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中转结构 天外灵光(中)

    结成神主络之后,余慈的视角广括万物,直指法则根本,看问题更加深入,也由此发现,魔外道这群由天魔造出来的怪物种族,其所存在的法理,都与他之前在天地法则体系所见的不同。

    由此再扩展出去,这一片疑似外域的星空世界,其法则变化,又有很多艰涩不明之处。

    其余的高层法则他不是太清楚,但在他最精擅的这一亩三分地上,除了他最精通的生死存灭法则上,依旧纯粹外,再往下推移,许多衍生法则都有细微甚至是明显的变化,这些推至具象万物之上,差别何异于天壤?

    就是这些差异,使余慈对天魔外道的把握有些失准。

    天外、真界,果然还是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不过,余慈觉得他可以适应,既然已经把握住了生死存灭法则,以其为支点,随着时间推移,他可以进行修正,毕竟,这里比彻底扭曲的三方元气之,可要清楚太多了。

    除了天地法则体系变化之外,余慈也感应到,虚空的结构问题。

    他是已经自辟天地的人物,相较于端木森丘,他在虚空法门、相应神通上的造诣,还要远远胜过,在此地虚空结构没有刻意遮掩的情况下,看得比得端木森丘还要清楚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两界甬道”,是没有错的,不过,余慈看得明白,这一条甬道,不像当年剑园、北荒那样,直接贯通,而是经过了转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转,不是摆在眼前的,通过东华三十三峰的天地,转往真界;而是通过那座庆云覆盖下的宫阙,转入东华三十三峰。

    这竟然又是一个三方虚空交界地:那宫阙分明也是一处自辟天地,若认真算来,这一片区域,已经有四处虚空交汇了!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,应该是打通单向甬道之时,就是以那宫阙为转,导致双向贯通之时,也要走同样的路径。

    那宫阙,就是九真仙宫。因为它与余慈刚入手的那团云气模具,一模一样,完全是等比例放大之后的形象。

    而且,它和余慈记忆另一处所在——碧落天阙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好吧,那根本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!

    其实余慈先见到模具,再看到实物之后,险些就唤过小五,用它九地元磁神光,再加上玄灵尺,再验证一番。

    但再观其间,并无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法门,甚至也没有与之相应的格局……

    无量虚空神主为了彻底摆脱元始魔主的控制,创立了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法门,这不是一套直指无上之境的完整修行体系,而是为了壮大自身,抛下的饵食。只不过他那个渔翁,还没有真正把撒下去,就被曲无劫夺舍,一应算计,都再无意义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碧落通幽十二重天之,有四个基本条件,也是打开碧落天阙的钥匙,即:避魔、虚空、神主、魔种四项。

    其,避魔是指完全屏蔽元始魔主的感应;虚空是指精通虚空神通;神主是指通晓神主法门;魔种则是要承接秘法生就的魔种,沦为无量虚空神主的眷属。

    四项条件,又以“避魔”为第一优先,毕竟无量虚空神主的最终目的,是要摆脱元始魔主,而非其他。

    所以,已经沦为魔窟的宫阙,使得余慈一下子分辨出来:假的,毫无疑问是假的。

    但同样没有疑问的是,建立九真仙宫的黄泉夫人,肯定是看到过碧落天阙,甚至可能亲身进入其间。若非如是,焉能建起这各种细节方面,都能够以假乱真仿制品?

    至于建造的目的,是单纯为九真仙宫找一个模具,还是别有所图,一时半会儿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由于强横魔意贯穿虚空,正不断冲击单向甬道的本来结构,使余慈也看清了最初开辟的手法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三元锤的痕迹,虽然不是太明显,可尝过陆素华三元锤的滋味儿,余慈想忘记都难。

    这解决了他另一个疑问:单向甬道的建立者,很明显就是陆沉!

    他念头再转,又是疑惑,像陆沉这样的人物,登临外域,完全不用费任何力气,又何必多此一举?

    对于已经掌握许多隐秘的余慈来说,这样的问题,其实都不是问题,脑子多转一圈儿,他已然明悟:除了直抵无尽虚空深处,锁定元始魔主真身之外,还有什么,值得陆沉花这样的力气?

    就是当年的曲无劫,斩破三千虚空,却也无法定位永沦之地,无奈之下,只有舍弃纯粹无瑕,万劫难加的剑意,借助无量虚空神主的力量,锁定位置,留待后决。

    元始魔主是仅次于佛祖、道尊的存在,其所居之地,未必就比永沦之地好找,陆沉虽号称“五劫以来第一人”,却也不好说,能比曲无劫强到哪里去,他能够做到,里面应该也有别的原因。

    像那种地仙巨擘,横绝天下的强横人物,余慈自知难以测度,也不准备把事情想得复杂,就以最直白简单的思路去考虑:

    没错了,这就是陆沉跨越无尽星空,锁定元始魔主真身的关键所在!

    呃……这岂不是说,甬道之后,就是元始魔主?

    余慈的脑子,突然间闪出一片空白,然后才醒悟过来:若真是那位,应该不至于磨磨蹭蹭到这种程度吧?

    也在此刻,他和周边修士,都看到了远方灼灼的剑光,在扭曲的域外星空,就像是一道随时可能被吹灭的轻烟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论剑轩立下的道标了……大伙儿去还是不去?”

    商合似乎又有些动摇,而端木森丘却是顶了上来:

    “当然要去,照眼下这情况,九天外域正将东华三十三峰逐步吞没,两界甬道一成,就是板上钉钉,到那时,星空无边无际,你知道去了哪里?说不定就要被亿万域外天魔堆死,只有尽快会合,集众人之力,不说能扭转局面,也可想想办法,如何从脱身。”

    商合又道:“要是早一步退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外域吞噬,就像洪水,低洼处早没了退路,而东华主峰无论如何,都是最后被淹没掉的,你说还能去哪儿?”

    余慈已经看出来,这是两人在做戏,将众修士心里的问题摆出来,以统一人心,他自然不会阻止,只将心神放开,要在扭曲的虚空,找一条最近的路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