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妙化玉章 无主之战(五)

    第一更,下更在11点左右。现在月票榜上是吊车尾……眼看就要给甩下去了,诸位书友务必要拉一把啊!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翟雀儿的这个“提议”,可没有压低声线,虽说对论剑轩那段,不是太有礼貌,却也很是引起一部分人的共鸣。

    毕竟不是每个人,都有前往茫茫外域,自求生存的勇气,相比之下,固守待援,虽说是陷入全面被动,但其前景,也很值得期待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里可是困着了几大门阀的精英,又是域外天魔入侵的惊天劫数,各方势力怎可能视而不见。只要坚持几日,等论剑轩,甚至是八景宫、北地魔门的大能轰开虚空屏障,自然会争得生机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似乎要比余慈所言,更能见效。

    余慈微微笑着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对翟雀儿的问题,他心里最明白不过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外域”、“真界”,其实没有意义。过得甬道,就是外域;不过甬道,自然还在真界之。

    很明显,即使一直在适应,但甬道真正成型的瞬间,内外巨大的压差,自然被把东华诸峰的碎片抽出去,直到两边平衡为止,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,甚至不需要动用虚空法则,那种天地倾倒,混洞浑茫的力量,有几个人能抗得住?

    还有,域外天魔对这一片区域的渴求度有多高?会投入多少力量?肯付出多少代价?

    论剑轩的求援飞剑,要多久才有回音?或者说,是不是真的发了出去?如果没有,劫数虽大,可在东华三十三峰这样,独立于天地之外的自辟天地,能不能引人注意?

    各方做出反应又要多长时间?

    这么一段时间里,能坚持到最后的,又有几个?

    不首先明确这些问题,就选择“固守待援”这样的纯被动方式,其后果很值得商榷。而事实上,这些问题又恰恰是被困的修士所无法了解的,这就形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。

    故而,这不是“选择”,而是“赌博”。

    当然,余慈的“长途跋涉”也是赌博,但至少筹码都在自己手里握着,不至于做到最后,一切尽善尽美了,却被告知,其实在一开始你们就被清出了局,此前的一切都是被人围观的猴儿戏……

    那样的结果,足以让人们的意志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以翟雀儿的心智,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,所以余慈只能理解为,她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貌似这位对在东华诸峰,寻找自在天魔摄魂经,还是不死心……

    想尽可能长时间地逗留吗?

    如果强留到最后阶段,陆沉、黄泉夫人、域外天魔诸方的计划、目的,还有彼此作用的结果,确实会展露无遗,由此也可以获得更多的信息,以备推衍之用。

    但这无疑是九死一生的活计。

    现在余慈倒是可以肯定一件事——柳观应该已经和翟雀儿联系上了,也只有那位大劫法宗师出手,才能在虚空法则混乱、湮灭的绝境下,护得他们周全。而也只有那位,对与黄泉夫人相关的信息,才有如此强烈的执念。

    这样再多想一层,以翟雀儿的聪慧灵动,不太可能会做出如此偏执冒险的决定,也许,这是柳观的要求?

    余慈暗叫走运,他这个“阵图“的破绽,倒是来得恰到好处,使对方的意图暴露出来,若不然,真不知道,在其谋算之下,后面会闹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又从翟雀儿脸上掠过,本不指望从她这里见出端倪,只是,与她同行的人,龙殇沉稳老辣,黑袍兜帽遮面,也不是好的观察对象。到头来,还是要转回来。

    翟雀儿笑盈盈地,有一下没一下地扇扇子,神情丰富生动,却没有任何可资利用之处。

    但再想想,她最后那几句话,挑动人心,与他为难,虽是应有之义,但也让众修士的注意力从阵图上转过来,可以说从另一个层面,帮了余慈一把。

    总不能说是用力太过?

    余慈觉得这里面越发地复杂了,本是和翟雀儿的勾心斗角,莫名地跳出个柳观来,三方交错,其心绪变化,简直是乱过了他的三方元气。让他恨不能干脆用黑森林法门,直接突入妖女的形神交界地,扒了隐密去球!

    但最终,余慈还是按捺住这个冲动,在众修士嗡嗡议论声有些降下的时候,说了一句:

    “守在哪儿?”

    他没有直白地反驳,而是找了一个最现实的问题。同样是一下搂在腰眼儿上。

    俗语讲得好:据险而守。

    两界甬道打开,东华诸峰早晚都要给撕成碎片,这个时候,何处可守?守有何恃?

    亿万天魔大军压下来,如狂风海啸,说不定一个浪花,就给掀到外域去,那时候,以固守待援所做的计划,岂不是全打了水漂?

    余慈越发觉得,这个提议不是翟雀儿的手笔,而只是一个偏执的念想。

    翟雀儿挑挑眉毛,正要回应,旁边万腾山已是咳了一声:“本宗剑阵,突击攻杀可也,守非所长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打实的支持了,翟雀儿便是住口不言,依旧笑盈盈的,没有任何不悦之色,仿佛刚刚真的只是一个建议而已。

    万腾山又转向余慈:“大师的阵图固然神妙,终究还要演练一番……如今时间是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和他都抬头往上看。

    小五的神禁加持暂时止,人们可以看到,虚空的吞噬已经进行到了末期,天空已经不是天空,而是无法究其边际的幽暗星域,最亮眼的,反而是在万顷庆云之下的宫阙魔巢,其间殿宇楼阁,光焰冲霄,与天魔、眷属、外道身形交错,便似一个涂抹着妖异花纹的大灯笼,从虚空之后竭力探出来,洒下幽光,映落层层魔影,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翟雀儿的视线又移转过来,余慈知道,她是想看自己的应对。

    手心里的铁八卦沉甸甸的,这份“好心”,他绝不能吃下,吃下就要伤着胃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翟雀儿想要他吃下吗?

    最终,余慈还是不动声色地将铁八卦收起,又对万腾山点点头:“正该如此,贵宗的剑阵不必说,其余人等,还信得过本人,愿入阵的,不妨都上前来,做一个编排。具体怎样……端木道兄,便劳烦你来支应一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