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妙化玉章 无主之战(八)

    第一更,争取在12点前拿出第二更。已经被甩下了前20,正赤脚狂追,如今我能做的事情已经很微小了,唯有指望大伙儿,拜谢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众修士看着那星云宝珠,都看出来,那就是之前加持在他们身上的星光源头,如今虽还没有真正加持,看上去也让人心头一振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再多说,身形浮上半空,“阵图”开始无声旋转,五片“花瓣”不停变化方向,一开始众修士还没反应,但余慈伸手一指,端木森丘那边,就率先醒悟过来,一声呼啸,引着众修士不停换位游走。

    一处动,处处动,在场的都是经过长年搏杀冒险的强者,除了最初还有些混乱之外,很快就步调协同,绕着余慈急旋动,只是,就这样转圈儿,有效果吗?

    很快他们就知道,也不只是转圈儿,“阵图”上五片“花瓣”的结构,远比想象更巧妙,移动也要更复杂。

    各片除了顺逆旋转,彼此的位置还能够交错,甚至是临时跳出,从上或从下方倒穿过去,嵌入另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诸修士受“花瓣”的指挥,也是来回蹿动,上下翻飞。

    这倒更像是杂技之流了……

    但也在此时,众修士反而陆续来了感觉,其分化在“花瓣”上的心神,牵引着气机,合丝为股,绞缠如索,明显有了趋同的迹象,而在“花瓣”换位的时候,感觉更是清晰。

    交错而过的两股“气机绞索”,就像是勾在一起的弓弦,摩擦弹动,嗡嗡作响,这种绞缠崩弹的势头,尽都传入“阵图”央的星云宝珠之上,明显激发了里面蕴藏的法力,便由各个“气机绞索”牵引出来,分化到诸人身上,一个不漏,均受其加持。而且似乎还因为方向的不同,强弱有别,且在不停地置换之。

    这种加持,众修士已不是第一次感受到,但上回实是莫名其妙,不知道加持何来,不知机理何在,而如今明显地查觉其脉络,感觉自然不同。

    且不说在实战,这种方式效果如何,明眼人都看出来,其运转的机制,实在是灵敏快捷到了极致,似乎那星云宝珠有着灵性,随时处理因方位、动作而出现的情况,以分配力量。

    如此至少有一条,将非常节省,战斗的延续性要更强。

    这期间,余慈也时常调整,且不是那种叫停之后,再行处置的模式,而是直接以通心之法,直接将指令打入心头,让受令者跳转到另外的队伍,几次三番之后,众修士便感觉到,他们之前形成的“气机绞索”愈发地强韧,在空气弹拨时,甚至呜呜有声,使人能够感觉到,这里面究竟蕴藏了怎样惊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如此手段,使得之前没有经历过类似情况的修士,包括翟雀儿、詹基等人,都频频移转视线,想从找出深层的玄妙,但实在难有所得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余慈在指挥之际,头一次叫停,众修士却是令行禁止,几十号人,齐齐停下,没有一点儿错乱。而已经成形的“气机绞索”,却没有能够马上停下,而是在虚空连续弹荡,嗡嗡乱鸣,似乎要把某种力量汇聚起来,一发地轰出去,但总还是差了一点儿,未能成形。

    虽有些可惜,不知那变化终为何物,旁边的万腾山还是连连点头,即使未经战阵,不知真实效果如何,但如此气象,和论剑轩的剑阵,也差不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如今方知大师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,为九烟造势,万腾山却是怀疑,这一手是不是就是那位“主上”的加持,刚刚那入定,莫不就是神游而去,向自家神主求援了?

    不管怎样,这么一次蓄而未发的演练,直接封住了所有人的嘴巴,也把那一层怀疑的心绪,彻底压灭,万腾山这时才能说一句:

    人心可用,前景可期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也不是没有人心奇怪。比如大宇门的左显振,他是阵禁大家,又恰好离九烟比较近,感应得十分深刻。他就觉得,演练之时,虽然气机牵引十分玄妙,各种移位,也自有其法度,但这里面似乎不是他常年所见的“阵图”模样。

    是的,这其间对众修士的气机把握太过精细,给人的自主性也不太足够,和寻常阵图极不相同。

    而且,因为离得近,他依稀就看到,“阵图”的五片“花瓣”上,原本除了金属的纹理,再无他物,可此时,却是爬满了细密的符纹,分明就是刚刚才生就。

    他张了张口,却是什么都没说,不管怎样,九烟这种手段,着实是鬼神莫测,又颇为有效,他没那个必要,也没那个实力去置疑,闷头做自己的事情就好了。

    左显振垂下头去,却没有发现,位于最央的余慈,往他的方向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在布置阵势的时候,余慈肯定是需要以黑森林法门传导心意的,只不过他也是精力有限,像是翟雀儿、詹基这样比较敏感的,只是浅尝辄止,有的刺头,比如这左显振,就探究得比较深入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大宇门的。”

    左显振的实力,在四十多个修士,并不出彩,但眼光确实独到。

    余慈现在演化的阵势,绝不是什么“阵图”,而是假托其形的另一套玩意儿。

    至于是什么,姑且称为之“符图”好了。

    在五片“花瓣”上,在呈接“花瓣”的圆盘,无数符纹正密集勾画,在最初的时候,完全不成形,但随着阵势的齐整、不断的微调,纠合了一根又一根“气机绞索”,每一根“绞索”,都使得“符图”上的符纹分形变得丰富,因为这些“绞索”就相当于勾勒的画笔,墨汁就是诸修士寄托上来的神识烙印。

    余慈正是通过这种方式画符,符箓本身算不得多么高深,只是《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》,很普通的一个‘唤灵符’,是借助介质,与目标形成基本的共鸣。

    真正玄妙的,是在唤灵符的内部,还有符与符之间,完全超出符箓本身的勾连笔画。

    符符相连,连出了全新气象。

    余慈深深吸气,稳固心神,也在此时,天空之下,又一声郁郁雷音扫过,沉闷的余波,就像是一个负重的巨人,在呻吟吐息。

    万腾山往天上望去,随即瞋目大喝:“全体准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