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妙化玉章 无主之战(三)

    只听万腾山的喊话,余慈就知道,这位已经理解了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如今这形势,小五真的需要救吗?

    其实真没必要,除非是面对鸦老那样自在天魔级数的大能,又或者遭遇九宫魔域那样的绝阵,小五大可纵横来去,无人能限住她。

    在九真仙宫里的天魔大军还没有倾巢而出之前,余慈完全不用为她操心。之所以杀出来,原因也简单,他想更进一步看看天魔大军的虚实,找一找主事者的位置,此外,也不想让小五过早地暴露,尤其是那种爆发力恐怖的招数,更是要到关键时候拿出来,才有决定性的效果。

    事态正如他所料,这股天魔大军,看起来浩浩荡荡,里面却不见天外劫魔坐镇,完全没有威胁,小五的二十五路神禁一个没使,只凭着元磁神雷,便一路碾了过来,至于叶池倒是不见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奇怪,小五早告诉他,突围回来的时候,直接是把叶池收到了自辟天地去。

    见到余慈引人来迎,小五笑眯眯地叫了声“师兄”,同时扫灭了一圈魔头,凑了上来。

    两边合为一处,余慈摸摸她的脑袋,随即道:“不要停,咱们绕个弯儿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定好了线路,身形一转,不往主峰上去,而是斜插到峰下,那里有一个论剑轩的剑阵,正运转不停,抵达天魔侵袭,原本就还从容,余慈这些人一到,更是直接将围攻的天魔击溃。

    余慈停也不停,继续飞掠,由于天魔的手段,是先外围后央,如今东华主峰大概是外域虚空法则侵蚀最轻的地方,占地范围变动不大,余慈一行人挟着连续击破天魔大军的势头,不过两刻钟的时间,便在山上山下七八个剑阵周游一圈,有的还要动手,有的根本就是散步一般。

    主峰之上,万腾山既然明白他的想法,自然也颇为配合,就这样让余慈,还有他手下这批修士,看清楚剑阵的运化机理,为今后的合作做准备。

    还停留在峰顶的翟雀儿、詹基等人,心下也都明悟,不过余慈这一手,他们也真的学不来,不说如何与剑阵配合,就是那一层魔门身份,万腾山又怎么可能让他们尽览宗门剑阵的奥秘?

    等余慈一行人回来,峰顶上众修士便都知道,除了论剑轩之外,最具话事权的人物,已经定下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这是经过论剑轩默认的,

    翟雀儿眼珠转动,最终还是笑吟吟地不说话,而作为东阳正教修士的首领,詹基的表情则要更微妙一些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理会,牵了小五,直趋万腾山身前,劈头就道:“大家要做好长途跋涉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万腾山很沉得住气:“大师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域外虚空法则侵蚀,难以逆转,如今天魔绝大部分力量都放在上面,不出两个时辰,东华三十三峰,就将是域外一座飘浮的孤岛了。”

    经过两处心神不可思议的遥空对接,以及传递《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》的经历,余慈对虚空神通的理解,已经跃升到了一个新层次。虽然这份理解,还没有彻底反馈到心内虚空、自辟天地等实实在在的虚空神通上,但他眼光、判断力,包括相关的信心,都到了前所未有的顶点,其结论一出,自有一番斩钉截铁、不容置疑的气度和力量。

    峰顶上,有一些人能够理解其的道理,但绝大多数人却是完全误会了。

    “九烟大师的意思,是天魔会把东华三十三峰全摄到域外去?”

    只看那人表情,余慈就知道,他思路肯定是错了,但结果倒是差不多:“东华真君拳辟天地,一旦支撑破碎,便会被域外虚空绞杀,虚空无形,自然融汇,而东华诸峰,大约要给撕碎了,在两界甬道内外流动。而我们在央,虚空破碎时的撕力,远比边缘区域来得小,但很有可能会被甩到域外去。往好处想,咱们的机会更多一些。”

    作为半途从域外过来的修士代表,商合沉声道:“咱们会被抛到域外何方?是我们之前所在的星域吗?”

    一听此言,很多人面色都变得轻松一些,如果真是那样,机会还是很大的。余慈很想顺着商合的语气说声“是”,可想想事实摆在眼前后,强烈的落差,他终究是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诸位进来之前,可曾见到如此众多的天魔、眷属、外道?”

    直接捅破了这层窗户纸,修士脸色都变得很难看,在场绝大多数都是在域外修行过的,深知误入一处完全陌生,且又很可能是天魔巢穴的的星域,会是怎样一个凶险的境况。

    峰顶上陡地静默了片刻,然后才是嗡嗡的讨论声,这里面有自怨自艾的,也有四处咒骂埋怨的,就像天魔一族凶横无情,陆沉死了还要害人之类。

    也有针对论剑轩的,说若不是那边下了绝户手,将东华山的灵脉一发地移走,域外天魔也不会如此轻易,就把这一片虚空吞噬……

    要么说还是聪明人多呢,这般情绪的发泄,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毕竟众修士都是多年磨炼的精英之流,嘴上发泄两句也就是了,没完没了,只是空耗气力罢了。

    有人就在外围叫道:“九烟大师是怎么个计较。”

    如此发言,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过多的反应,翟雀儿抿了抿嘴角,知道如此情况,分明就是众修士开始认同余慈地位的表现。此时此刻,余慈要小心自己的言行,一个不慎,可能直接就把众人的心思都冻透了。

    还好,经过前面一番磨炼,余慈对这种事情,也不再陌生,深知无论如何,都要拿出从容坚定的态度,还要有起码看上去可行的手段。

    他也不做什么玄虚,平平淡淡地道:“抗击天魔、横渡星海,都需要大家齐心协力,若说在利用群力上,结阵冲杀上,论剑轩无疑是有其权威。故而交战之时,还要请万道兄主持,至于和剑阵的配合问题,我这里倒是有一部阵图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虽然还有点儿时间,可这边状态有问题,需要调理下,明天早八点之前更,请诸位见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