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轴心节奏 宫墟模具(九)

    余慈明白端木森丘的意思,不外乎让他挑头,和论剑轩讨价还价之类。到目前为止,有这份资格的,不算同属大门阀的那几位,也只他这边才算一个,其他的都还不成气候。

    只可惜他对此的兴趣当真不大。此时已把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刚刚获取的信息上,鬼厌已经先一步过去,还领着陆雅,余慈正等着那边的消息,对端木森丘的请托,只道:

    “诸位又有什么章程?”

    “大变当前,天魔一族自天外来,势大难制,我等人力单薄,这一番冲突怕是再也凑不上去了。如今之计,还是早早与论剑轩两边结清,尽快脱身为上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,也就是吃着碗里的,还看着锅里的。但要他们添柴烧水,又不乐意……

    余慈哑然失笑,点头道:“商道兄言之有理,不知准备从哪里离开?”

    商合一下子给噎住了。

    虽说东华诸峰灵脉迁移,可它毕竟还是自辟天地的一处所在,相对独立,进出的门户仍受论剑轩管控,至于遍布其间的虚空裂隙,更是单向的,能进不能出,他们一行人想要离开,可以想象,定然会被再扒一层皮下来。

    论剑轩的便宜,哪有这么好占?

    此时,鬼厌已有所得,不动声色将某物收入怀,继续和陆雅一起,沉入废墟,看能不能找到其他有价值的东西。

    余慈的心情放松了些,念头再转,倒是有了些别的想法,也开始与端木森丘他们交一交底:“既然到东华山来,主峰之上,我是一定要去的,当然不是给论剑轩当枪头子使,而是要统观全局,才好定日后的行止。若不如此,进出不便,真的冲撞到大队天魔去,也不好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九烟老弟说的不错,商老兄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商合神色未变,只是微微垂眸,思索了片刻,回应道:“若如之前两阵之间,挣扎未出,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这次不待余慈回话,端木森丘已是大笑道:“结果不是摆在眼前面吗?此后的事态再险,能险过前面那回?”

    他倒是看准了人,死不撒手,而商合显然没有他那份儿信心,只是摇头不语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金斗真人轻声道:“九烟大师与魔门东支翟雀儿等人同来,如今是暂时分开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一会儿就要会合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大师这边,实力毋庸置疑。”

    金斗真人这些话,大部分是对商合说的。在他看来,若依着商合的意思,很可能又要回到昨日进退两难的局面上,一个运气不好,说不定就被天魔包了饺子。

    倒是九烟那里,至少还能再凑到龙殇、黑袍两位强者,其后者还是一位劫法宗师,层次境界不比祁白衣逊色,再加这边五个长生真人,步虚修士也能凑到十多个,实力空前坚强。

    如果再计算九烟神乎其神的通心剑意指挥之法,甚至能与论剑轩一方的人马掰一掰腕子,更好争取利益不说,安全性也大有保障,比倒退回去好上十倍!

    金斗真人也是极有心计之人,深知现在他们这些修士,固然是一盘散沙,但外部环境恶劣,压力超强,已经有了合作的前提,目前只是缺少一个能够扎实捏合这些人的首领。

    九烟的修为境界是一个弱项,但除此以外,他地位极高、指挥神妙,麾下强者众多,又是神秘莫测,简直就是这个“首领”的不二人选。

    唯一可虑者,就是这位的兴致似乎并不是太高,一直没有强势明确的统合之举。端木森丘卖力架起的梯子,他也是上下随心,让人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世事就是这么古怪,九烟越是如此,金斗真人越觉得他是最好的选择。尤其是之前从剑阵刀浪对冲的缝隙里,救出同伴之举,还是很让人安心的。

    与端木森丘交换个眼色,也帮着卖力鼓吹:“商道兄,合则力强,分则力弱。人心一旦散了,可是谁也捏不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的是那些兴高采烈搜检废墟的修士们。

    人心永远是一个双向的过程,不同的力量以不同的方式过去,得到的反馈也是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商合其实就是一个标杆。

    如果他也想着逃离,魁斗肯定是跟着,有两个长生真人做伴,那几个修士,肯定是杂念四起,就看谁比谁溜得快了。那个时候,私心占据绝对上风,再加上已有所得,人人想着自保,肯定是一碰到碍难,“个个争后”,干脆利落散伙去球!

    那个时候,就算商合有压倒性的实力,能够强迫他们行事,但那样的战力,也就是挡箭牌、枪头子之类的破铜烂铁,济得什么事?到最后,照样是孤家寡人,只能被天魔撵得满山跑。

    可一旦反过来,他们几个长生真人拧成一股绳,同进同退,那些步虚修士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下,自身实力难以保障安全,没得可选,也只能抱这条大腿——如此战力,已经在刚刚的战斗得以验证,起码是合用了。

    如何选择,以商合的心计,想来不至于犯错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片刻之后,商合缓缓点头:“金斗道友金玉良言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是转立场了。

    金斗真人心下一喜,随后就感觉到,九烟的视线在他脸上转了一圈儿,长生真人的感应何其敏锐,金斗真人更是在此界厮混了千多年的人精,便知这位眼有些审视的味道。

    照理说,这样的眼神不是太有礼貌,金斗真人却是不怒反喜,此时他想到的,不是别的,而是两个大字:

    机缘!

    他是不知道九烟的底细了,但这个时候,他倒是希望九烟的根底越深越好,靠山越硬越好,能够和这样一位攀上交情,对他日后修行,怎么也该有些好处才是。

    余慈确实对金斗真人有些兴趣,不管怎么说,遇上一个没什么交情,却卖力为他鼓吹的长生真人,机率还是相当小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注意力很快就发生了转移,因为翟雀儿那边,正有消息传至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无奈再单更一回吧,欠的一章星期天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