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轴心节奏 宫墟模具(完)

    随着陆雅的手指点下,云朵当即分化,化为几百上千个更小的云团,每一团都不比绿豆大上多少,前后上下伸展开来,随后又扩向两翼,层层叠叠,错落有致。

    而细看去,每一个云团上面,几乎都有宫室之形,连而围城,森然罗列;又或者园林、庙宇、台阁,乃至于高塔、祭坛等物;云团之间,有虹桥相连,又有烟气缭绕,弥漫如湖海江河。

    如此结构,分明就是传说的白玉京、凌霄殿,神仙的居处。

    云气结构体积虽小到极致,却都栩栩如生,余慈眼力运足,便在宫室窗棂雕花,园林叶片花瓣之类,都以绝妙技法,显刻于其上,偏又脉络条理清晰,堪称鬼斧神工。

    转眼之眼,分散的云团扩散到方圆丈许,看着体积有限,但若将这些云宫室等比例放大,所占据的范围,怕不有几千上万里?

    九真仙宫?那黄泉夫人,竟然是要修建这么一处所在!

    余慈看得又是赞叹,又是摇头,那位的心思实在太大,观其云端设计,分明是要把所谓的“九真仙宫”,直接建在碧落之上,天外之天……唔?

    余慈眼皮连跳两下,莫名就有一个念头浮现成型,扭头问过陆雅操控的办法,便依她所说,照着云气虚虚一推,这一片微型天宫,就往后飘移,显露出最前端,那一道体积小巧,但结构布局气势恢宏的九门十柱牌坊。

    那正是天门之所在。

    余慈深深吸气,微瞑双眸,做沉吟之状,片刻后又睁眼,目光洒下,遍扫整片天宫的布局,良久,才将吸入腹的那一口浊气放出来,同时咬牙赞了一声:

    “好家伙!”

    赞叹时,他五指合握,铺展开来的天宫模具,便随云气一发地归拢,最终缩成拳头大小的一团云朵,被他珍而重之地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转头再看向陆雅:“刚刚那个从刀蚁破出来的家伙,你可认出他是谁了?”

    陆雅依旧是有所准备,稍一思索,便道:“奴家以为,他是狄郎君。”

    余慈听闻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只道:“说说你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陆雅垂眉敛目,温顺回应;“一来,狄郎君是夫人指定,演化天魔之道的人选,若这几处巢穴与夫人脱不开干系,经手人是狄郎君的可能性极大;二来……奴家也听说过类似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当年妙夫人神智消融,据说就是神气、脑髓化为一汪清水,自五官七窍流出。水火之相虽异,但奴家想来,里面的道理应该是一样的。都是根性不足,难以承受这超卓之力,招致反噬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余慈听得颔首认同:“你跟在黄泉夫人身边,见识是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陆雅所说,正是余慈所想。

    但他还见出了更深一层的东西,即黄泉夫人的眼光,恐怕已经将今日之事照见到了,那疑似狄郎君的“熔岩”怪物,虽然受魔意反噬,自燃魔火,但内部力量的冲突,能够保持相对平衡,不至于爆炸流散,说不得也是黄泉夫人的手段。

    也是这样,才不至于将狄郎君多年以来积攒下来的力量浪费。当初妙夫人神智消融,被黄泉夫人制炼成傀儡后,依然可以具有一定的神应,应该就是保存得当的原因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,黄泉夫人料没料到,狄郎君舍命积攒下来的这些“家当”,到最后全便宜了他?

    此时血煞雷池,雷声殷殷,正以阴雷的手段,将“熔岩”外层的热量一层层剥离、炼化。

    没有九鬼心铃的镇压,余慈也不敢太过投注心念,只是隐约感觉到,被雷音剥离下来的热量,通过太阴血煞的“过滤”,绝大一部分被血煞雷池吸收,另一部分则是依循诸天分布的法则之理,清而上浮,慢慢往上提。

    当然,没有余慈的刻意导引,其度慢得令人发指,可每提升一点儿,力量更似乎就更纯粹一些,更利于心内虚空消化。

    余慈算了下,照这么一个剥离、过滤、上浮、精练、吸收的过程,要想将狄郎君积攒的力量完消化,起码要有二十年之功。这还是有九鬼心铃帮助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说到底,是他的境界还有差距,若他能够将心内虚空提升到界域的层次,以其“心成法界,神化无碍”的手段,炼化的时间当可缩短到五年以内。

    由此亦可见,这一份积攒的力量,究竟有多么雄厚。

    黄泉夫人又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余慈走的就是神主、魔主的路子,对这个问题当然很感兴趣,但一时半会儿想不通透,询问陆雅,也没有结果,只好暂时搁置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今日他也可以说是大丰收,吞掉狄郎君积攒的力量只在其次,暂时收拢几个帮手也不必说,最大的收获,则已经收起,只待日后精研了。

    他耽搁这段时间,废墟下有手脚快的,已经翻身上来,却是一个步虚修士,本来其目光游移,分明是打着见好就收、远走高飞的念头,可抬头见了凌空盘坐的鬼厌,还有不远处的余慈等,动作就是一僵。

    而此时,没有了剑阵的威胁压制,周围被打散的天魔也开始聚合,不知又从哪里招来了几个眷属,还有零零落落的几只千毒龙、玄阴血影,若隐若现,声势看上去,也有四面合围之势。

    这下子,那修士绝不敢轻举妄动了,而此时,废墟下的修士接二连三地翻出来。有的甚至是以土遁之术,跑出几十外里,却是险些撞到天魔群落里去,连滚带爬地逃回来,极其狼狈。

    看到这场景,就是有些歪心思的人,也要再好好估量一番,能否享受得到刚刚到手的收获。

    对众修士的心思,余慈洞若观火,却是一言不发,慢慢飞到鬼厌身边,等商合、端木森丘等人先后上来,集齐了人马,才微微一笑:

    “咱们继续……到主峰去,寻路离开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四野震荡一时俱止,而在漫漫天域之上,有一层阴影正急剧铺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