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中转结构 天外灵光(三)

    域外天地,天地法则体系与真界不同,扭曲比较严重,再加上目前这环境,还在多方天地法则的合并、吞噬之,还会受到光线、元气等表象的干扰,照着眼睛看到的东西走直线,是绝对不成的,只有通过对虚空变化的感应、解析,才能规避险况,计算起来比较麻烦。

    等余慈心里有了谱,一抬头,却见端木森丘等人所结阵势开始转向,奇道:

    “你们往哪儿去?”

    这下别说别人,就是领头的端木森丘也是愕然回头:“自然是东华主峰。”

    余慈心里摇头,包括端木森丘这样,精通虚空法门的人物,原来也在这里迷失了方向:“那就错了,该往这边。”

    众修士都是哑然,余慈所指的方位,和他们准备行进的东华主峰方向,角度差距惊人,若以目测,到最后怕不要差个几千上万里?

    倒是端木森丘反应极快,和余慈眼神一对,知道他确实是心有定论,也不可能说出蠢话来,便知此时该怎么回应:“原来九烟大师早有成算,虚空变化如此剧烈,我这边正觉得心里头发虚呢。”

    余慈也知道端木森丘是为他张目,维持首领的权威,也不会让他难看:“确有所得,但还要端木道兄等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端木森丘打了哈哈: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商合等人却是想到鬼厌那边去了,想来一位能够修炼出“虚空藏”神通的人物,应该比端木森丘还要靠谱,虽说心里还有些疑虑,却也未形之于色。

    当下一行人便在余慈的指引下,往深邃无尽的星空前行,只不过飞了七八里路的样子,他们这边就再也看不到东华三十三峰的轮廓,再前行数里,连那悬浮的宫阙也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没有了这两个参照,几乎就没了上下左右的概念,他们只能在幽暗的星空一路向前——究竟是不是前方,也难知晓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看向阵的首领。

    余慈神情平淡,看不出任何心思变化,和众修士不同,他还没有完全迷失,在生死存灭法则的加持下,他也不可能迷失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通过神主络,和小五联系了一番。目前小五和叶池还在东华三十三峰某处,若是因为两界甬道打开,虚空相合,导致大家失散在星空深处,可是大大的不妙。

    此时他已经给小五下了命令,无论如何要把叶池带到东华主峰上去。

    一方面要保证叶池的安全,另一方面,对付大群天魔侵袭,还是小五最得力。

    等做完这些,再看身边的队伍,就感觉到里面的一些心绪流动。

    余慈不是一个有经验的领袖,但对人心的把握极其出众,他也知道众人正处在一个微妙的节点上,作为首领,他的正确和失误,将会主导着士气的沉浮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没有错,但在扭曲的多方虚空,距离被大幅拉长了,时间感觉也很混乱,之前仅需一刻钟的路程,如今要耗掉至少大半个时辰。这还是余慈能够掌握其间虚空变化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这期间,甚至不需要什么变故,只是“怀疑”本身,都可能导致整个队伍人心离散。

    所以,他觉得应该做点儿什么。

    他不紧不慢地环视一周,没有任何表情流露,这让众修士有些莫名的压力,但比空落落的感觉要强很多。

    其实,余慈在是众修士身上寻找契机,而此时,最为招眼的,无疑就是他们身上所吸附的玄真之英,几乎可以充做照明之用。

    这让余慈来了灵感。

    “到了主峰之上,说不得要与天魔激战,状态好坏很是关键。刚经过一场大战,大伙儿多少有些伤势,还需要调理一番。”

    都到半路上了,你给我们说这个?

    这下就是端木森丘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,只有金斗真人小心翼翼地试探一句:“大师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法则变化,虚空吞噬,如今说不清究竟是在真界还是外域,环境艰苦,却也有些资源可以利用一番。”

    余慈拿足了莫测高深的架势,微微一笑:“咱们先到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就引着一头雾水,又忐忑不安的众修士,偏离了既定的方向,往另一方向飞了快要两百里,方道:“诸位便在此暂歇吧。”

    便在端木森丘等几位真人面面相觑的空当,突地有人失声叫道:“玄真,至粹玄真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咦,浓度上升了?”

    两句话的功夫,一众人等都是看到,他们身外吸附汲取的玄真光芒,陡然浓烈了许多,像是端木森丘这样的长生真人,各窍穴上的银白光芒,都结成了拇指大小的光珠,将那滋补元气、肉身的宝气一层层压入体内,好不痛快。他不由怪叫一声:

    “好家伙,这是星空一处暗光宝穴!”

    “不在大日星辰边缘,能有如此浓度的至粹玄真蓄积流动,在域外游荡十年都未必能见到。”

    “十年?你花十年找找试试?我自登临外域以来,这样的暗光宝穴只见过两回!”

    在其余人等议论纷纷的时候,商合、金斗真人这样心思便捷的,已经压下惊奇,大力鼓吹起来,再有端木森丘现身说法,效果当真是立竿见影。

    那几个步虚修士再看余慈的眼神,已是全然两样,灼灼生光。

    都是常年在域外混日子的,谁不知道在里面的苦处和艰难?

    别的不说,能在无尽星海之,异化虚空之内,隔着数百里、甚至是上千里路,感应到一处蕴积着至粹玄真的暗光宝穴,对域外的环境要多么熟悉?对虚空法则的把握又要多么精到?

    没必要刻意去振奋士气,这种神乎其神的手段,已经足以让人回去炫耀个几年了。

    对此,余慈还是微笑,只当是做了一件最平常不过之事。

    而在他顶门之上,心内虚空法域之内,那个小巧如茶杯的甘露碗边沿,正有液滴,如花瓣尖上的一滴清露,垂落下来,滑入碗底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无节操上三,厚脸皮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