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轴心节奏 宫墟模具(八)

    相隔百里,万腾山雄壮的声音甚至都干扰了虚空震荡,对此,余慈平淡回应:

    “偏居一域,如何能妄言全局?”

    音波轻而易举传递过去,如在耳畔,无意倒是露了一手炉火纯青的控制功夫。

    相隔百里,冰雪分界,又有虚空震荡等事,就算两人眼睛锐如鹰隼,看到彼此,也就是一个小点,但这不能阻止万腾山的认真打量。他仔细观察九烟,想从看出绝大的奥妙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其实他的思路有点儿走偏了。

    之前云山雾罩的数息时间里,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位施展了什么手段,他自然是极好奇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,如果那里面真的大战一场,拼得惊天动地,五行颠倒,他也能接受。可就那样无声无息地,由刀蚁变化而来的“熔岩”怪物,就消失掉了,好像九烟将其生吞了一般。

    当然,万腾山也看到了九烟脚下那层血光,甚至能猜到,那“熔岩”怪物,是给镇压在里面,可越是这样,越能证明,九烟的修为实力,远远超出他之前预判,且还掌握着一种非常厉害的镇压法门,或者是相应法宝之类。

    如此能力,着实让人眼热。

    如果九烟单纯只是一个所谓“调香师”,天天和香料打交道,就算他其名头再响,万腾山也不介意和他好好聊聊“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”的命题,或者直接议一议法门或法宝的转让、归属问题,

    可事实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目前的九烟,修为莫测,难测其深,有鬼厌为爪牙,有端木森丘等依附,与翟雀儿暗有默契,更不用说,他背后还靠着一位可以登上“紫极黄图”的大能。

    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,此人都有与他这样论剑轩嫡传弟子分庭抗礼的资格。

    所以,纵然万腾山心绪变化万端,到头来还是要依着余慈的意思,扬声回应:“要观全局,还请大师登临主峰。本宗正要邀请各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这次说话的却是近前的端木森丘,他刚刚与刀蚁一番激战,身上受创多处,脸上也溅了血,虬髯都染上了红印,此时圆睁双目,颇有一番凶横之意:

    “这么来回赶场,还要不要人活了?再说了,弟兄们拼死拼活干这一场,怎么说也是帮你们挡了两队刀蚁,你们倒好,让自家人先一步拿了大头不说,现在还要清场子?”

    虽说是形象接近,却没有谁会当真以为,一向以老辣著称的端木森丘,会突然变成一个叫嚣不休的莽汉。说白了,他实是以这样的方式,拉开了与论剑轩讨价还价的序幕。

    现在只要是明眼人,都能看出来,随着事态变化,不管是最初被论剑轩邀来的也好,后面因缘巧合,从外域过来的也罢,在与天魔一族交战之时,发挥的作用,比之训练有素,又有剑阵依仗的论剑轩修士,差距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之前,他们这一批人,若不是九烟拿出惊人的指挥手段,早就沦为杂鱼一类,在刀浪剑阵的对冲下,被绞成渣子。也就是靠着后面力敌个体战力超强的“真人级”刀蚁,才挽回一点儿脸面。

    而按照事态发展,再一轮交锋下去,或者九烟被什么事情绊住,他们的价值又要跌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还不知趁着尚未“跌破底价”的机会,先把好处赚到手,随后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便是。

    至于所谓的“大事”,又有几个人还想参与的?

    果然,端木森丘开了个头,其他人纷纷醒悟,一时间群情激昂,都是附合。当然,他们的言语还是比较谨慎的,毕竟冰雪界域未散,剑阵仍在,真把万腾山惹恼了,直接翻脸,能逃出去的又有几个?

    万腾山搭眼一扫,就知道这些修士,绝大部分都已经毫无战意——他们已经被纵横驰骋的刀蚁杀破了胆,或者是被预想更可怕的后续事态给吓住了。

    用最俗的话讲,这些人里面,绝大部分是过来发财的,而不是来为了“大事”来献身的。

    游走在边缘地带,捕捉捡漏的机会,才是他们最乐意去做的事。

    这一点,包括他本人在内的论剑轩主事者,都是心知肚明,这次半强迫地拉着一群修士过来,未尝没有借着天魔的刀,砍去几个麻烦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一来二去,又有谁能想到,这一群散兵游勇,竟是被九烟强行捏合成了一个整体,在剑阵进退自如,如今还留了这么一批,就是没有威胁,看着也碍眼不是?

    说来说去,又回到九烟这里。

    万腾山心里感觉颇是古怪,但面上还是保持了冷淡的高姿态:“去或不去,你们自便就好……九烟大师准备何时去?”

    差别待遇表现得如此直接,倒是没有人置疑。九烟的地位,早随着之前一轮精妙指挥而彻底确立。

    余慈回应也很简单:“且待我与几个朋友商量一番。”

    他所说的“朋友”,当然不只是说眼前端木森丘、商合等人。对此万腾山也是明白,道一声“也好”,再冲他一点头,剑阵错落改易,覆盖百里方圆的冰雪世界顷刻崩解,连带着所有还保存基本骨架的刀蚁尸身,都化为雪粉,飘飘洒洒,飞落而下。

    更外围的天魔仍未剿尽,一时间却畏缩不敢上前,以万腾山为首,一行五十余人,又往魔巢处转了一圈,与那边同门会合,这才飞向东华主峰。

    论剑轩的人一走,就等于是将这片战场的后续工作,完全丢给了余慈等人。一时间,众修士的眼睛都是大亮,纷纷飞遁而去,要将这里彻底地清扫一番。

    端木森丘倒是脑子清楚,及时提醒到:“且小心外围天魔,不要临到头里再着了道!”

    至于有几个人听得进去,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见状,端木森丘也是摇头,先不管所谓的“清扫”,而是直飞余慈那边。金斗真人、商合略一迟疑,也跟了上来,至于魁斗,因为之前伤势较重,还要调养,就没再凑热闹。

    将抵身前,端木森丘就叫道:“九烟老弟,接下来大伙儿该怎么做,你拿个主意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