斗雷”,在正常情况下,绝没有那么强,但在余慈“符图”的控制下,分明是有了一个蓄积的过程。

    之前加持在众修士身上的星力,在“北斗雷”发动之机,骤然回流,反加持在上,四十多个修士,最弱的都是步虚阶,承载力极高,就像蓄水的大库,之前多次加持,没有用尽的力量,加在一起,就是算上折损,也极其可观。

    北斗雷发,威力超出正常水准何止十倍!

    只是,留给他们惊讶的时间已经消耗干净了。

    前方已经短刃相接的刀蚁、剑阵,被这样强横凌厉的攻击惊得一滞,也将最后一个调整的机会错过,眨眼的功夫,乌沉刀浪与冰雪世界对撞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在交战之时,界域的存在,确实有抢占先机之能。

    前方刀蚁阵列的千尺阵线上,无数冰峰林立,寒气透骨,阵线最前的刀蚁,转瞬便被界域流转的剑气寒潮冻结,绞碎,化为漫天雪粉。

    阵线央,宽逾三丈的口子,几乎就相当于阵线长度的十分之一,更是一个绝大的破绽,使得蚁阵所发的乌沉刀浪,都难再起势,交战刹那的冲突,众修士这边占据了绝对优势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因为北斗雷的轰击而生出混乱的刀蚁军,竟然就是强行扭转了势头,扑天盖地的刀浪从后排涌起,推挤前潮,层叠而生。

    对于众修士来讲,是振奋人心的共鸣合击,对刀蚁而言,就如呼吸般自然。其锋利如刀的触角铮铮而鸣,刀气森森,顷刻千层百叠,又有暗潮漩流,横亘其间,居高临下,便如大海倾翻,轰然而落。

    大潮之音,轰然而鸣,百里千里亦难消融,处于剑阵核心的众修士,都觉得耳鸣啸,眼前发黑,更不用说与之正面冲突的冰雪界域,那些论剑轩修士。

    余慈至少看到了十多个剑修,哼都没哼一声,便被透过界域传至的力量,震成粉碎,还有更多的人驭不住剑,倒翻而下,显然也不得活。

    一个对冲,刀蚁那边固然是损折了超过一成半,论剑轩处,在比例上,则要更加惨烈,只一下子,超过五分之一的修士已经没了。当然,死去的大都是还丹修为,主力的损失相对来说,要少得多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当口,追着浩瀚潮音,雷鸣声又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