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重幕之后 天阙之前(中)

    天幕抖荡,幽暗之颜色铺天盖地,仿佛高空凝就的“墨汁”破碎,瞬息之间,就把整个东华三十三峰,都染上墨色。

    本来在阴影周围巡游的祁白衣,当场就给吞没进去,声息全无,似在那弥盖天地的幽暗之后,就是一片无边世界,看得人心头发颤。同时,观星台上的修士们也都注意到,摆放在一起的几幅卷轴,似乎与此天兆遥相呼应,有相抗相斥之意,只不过缺了介质,难有作为。

    “混帐……这些画屏真的是镇压之物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真相实是最清楚不过,鬼神剑的脸上很不好看,便是如今天光遮蔽,光线黯淡,也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虽说他早早就有这方面的预估,可真的事到临头,心里面依旧很不痛快。因为这正说明,布下阵势的那位,将他们的心思完全纳入股掌之间,明知道是陷阱,也在责任或是贪欲的驱使下,干脆利落地跳下去。

    正骂着,昏浊的天空,雪白剑光如一道闪电,冲破阴云,直落到观星台上来。

    鬼神剑知道是传讯飞剑,伸手一把接着,然后眉头就连跳几跳:“祁师叔示警求援,让我们通知宗门,再赶去接应……”

    观星台上众修士,一时都是哑然。能够让祁白衣这等冷傲孤僻之人,三两息就发讯求助的,会是怎样的一种危险?

    万腾山腰脊挺起,断然道:“我即刻引剑阵前去。”

    鬼神剑却是一摇头;“不,我去!师弟你才战过一场,而未知环境下,剑阵运转,也受限颇多,不够灵便。”

    遇事遭劫,像鬼神剑、万腾山这样的论剑轩的嫡系弟子,反应永远都是最干脆的,也永远都是就事论事,便如剑势之凌厉、直白,其运转方式,并不因纯化和造化而有本质的改变。

    鬼神剑理由充分,又是以主事者的身份下令,万腾山当即闭口不言,不浪费口水。鬼神剑又道:“道华真人和胜慧行者,与我同去,雷大师和万师弟传讯宗门、各峰修士,将所有弟子都聚起来,组织布防接应。若上面有变故,便是援手,也不可用添油之法,务必同进同退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看万腾山应了,鬼神剑咧嘴一笑,视线在道华真人、胜慧行者脸上打了个转儿:“两位,就要陪我走一遭了。”

    道华真人和胜慧行者也是全无废话,当下剑光、遁光腾起,直往祁白衣消失之处去了。他们三个,加上祁白衣,已经是东华山周边,接近最巅峰的战力,若是也失陷其,这仗差不多就不用打了。

    万腾山抿着嘴唇,施了一番手段,刹那间,七八道剑光从他袖飞出,自东华主峰上飞流而下,散向四面八方,另有一道,直趋天外,是往灵纲山方向去了。论剑轩独门传讯飞剑,半途自有神通法术接引,一天之内,就能飞到造化峰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万腾山长吁口气,也不与身边的雷同豪说话——两人都是沉稳少语之人,这样反而更自在。

    从观星台上,往天空、四方诸峰观看,只见得无边黑暗垂落,似乎还把这颜色一层层地往上涂抹,涂到最后,反而显然纯粹通透起来。

    那浓重的黑暗,本身便似有着深邃无尽的背景,说是涂抹颜色,看得多了,倒像是将东化三十三峰的虚空屏障层层刮开,将其与无有穷尽的黑暗融为一体。而在黑暗的更深处,点点光芒正渐次铺开,没有任何繁密的感觉,而是使得本就幽暗无边的虚空,愈发深邃和宏大。

    那是域外的星光。

    从阴影变异到现在,不过是数十息的功夫,整个东华诸峰已经完全换了模样。

    主峰上的空气迅变得稀薄,观星台上两人,没有运功,便觉得身形飘飘欲飞,似是没了重量。

    “果然,黄泉夫人是不会给人反应时间的……可这样的大手笔,又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如今东华诸峰的模样,显示出九天外域的法则,正将其侵蚀异化。相对来说,由于既往原因,这种侵蚀是比较和缓的,至少没有出现剑园、北荒那种撼摇万里的冲击、爆炸。

    可正因为如此,其法则润物无声,早已侵入根本,侵蚀划化之事,愈发难以逆转。

    虽说目前还没有完全被吞噬,这处虚空的根子还是东华三十三峰,但法则既立,完全吞并也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论剑轩把东华山占下来,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嘿,就算预防万一的后手,也是地仙层次的后手,他们这些人又何德何能,可将其破除?

    一念至此,他叹了口气,旁边雷同豪不知为何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气息尚未完全顺出,万腾山猛然惊醒,扭头去看雷同豪,却听他身一声闷闷雷鸣,两人视线对在一处,都是体会到了彼此那份警惕。

    刚刚不知不觉间,他们两人竟然同时受到魔意撼动,想来是趁着东华诸峰遭遇吞噬引起的震动,趁隙而入,作用在心神。

    万腾山眉峰之间,一道白气霜意腾起,他已如此,主峰周围,那些尚未达到真人境界的弟子又如何?

    此刻,万腾山没有丝毫犹豫,一声厉喝:“阵起!”

    万千雪线飞起,交错成,又有寒意气雾填充,化为彤云层层,顷刻之间,剑阵已经发动起来,万腾山破除天魔邪妄的纯厚剑意,依此阵势布置,散入阵每一个修士身上,锵然作鸣,有万丈冰雪剑光,自峰顶而起,刺破天穹,百里千里,亦可得见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一个清晰的标识,召取各峰修士,前来共拒劫难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万腾山却是不知,在南部诸峰上的余慈等人,在无边幽暗,除了漫天星光,什么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像是商合,甚至是拿出了外域常用的“星盘”,对照星辰位置,推算方位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,大伙儿真到了域外?”

    “想验证还不简单?”

    端木森丘嘿然一笑,气脉运转,身上七八个窍穴位置,忽然就有银光点点,闪烁不休,便如某几颗星辰,投影其上。

    “喏,至粹玄真!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发书以来,貌似还没有这样三天断更的……我这边也无语了。今天收拾会场,明天会议,所以都只有一更,从星期天开始,三更、三更、三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