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轴心节奏 宫墟模具(十)

    余慈以特殊方式,与那边交谈几句,便发现通话受到的干扰很是严重,只能将一些关键消息反复确认几遍,就匆匆切断。

    此刻,虚空震荡依然没有消歇的迹象,不是没有人放出感应,意图探测其的奥妙,可绝大部分感应,都被过分狂乱的虚空扭曲现象所干扰、屏蔽。

    余慈自认为也是对虚空之术颇有造诣了,但在此事上,也没有什么明确的见地。回过神来,见端木森丘、金斗真人、商丘等,都是盯着他,才记得自己已经是名正言顺的首领,虽然只是个临时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对诸修士的要求很简单:“现在该做什么做什么去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还能做什么?这话商合爱听,不过端木森丘和金斗真人都有些顾虑。对此,余慈倒是放心:

    “天魔会让他们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眼前这些人还是有些过份乐观了,他们之前杀败了两队刀蚁是没错,但周围成千上万的天魔只是受不住剑阵的威迫,一时星散而已,一旦回神,群聚而至,任是谁还想着单飞,等待他的都是一个死字。

    不过坦白说,余慈提出这个要求,更多还是私心的驱使:

    那玩意儿到手一段时间了,他都还没有机会去看呢!

    “鬼厌留在这里,一旦事急,会发警讯,以他为心集结就好。现在,大伙儿可以到附近转转看看,这里的一切,都是咱们应得的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,谁都爱听,商合也是改变立场后,首度露出笑容,紧接着就道:“正好魁斗还在调养,让他和鬼厌道兄做伴好了。他虽是鬼修,对付天魔却很有一手。”

    “想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鬼修没有肉身,早年转化之时,又受阴气浸染太过,本是最容易招外邪入侵的。魁斗能修炼到目前的境界,定然是有可以弥补缺限的手段,大家倒是都能理解。

    余慈便招呼鬼厌过来,明面是吩咐两句,其实是趁机让鬼厌把将到手的东西送过来,同时,余慈也拿出了一枚之前准备好的玉符:

    “这枚符箓对鬼修一脉的温养有些用处,想来魁斗道友能用得着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给鬼厌,而是交给了商合。其实这枚符箓本身也没什么,一枚贯气百遍的太阴炼形符而已。是前几日他记得用贯气法加持后,用来练手之作。

    他所精擅的诸天飞星符箓,分九曜、十二元辰、二十八宿和周天星数四个层次,每一个层次提升,符法威力增长,贯气的难度也大幅提升。到目前为止,只要有时间,余慈能够很轻松地将九曜、十二元辰层次的符箓贯气百遍以上,但要在二十八宿、周天星数上面如此,就不是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他不像解良那么极端,几十年如一日,以贯气法加持基本的五雷符,在其体悟符法精义,只需大概地测一测自己的极限就好了,这枚太阴炼形符,就是测验的结果。

    其实符箓以贯气法加持多遍之后,由于不断地汲聚游离元气,基本上已经可以脱离玉符等介质而存在,解良的五雷符就是最典型的例子。

    余慈贯气加持的太阴炼形符,由于最利养护,性质温和,余慈的手段也足够精妙,一时倒也不显,可一落到商合手,那位不免就会探入神识观察,受此刺激,玉符之外,一圈朦朦光雾腾起,无需商合用力,便自发浮起,当空悬照,颇是神异。

    商合也是小吃了一惊,当然他是识货的人,立刻就辨出,此符箓确实有温养阴魂灵体之功,其间之玄妙,很是值得研究一番。

    他不免多看了余慈几眼,且不只是他,金斗真人、端木森丘看过来的眼神更是微妙。

    前两日刚见到一位依仗上清符箓,在天魔群杀个三进三出的神秘人物,如今就看到类似的手段,也由不得他们不多想一层。

    只是玄门符箓,很多都是多宗共有,源出一门,像太阴炼形符这样的辅助性符箓,本身名头也不可能像太一斩邪符之类响亮,很有迷惑性。再加上昨日众人才刚刚公开讨论过,今日九烟就拿符出来,也不怎么合乎情理,一时间也只是疑惑居多。

    对此,余慈全不在意,到他现在这个层次,所有的身份只是为了方便行事而已,因为担心身份暴露,而藏起最得力的手段,才是真正蠢材。

    他越是坦然,端木森丘等越是猜不透,只能将疑惑掩下。

    商合便赞叹两声,将符箓转给鬼厌:“魁斗那边,就请道兄帮忙照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。”

    鬼厌简单回应一声,便飞遁而去,不多时到魁斗那里,两人似乎还有一番交流,那魁斗便发一声笑,旋即化为一缕烟气,投入到明月般的符箓央,竟然是到符箓温养去了。

    鬼修的玄奇变化,实在不是余慈这些形神兼顾的修士所能想象的,这倒方便了鬼厌,牵引着如月符箓,转向之前被剑阵抹消的魔巢上空,也自踞空打坐,也算为魁斗护法。

    这边四人就是相视一笑,端木森丘等也再不多言,纷纷散入废墟之下,找更自的机缘去了。

    余慈总算得了空闲,当即叫过早就等在一旁的陆雅,同时将袖持了有一会儿的奇异物件儿亮了出来,色泽灰白,乍看像是个棉花团,但其间水汽氤氲,形态亦是随风变化,细看来,却是一片看起来好似刚从天空裁下来的云朵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玩意儿还真是鬼厌从废墟上空的云气摘下。

    云气远观可也,正常情况下,怎么都不可能裁下这么一块儿,还保持着云朵的形状,故而其间定有玄机。

    余慈从“熔岩”怪物的记忆碎片里得到这物件儿的位置,其他相关信息,是愈发地细碎了,只能从陆雅那边入手。

    “你来看,这玩意儿你以前见过没有?”

    陆雅却是早从鬼厌处得知,心已有腹稿,当即应道:“奴家确是在夫人处见过,这是夫人专门炼来,安排布置九真仙宫的模具。”

    “模具?”

    陆雅上前一步,低声道:“容奴家放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伸手在白云上一点,微渺的水汽流转声,那一团云朵,陡然就变了模样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先发一章,马上就要去应酬了,晚上不知道几点更,诸位明天早上再看也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