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妙化玉章 无主之战(上)

    两处心神隔空“握手交流”,就算是本自一体、就算是同在生死存灭法则之下、就算是只持续了短短的一刹那,可这所有的一切,只需在在前面加一个“不可计数的漫长距离”之类的限定,就成为了一个奇迹般的事件。

    之所以称为“奇迹”,在于其艰难。

    两处心神只是接触了一刹那,已经耗尽了余慈几乎所有的力气,而从另一个层面讲,之所以损耗如此之大,也是因为在那瞬间,余慈很是做了一番事情。

    两处心神的接触,其起因毫无疑问是由于生死玄机单纯而急切的需求。

    也正是在需求之下,心神交流间,已经找准了方向。

    星轨既曰“轨”,便有“架设”的线路,其飞空十余年,已经转过太微垣,寄托了五帝座星,又往紫微垣而去,其间并非是像移宫归垣一般,从此星“跳”到彼星,全无凭依,而是循着星辰的运转之法理,似曲非曲,“铺路搭桥”,逐步推进。

    这一过程,分化出去的心神,一路上收集了不知多少上清宗前辈,寄存在星辰上的心法经籍之烙印,不敢说浩瀚如海,也是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想把这些东西全卷回来,且不说能不能的问题,只要是有一个“回潮”的迹象,余慈这边的脑袋,大概直接就要炸成烟花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交流的瞬间,大部分信息都给过滤,只留下几条最得力的,随后又在心神运化,择其优、其简而用之,如此尽其所能,终于传回。

    又一场虚惊之后,所得终于显现。

    前面的压力太强,陡然缓和了,脑宫里倒是空荡荡,似乎尚有之前血气激流的余音,而经数轮消减沉淀,震动还在,却不知何时,洗却浊意,化为一道清磬之音,流转四方四隅并泥丸之宫。

    便在泥丸宫,有妙书神,倏然显化:

    《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》。

    一经显化真名,随后就有云篆、龙凤等等天书奇字,洒了出来,凭空结形,成就一段极短的章,直接烙在心底,再难忘却。

    余慈心头微震,一部经,竟然只有数百字,对修行典籍来说,当真是微缈得很,更都是赞颂说明之,少有修行真义。若是个性急的,大约要大骂骗子,又后悔白废了力气。

    然而余慈这边,却是见过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神异,当下也不多想,直接将天垣本命金符悬照,在泥丸宫与那经相对。刹那间,就看到那些空自华美,少有真趣的字,却是纷纷垂芒化形,字还是那字,可光波流动,意趣横生,横看竖看,都能解出许多奇妙的心得来。

    这才是《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》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相较于还有四种限制的碧落通幽十二重天,这部上清符经已经是相当浅白直接了。

    虽然还没有完全解析开悟,但其开宗明义便讲,此部符经,是以符箓的运化为根本,以治符之玄元始气,书玉虚、紫虚、清虚之诏,成三境、三天、三清之符,妙化大有,构演玉章,混化三洞,神德至灵。

    一句句妙义字生发,其透出绝大气象,浇得余慈血气沸腾,又有泥丸宫,金符玉章如日月之光,当空悬照,光色明而不耀,清而不冷,其意虚静,层层而下,借血气涌动,心湖翻波之机,将此篇妙义,打入其间,契合如一。

    若按照星轨授经之法,需要运转气机,就此深悟修炼,可如今局面,哪来得及,说不得只好将势头按下,平复气血,不使身心真正陷入进去。

    他还有点儿疑惑:这符经,是步虚术?若是步虚术的话,首要是与本命金符相契合,且在汲取玄真上,深有成效。但从目前来看,都不是太明显。

    应该没有问题吧,毕竟是分化心神千挑万选出来,专门给这边修炼用的。

    他一时半会儿也难真正深入解析下去,更不想轻率从事,就把注意力暂时移开。

    方从经解脱,奇妙的感觉就浮上来。

    余慈这才他知道,最直接的收获,原来还不是那符经,而是被“撑大”了的某样本事。

    要说余慈本就自具虚空神通,又由天地法则体系借力,使两方心神混化,虽隔亿万里之遥,却气机如一,混茫星空,难有阻碍,其后携来经籍,固然是逾了限度,却是在重压之下,有所突破,对虚空神通的理解,再精进一层。

    此时他神意放诸身体,但觉无尽虚空,几成其形骸,观星空几如观己身,由此对域外法则体系的理解,也与之前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具体到实际修为上,一时半会儿还看不出来,而且他也发现,似乎身外环境有了变化,稍一调运气息,睁开眼睛,却是惊觉,原来一行人已经到了东华主峰之顶。

    有点儿意外的是,这里竟然还没有打起来……

    说是没打起来,也不准确,其实主峰上剑阵早已发动,力抗那九真仙宫里蜂拥而出的魔头。

    只不过,双方的主事人都还算稳得住,至今不见有天外劫级数的魔头出马,这边万腾山、雷同豪等,也都没有出手。不过,这儿是不是少了几个人?

    见他醒来,周围一圈人都盯过来,由万腾山第一个问候:

    “九烟大师可好些了?”

    “小事而已,已经解决了,多谢关心。”

    余慈随口回应,然后起身,问道:“此时局势如何?项道兄等人在哪儿?”

    万腾山向天上一指,脸上苦笑:“原是去了阴影之,但如今宫阙显现,却不知到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?”

    余慈不免凝神往上看,一时不语,而万腾山却是靠过来一些,神色凝重:“冒昧问一句,不知贵主上的加持可还能维持么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万腾山锁着眉头,又道:“万勿误会,实是神主威能,在域外遭受干涉颇多,此事关系重大,大师不可欺我。”

    余慈想到真界和外域天地法则体系的误差,登时明白过来,摇头道:“不必担心,误不了事。我主威能,岂是寻常可比!”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狼狈三更,汗求月票。最后三天了,大伙儿全砸过来就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