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魔云盖顶 铜镜迷踪(下)

    “胜慧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断层出现的位置非常关键,正是陆素华以“十魔内禁”对付陆青的前奏阶段。

    这段秘事,在场的修士还是首度得闻,可就在含含糊糊的阶段,被太一斩邪符击后,就再无后续,等记忆再出现的时候,已经是在东华山上。

    虽说无相天魔的记忆,是多劫以来,支离破碎的汇总,但记忆这玩意儿,向来是越往前的越是简单模糊,越靠后的越是丰富详尽。真论储存的比例,前面十多万年的记忆,都未必能比过最近这几十年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段,出现一个具体情节上的空白,当真是非常扎眼。

    对此,胜慧行者的解释是:“此间记忆,当与陆素华有莫大干系,被她抹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专门就抹这一段儿?”

    胜慧行者的解释不能让人信服,鬼神剑推己及人,大摇其头:“要是我做,干脆就抹了个干净去球,虽说如此会把其战斗经验也抹掉,导致战力受损,但东华宫哪需要一只无相天魔看家护院?”

    之前将其捕获时,它也只是作为主峰那一件山水插屏的“器灵”,由此可以确证,东华宫确实不怎么看重无相天魔的战力。

    胜慧行者倒是没有坚持己见,沉吟片刻,颔首道:“项师兄所言甚是,是我想得岔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都不是纠缠于枝节的人,当下就把无相天魔的记忆继续放下去,剩下来记忆情节,又变得相对简单起来,毕竟是回到了东华山,没有太多起伏变化。

    鬼神剑粗略地看看,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,脸上难掩失望之情。

    不过,胜慧行者倒似是来了兴趣,放过一遍之后,竟然又从头开始,以更快的度浏览一遍,到了某些时段,还翻来覆去地看,不知是发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对这一位,不用绕什么弯子,鬼神剑就问;“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胜慧行者挑出一段记忆,在圆光术上重放。正是从与上清遗脉相关的部分摘选出来的,是铜钵遭玉京三光破元消魔符冲击,随后跳转到太一斩邪符发动的那一刻,间快流过几个片断。

    之前,众修士都是关注两个符箓透露出的信息,胜慧行者如今重放,却是将前后两个浓墨重彩的片断虚化,着重在那几个模糊片断上用功,这样,众修士都明白了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如果细分这几个片断,大约可以分成两类,一个是纯粹的痛苦记忆,似乎这无相天魔是被什么东西密封烧炼;另一个就是卷轴上十魔内禁的补完过程,无相天魔在里面吞吐心魔。

    在情境演化上,看不出什么问题,毕竟两个符箓发动的环境完全不同,时间应该也隔了许久,什么事都可能发生。但认真追究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里面的情景跳转是不是频繁了些?”

    “不是频繁,他娘的根本就是穿插着来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同源的记忆!”胜慧行者经过一番长考,下了结论;“而是多头无相天魔记忆的综合。这一段收录两个源头,但这两头无相天魔恐怕已经先后湮灭,所以记忆隔断非常彻底……后续的东华宫上事态,已经与那两头没有干系。”

    道华真人讶然道:“竟是这样?若如此,胜慧道友是不是已经感觉到其情绪记忆的差别?”

    不愧是八景宫高徒,此言一语的。

    无相天魔是有极高妙灵智的,自然也有着较大的个体差异性,每一个对刺激、伤害的反应都不甚相同。

    鬼神剑、道华真人等,只能看到圆光术呈现的无相天魔记忆,容易被表面图景变化所惑,但胜慧行者能够直接接触,自然能够对类似刺激下,迥异的反应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“应有四头。节点是从照神铜鉴剥离之时,此后,记忆的差异性就有显露。”

    万腾山若有所思:“大概是为了方便管理控制,也有侦测之用。”

    每一头无相天魔,都可以提供一个视角,看问题自然会比较全面,也更利于探测隐秘之事。也因此,鬼神剑脸上都似放着光;

    “能不能找到其他无相天魔的位置?”

    胜慧行者很干脆地摇头:“暂时做不到,但若那边再传信息过来,就能锁定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事儿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鬼神剑面上淡定,其实这个时候,他肠子都快悔青了,知道那头无相天魔重要,却不料重要到如此程度,说不定就含着有关照神铜鉴的关键信息。虽说将其交给胜慧,是出自公心,也确实见了效果,但里面的纠结总是难免。

    定了定神,鬼神剑把自己从不必要的情绪拔出来。其实,他们虽是另有发现,但最初的目标并没有达到,至少他们还不清楚,照神铜鉴后半部分的明确下落。且看起来,找到的可能性也不大了。

    鬼神剑只好从另外的角度入手:“雷大师,你看这……”

    雷同豪明白他的意思,以专业角度回应道:“如果这三个卷轴真是由照神铜鉴分离炼制,那么就算将各个部分集齐,除非有照神铜鉴的前半部分、有无量虚空搜魂化魔**为参照,否则,想无生有,将其重塑,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……

    “就算是不顾一切重塑了,也不再是当年的照神铜鉴,因为经过一番分离炼制,材料的性质已经有明显变化,强行再炼回来,比之全盛期应该会有相当的差距,还不如另起炉灶。而这样的话,《自在天魔摄魂经》再也休提!”

    “有雷大师这一番话,我就放心了!”

    鬼神剑再次确认,也就代表他决意将这边的三个卷轴交给翟雀儿,换取联手的承诺。虽说论剑轩和魔门东支、他和翟雀儿之前都有合作的协议,但大变在即,那种空对空的玩意儿,当然不如“抵押物”更让人放心。

    “翟雀儿这一路算是解决了,除此之外,东阳正教暂不足为虑,其余散兵游勇也不用提,只有九烟那边……万师兄,你觉得怎样才好?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今天的效率低到发指,还有三千字只能顺延了,明早上……汗,不太保险。向大伙儿鞠躬致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