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中转结构 天外灵光(完)

    生死玄机的劲头看起来很是强劲,如果余慈没有接触到天地法则体系,没有了悟生死存灭法则,或许会对之报有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可如今,他很清楚,境界就是境界,法则体系的层次可以说是不可逾越的——暂时的突破还有可能,那不过是一次微小的上下波动,但若要彻底跃升,就等于是与整个天地法则体系做对,便是借下来三垣四象之星辰伟力,又能如何?

    所以,余慈不准备浪费力气,就算真的借下来星力,也凭白惹人多想。

    他压住了生死玄机的“寄托”之意,无尽星空深处,来自毕星、北落师门、招摇、天狼及五帝座的星力,都从引而欲发的状态脱离,但那种一呼百应的感觉,也让余慈心微动。

    在真界之,牵引星力可从来没有这样容易。

    也就是当日在东海之底,吞下超拔魔种,感悟天地法则体系的最高层次时,星力交融,依稀如此。

    他对星轨的感应,也从那一刻起复苏。

    要说按照羽清玄的计划,当时还是还丹修士的余慈,应该全神贯注,融入星轨之,遨游天垣,体悟上清宗历代修士,封存在三垣之的玄奥法门,如此四十九年一过,上清宗的修炼体系也就搭建起来了。

    可就算羽清玄神通广大,事先又怎会想到,余慈竟然未借星轨之力,先一步登入步虚境界,又分化阳神,只将部分心神送入星轨,还留下本体,在此界兴风作浪?

    别说羽清玄没想到,给出极轨天珠的朱老先生,还有历代上清宗先师,也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分化心神,其实非常凶险,

    如今时间只过去了三分之一左右,余慈本体的境界也一直在提升,阳神一直在壮大,还压制得住,可若陷入停滞,而星轨之上的心神,化入上清宗的根本法门,自行运转修炼,发展壮大,早晚有一天,会凌驾在本体之上,大有魂魄异化,精神分裂的可能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东海之底,以神主视角,明见天地法则体系,了悟生死存灭法则,实是救了余慈一命,将主副倒置的危机消解。只可惜未能再进一步,把星轨倒扯回来——好吧,那个时候,羽清玄十有**会杀过来将他镇压个五六十年,逼着他再登一遍星轨才会罢休。

    记忆回溯之时,他也忍不住去想,星轨现在到了哪里?

    一念方起,似亲切又陌生的感觉,便从无尽星空来,与他阳神浑融,又引得天垣本命金符滴溜溜打转,生死玄机愈发活跃,极是有趣。

    星轨?

    余慈可没有料到,在这半是外域的环境,连通星轨,竟然这般容易。如今他的神主视角都没有开启呢!但他很快就想明白,没有九天真罡的屏蔽,天地法则体系也受到各种星辰的影响,对星轨的感应,当真是容易太多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……

    余慈一边维系着生死玄机,一边借用神主络,重新开启神主视角,并且一路拔升到他所能坚持的最高层次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随着天地法则体系的大,尽数在他眼前铺开,那经过无尽星空异化的各种变化虽说还没有特别明晰,可其却有一层顺水行舟的“推力”,加持在他的神魂。

    这一刻,分离了十多年的两处心神,即使隔着难以估量的漫长距离,却是清晰地呈现在生死存灭法则的“长线”上,在法则,它们之间,其实没有那么远!

    这是比在东海时,还要真切实在得多的“重逢”。

    以至于他都感觉到,两处心神穿透了虚空,彼此接触,握了握手,然后问好,分隔十多年的经历,就那样交接……

    奇妙的感觉之后,就是不可控制的疲惫和虚弱,让余慈明白,这一次看似轻描淡写、水到渠成的“重逢”,究竟耗费了怎样的力量。

    毕竟,它们之间隔着的,是难以计数的漫漫星空。

    余慈再也保持不住最高层级的神主视角,从那上面一路跌落,连神主络都变得孱弱起来,有几个眷属甚至断去了联系,而这个情况还在持续进行。让余慈知道,神主络的力量还在不断消耗之。

    眼看着神主络真的要给崩脱了形,余慈身体剧震,一点灵光,就那样自无尽星空之飞落,压入顶门。

    灵光本没有重量可言,却因瞬息之间跨越虚空,自无数星辰之后飞来,而带动了超乎想象的力量,使得承载这一切的神主络,险些就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余慈都还来不及确认各个眷属、信众的情况如何,灵光就在脑宫之轰然炸开,并不太多、甚至可说是简短的信息弹出来,只是其还蕴着跨越无尽星空的力量,让余慈的脑袋在瞬间就大了一圈儿——这不是什么形容、比喻,而是真真地如此!

    脑壳里似乎响起了热水烧开时的咕噜声,脑浆都似乎是沸腾了,他不得不睁眼、张嘴,以排解骤增的压力,至于端木森丘等人的关注,以及引起的猜测和影响,他一时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五感六识都是一片漆黑空无,好半晌才真正恢复过来,然后他就感觉到七窍处都是濡湿一片,显然是溢了血。

    端木森丘等人急切的表情和嚷叫声这才入眼入耳,只不过这几位都被鬼厌及时堵在外围,不准近前。

    余慈就向他们笑了笑:“无妨……”

    一开口才知,自己的嗓子已在失声边缘,调整了一下,才又道:“不用担心,不是坏事!接下来大伙儿要是休整够了,就继续开拔,让鬼厌带路!我调息一下就好……陆雅到我身边护法。”

    做了安排,他直接就闭了眼睛。

    路上不用担心,如今还在虚空法则妥协、变化之时,大规模的天魔入侵都要止,否则十有**会遭遇不稳定的虚空绞杀;而他先是之前结阵大战刀蚁,随后又有暗光宝穴之事,已经建起了权威,刚刚受伤引发的骚动,便是明证。

    果然,众修士虽是疑惑,却无人置疑,在端木森丘的建议下,又呆了一刻钟左右,便由鬼厌领着,在星空前行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再理会,在疏通了因强压而扭曲的经脉血管之后,他的感觉好多了,而天外灵光“炸”出来的信息,也就此浮现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下一更肯定要在2点以后了,大伙儿明早再看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