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妙化玉章 无主之战(九)

    如果看到天空的景象,再去听耳畔的声音,人们很容易就会联想到一个不那么现实的画面:

    在妖异的“灯笼”之下,在层层幽暗之后,一道巨大的门户正在开启,雷音就是门户轮轴的摩擦声,至于那余波,自然就是推门的力士其粗重的呼吸。

    尤其是后者,一涨一落,一起一伏,时远时近,分明是符合呼吸的节拍。

    其实,那是两处虚空截然相异的元气,在彼此交汇时,形成的潮汐现象,证明虚空的吞噬已经到了最末阶段,而经过长时间的适应之后,其对冲的力量已经削减到了某种程度,不会再形成剑园、北荒那样剧烈的冲击。

    但如果小觑其的力量,肯定会死得很惨。

    若不信,就去看仅存的东华主峰周围,那一圈无声无息崩裂的山峰吧。

    “潮汐”吞吐扭曲的力量,越往外扩,越是恐怖,之前没有到主峰上来的修士,在此力量下,根本找不到活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就是东华主峰上,在强大的潮汐力量压迫下,众修士也都是呼吸困难,气机运转受限,有的人肩颈脊椎都是咯咯作响,不自觉就弓起了腰。

    这是“呼”!

    而紧接着,力道就全面逆转过去,嘶拉拉的鸣啸声里,峰顶建筑被顺逆变化的力量扭碎,化为漫天烟尘,凝就灰黄色的土龙,直趋天外。众修士也有压不住劲儿的,险些就给卷飞,还是旁边有人扯了一把,才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这是“吸!”

    “呼吸”交错,力量越来越强,整个东华主峰的山体结构,也发出濒临崩解的怪音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万腾山一声厉啸,随他啸音一起,峰上峰下,八个剑阵齐齐亮起,共计二百余位的剑修,已经是论剑轩在东华山脉最精华的力量,但其还丹修士也占了四分之三以上,剑阵给了他们强大的力量,也是他们维系生命的唯一手段。

    万腾山身形慢慢升起,看看似稳定,实则每一瞬都要耗费相当的力量。他视线扫过所有的剑阵,表情冷漠,心里却还是闪过一个念头:

    能活着回到灵纲山的,能有一成吗?

    这是他最后一个杂念,随后,冷澈的眼神直指九烟方向。

    那边,非论剑轩修士已经知道事态的严重性,不用多说,就按照之前的“阵图”安排,结阵自保,悬空的“阵图”之上,星云宝珠已经弥散开来,形成一幅径长逾丈的星图,将星力加持到每个人头顶。

    也因为光芒太过绚烂,众修士只凭肉眼的话,已经看不到“花瓣”如何移位,只能是凭借分化过去的心神进行锁定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余慈的指挥则是规矩,五片“花瓣”就像是被微风吹拂的风车,缓缓转动,阵修士仅仅是缓步绕行,就足以支应。

    在天地虚空“呼吸”之际,衣袂飘扬,飞沙走石,四十多人围成一圈儿,缓步而行,与外界环境的节奏殊异,体现出“阵图”超凡的控制力,又像是进行某种宗教仪式。

    有些知道九烟“根底”的,就怀疑这是不是他敬奉主上的某个做法。

    当然,绝大多数人都将其视为热身和蓄力的手段,只等着真正的大变到来。

    人们都看不到,在星图的遮掩下,“阵图”无数符纹就像是暴雨过后的雨林枝蔓,疯狂蔓延生长。原本的五个“唤灵符”,早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,整个“阵图”,已经形成一个结构复杂,符形众多,窍眼不计其数的“大符”。

    但这种符箓,催运起来,消耗的力量,就是长生人,都要吃力。

    换句话讲,这是个严重不符合“实用”原则的残次品,若真拿出来用,朱老先生会从九泉之下跳出下,狠抽他的屁股。

    当然,事实上它只是余慈依照四十多名修士的气机、神识烙印等,以“唤灵符”为基础,临时描摹出来的“草稿”。

    接下来,按照常规之法,就是“叠窍合形”。即将符箓多余的窍眼重叠,减少元气的出入消耗,增加其实用性。余慈不弹此调久矣,但扎实的基础还在,本身的修为、见识又大有长进,做起来,思路清晰,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同时,他却是严格按照“阵图”的最初结构,以“花瓣”、圆盘的结构限制,分成六部分,为止甚至不惜破坏已经交界处已经成形的符纹分形。

    “花瓣”的转之所以如此之慢,正是余慈抽丝剥茧一般,将“交界处”的符纹分形拆开的缘故。

    目前已经见了一定的效果,只可惜,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喀喇喇”一串裂响,便似响在所有人心上。

    岩隙由小而大,瞬间就从东华主峰的半山腰处,斜着撕裂开来,擦过峰顶之下,将山峰斜切成两半。恰在此时,潮汐力量迸发,山峰上下在分离之后,又狠狠地撞在一起,刹那间,山峰上下所有的建筑尽都倾颓,内部洞府、秘室等等,也都化为废墟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八座剑阵,还有余慈这一组人马,倒是都飞了起来,让过了这次震荡。可看着呼啸飞溅的碎石岩体,这一刻,不少人心都回想起之前九烟的一句话:

    “守在哪儿?”

    事实就是,他们完全没有任何凭依,连落脚地都是奢望,有的只能是自身的力量。

    便在东华主峰崩解之际,高空宫阙之,忽有数百道灰黑烟气,四面散落,每一道烟气,都是成千上万的天魔、眷属、外道等。

    随便抽出来一支,都足以让这边的修士头痛,但由始至终,没有哪一道烟气过来,而是顶着潮汐的压力,投向这已经彻底没有了上下四方之分的茫茫虚空边缘。

    每一刻都有几十上百个魔头,被潮汐绞杀,可随着它们落到预定位置,铺展开来,这边的修士便明显感觉到,潮汐的冲击力在缩小!

    余慈和端木森丘这样的人物,感受得更清楚:

    虚空结构开始稳固,一众魔头,正以一种暂时难以理解的方式,将多方交错的虚空环境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这片特殊地带,正由域外天魔掌控。

    而众人头顶,又一道墨色烟气垂流而下,这回,却是正正朝他们来了!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今天更太晚了,就像整个10月份一样,是俺自己不够给力。

    11月份还有一次半个多月的安全大检查,我也不知道到时候情况怎样,但只要有一点儿余力,我也不会放弃的。

    下一更要到早晨了,感谢各位书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