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魔云盖顶 铜镜迷踪(中)

    度化至此,已然将竟全功,但后续还需要一番水磨功夫,胜慧行者也不耽搁时间,袍袖一拂,将全无戾气的无相天魔收起,抬起脸来。

    他刚刚度化一头无相天魔,损耗了相当的元气,但双眸愈发明亮,分明是从又有进益。对佛门弟子来说,所度化的魔头愈是凶厉狞恶,实力超绝,最后的得益越是巨大,而这头无相天魔,层次极高,却相当虚弱,等于是占了一桩便宜,轻松得利。

    鬼神剑对此很有些纠结,不过他更清楚,在目前形势下,这才是最优的处置方法。当然,嘴上是更没好气:“既然做完了,快说搜检的信息有没有能用的?”

    胜慧行者微微一笑,双手合什,身前云霞层涌,托起一轮明光,正是最正宗的佛门“圆光”之术。便在其间,无相天魔漫长的记忆,从它化生的那一刻起,依序演示,当然,光阴流,超常千百倍。

    只看了个开头,鬼神剑就是大喜:“果然是照神铜鉴十八无相天魔之一!”

    但他很快就沉默下去,因为圆光术上正演示到当年魔主心念留痕之后,魔门强者如何将这具无相天魔封存在铜镜之,其涉及极其玄奥的虚空神通、以及魔门无上秘术,虽然只是浮光掠影,也使得他们得窥最顶尖的大神通之士的手笔,极是撼动人心。

    只可惜,像这样的机会并不太多,莫看这头无相天魔历经多劫,有十多万年的“寿命”,但因无实体,便如鬼修一般,记忆容量有限,很多东西就记不全面,只有一些比较醒目的片断,且大都是与它自身境界成长、又或者严重受创等应激反应相关联的。

    而且,一些东西,甚至不是它所能留下,包括作为祭器一部分,祭祀元始魔主的记忆,十多万年下来,往最少了说也该有个万儿八千回,但从头到尾,没有片言只语、断画残像。

    显然,那种祭礼,涉及元始魔主无上之秘要,彻底超出了它理解的范畴。

    也幸好如此,要不然鬼神剑不好说,自家会不会因为嫉妒之心,暗地里给胜慧行者一记狠的——佛门和魔门的许多法门,都可互相参照,收伏这样一头无相天魔,日后有大把的时间参悟其记忆间的玄妙,对自身修行大有裨益。这一位,堪称是吉星高照,鸿运当头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,却是扮了送财童子的角色……

    他有些恍神,对无相天魔段的记忆,就不那么深刻,但里面也确实没有什么有意义的东西。

    直到恢宏浩瀚的拳威,透过记忆,扑面而至,鬼神剑方霍然惊醒,知道是到了当年陆沉打上无量地火魔宫,将照神铜鉴轰成两半的时刻。

    观星台上一众人等,都如鬼神剑般,精神一振,愈发仔细观看,而胜慧行者也相应地调低了记忆展示的流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的东西,让人们颇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因为这头无相无魔,很快就被黄泉夫人以秘法摄出,封入一件铜钵之,陷入沉眠之,再见天日的时候,已经是近二十年前,黄泉秘府之战时。其间,照神铜鉴后半部分有没有被分解、如何被分解,都是毫无记忆。

    倒是它久眠之后,一举困住的对象,有点儿意思,一个是飞魂城主幽灿的前妻,一个五岳真形图的元灵。

    飞魂城之事、黄泉秘府之事,除了西来的胜慧行者不太清楚之外,在场的修士都或多或少有些了解,虽然也感兴趣,但知道和今日之事没有任何关联。

    鬼神剑正摇头的时候,旁边万腾山“咦”了一声,再看这头无相天魔的记忆,却是流动到了遭遇符法重创的部分。

    看那玉白火光在铜钵燃烧,还有“紧接着”被符法剑意重伤,当然,还有当时无相天魔寄身的卷轴,鬼神剑眼睛亮了起来,先是与万腾山对了下眼,后者会意,沉声道:

    “据商合等人的描述,当时在丹霄峰上的符法性质,似乎很是相似。”

    得到确认,便转而看向一侧的道华真人:

    “道兄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作为八景宫的弟子,道华真人对玄门符箓也是相当熟悉的,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回应,而是看向了雷同豪。鬼神剑一怔,心暗叫“失策”,这位雷大师炼器的名头太过响亮,让他一时间忘记了,既然是辛天君的弟子,在符箓一道上,又怎能落于人后?

    但这时再补救也太过明显,他也只能顺着道华真人的视线,看雷同豪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胜慧行者已经将无相天魔的记忆流动暂停,图像正停留在青光斩破卷轴的刹那。

    雷同豪盯着那一段微有扭曲的影像,似乎有些出神,对众人的注目缺乏回应。

    也没有人催他,片刻之后,雷同豪才沉声道:“玉京三光破元消魔符,后面的,是太一斩邪符。都是诸天飞星符法,最精妙上乘的符箓。”

    “诸天飞星?”鬼神剑眨眨眼睛,“莫不成是天垣本命金符的前置符法?”

    “然。”

    “好家伙……还真是上清宗的!”

    对当年上清宗的九大成道金符,在场修士没有不知道的,所以由此可以直接验证一件事:

    昨日丹霄峰上,确确实实是上清遗脉出手,而且,很可能就是同一个人!

    至于上清宗破灭,传承流出,为旁人所得之类的可能性,众人直接不予理睬:换了其他的丹诀或许还有可能,但天垣本命金符“繁复第一”的赫赫之名,又岂是轻予?没有人亲身传授,指点迷津,恐怕连入门都做不到,又怎么可能修炼到这种层次?

    要说此事与当前未解的难题看起来关联不大,但十多年前战过一场,如今还纠缠不清,很显然与东华一脉大有干系,由不得他们不重视。

    众人思忖片刻,鬼神剑又让胜慧行者把无相天魔的记忆接着放下去,只可惜,当时无相天魔受创的记忆太过深刻,将其他相关的记忆全都遮掩干净,至于后面,又是诡异地出现了一片断层,让他们找不到那位上清遗脉的直接线索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下一更在11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