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轴心节奏 宫墟模具(六)

    祁白衣做事儿最是干脆,不管余慈让是不让,当即隔空发剑,剑意森森,便似后方冰雪界域吹出来的寒风,呼啸而至。所到之外,便是茫茫虚空都似受了寒,微微抖颤。

    但余慈没有丝毫减,因为距离挨得近,直接就撞入刀蚁群。紧接着,森然剑气便覆盖下去。

    万腾山眼角一跳,看着祁白衣横空十里的剑芒和那群刀蚁,还有九烟交错在一起,险些就把剑阵给带歪了。

    如果祁白衣把刀蚁和九烟一块儿斩杀,立马就会成为此次东华探宝之事的大笑话,有那么些真人修士在,想瞒都瞒不过去,后续影响将极其恶劣。

    担忧的心思刚刚浮起来,便见到,剑光之下,众多刀蚁湮灭,央却有一圈区域,撑开了覆盖的剑气,区域不大,但无论剑芒如何凌厉,都没能破入进去。

    一轮剑气冲击过后,其余刀蚁已经给斩杀殆尽,只有央,九烟凌空虚立,身外自成一域,将仅剩的那只刀蚁收拢其间。

    高空,祁白衣微微一怔,收了剑光,不再出手。

    万腾山的距离终究是太远了,再看两眼,便按下心的诧异,将注意力转到剑阵来,此地几个真人战力的刀蚁,在那边大局抵定之际,明显都变得暴躁,扑杀更是凌厉,鬼厌几人又是个个留几分力气,不愿生死相搏,局面依旧僵持。

    万腾山必须要接手了,冰雪界域边缘,由祁白衣判断处理就好,不过在此之前,他还是将这里消息传递了出去。

    撑开的法域,余慈颇是好奇地打量眼前的刀蚁。

    这只刀蚁与其他同类相比,虽然身体结构一般无二,但明显比正常刀蚁小了一圈,此时正逐分后移,但撞到那片独立区域的边际,却是碰上了一层难以突破的障碍,撞了几回不见效果,身上魔火烧去,也没有半点儿用处,试了几回不成功,它身形更是瑟缩,哪有刀蚁悍不畏死的天性?

    便是傻子都能看出里面的古怪来。

    此时余慈心,另有一番计较,也不管论剑轩那边会拿出怎样一个章程,径自运使黑森林法门,将一份心念探出,在刀蚁身畔略微试探一下,随即直抵其形神交界地。

    世间生灵,但凡形神俱全者,定然有这一处所在。至于天魔外道如何,其实余慈太不清楚,因为这一只刀蚁,余慈可没把他当成普通的刀蚁来看。

    就像之前千百次一样,心念无声无息地穿入黑森林之……下一瞬间,余慈闷哼一声,念头以前所未有的高,暴缩回来。

    那绝不是什么“黑森林”,而是一座行将喷发的火山,双方力量的差距隔着难以想象的层级。

    如果对面是精擅神意运化的强者,余慈这回就糟糕透顶,但又有哪一个强者,会把自己的形神交界地弄得这般一塌糊涂?

    狂暴灼热的念头没有任何规律可言,或者说根本没法去探测什么,不管念头是分化还是聚合,都牵引着惊人的力量,没有方向,彼此冲突,由于里面各种力量形成了一个动态的平衡,构成了相对闭合,但又充盈着可怖张力的区域。

    余慈心念探入,就像是在火山顶上,凿开了一个孔洞,狂暴的力量要冲出来,毁灭余慈探入的心念,但连它的尾巴都没抓住,反而是被破坏了最后一点儿脆弱的平衡。

    刀蚁身形剧震,随即发出一声刺刮隔膜的尖啸!

    在脆弱平衡勉力维持的一点儿神智,瞬间催化成虚无,由这一刻起,形神交界地的恐怖力量反噬,刀蚁的强韧身躯之,就如同燃起了火炉,流动的全是铁水,将黑壳硬躯烧酥软通红,火光由内而外,直透出来。

    也就是眨眨眼的功夫,所谓的“刀蚁”之躯,已化为“岩浆”般的“血浆”,因其通体上下冒着幽暗的魔火,颜色也显得晦暗,极度扭曲,再不成形。

    余慈还是第一次看到,过分强大的神意力量,冲毁肉身,导致反噬的例子。这份力量的层次、强度,或许是过于狂暴吧,虽只是蜻蜓点水一般的接触,感觉却是少有能相提并论者。

    他的见识也算很广了,短时间内连续比对了几个例子,感觉,似乎能比得上当初九宫魔域时,鸦老分身的那个层次,只是要更粗糙,更狂暴。

    自在天魔级数的力量吗?

    如果这只刀蚁——姑且说是刀蚁吧,在之前的争战,若能将此力量的百分之一自如运用,这边就算是战而胜之,最后能活下来的,也绝不会超过五个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这个假设显然不能成立。

    其状态明显就是被远远超出其控制范围的强大力量反噬,彻底压得垮了。

    余慈盯紧了这全不成形的“熔岩”怪物,这玩意儿似乎随时都会“坍塌”,就像是融化的冰块儿,四面散开。但在此之前,其含蕴的力量,依然是毁灭性的,也不能排除“爆炸”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要是那样的话,乐子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再扭头看了祁白衣一眼,余慈心已经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他需这玩意儿!

    山水插屏恐怕已经入了论剑轩的手,除此之外,能够入他眼界的,也只有这一位了。如果其身份符合他的猜测,多少也能从发现一些关键信息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,在此狂暴无序的力量面前,所谓的信息还能剩下多少。

    心意既然明晰,余慈就不再耽搁,深吸一口气后,那一小片心内虚空形成的“法域”,就像是蒙了一层阴霾重雾,隔绝了外面的视线,与之同时,他的脚下血光翻腾,一汪数尺方圆的污血池子渐渐成形。

    这是血煞雷池,如今已即将被他“描画”完成,彻底纳入心内虚空。

    此时,在他的控制下,殷殷雷鸣声,太阴血煞扩散,转眼将整片法域的下层,都染上了血色。

    血色与那燃烧着魔火的“熔岩”相接,余慈猛地打了个寒颤,张了张嘴,却是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明天起开始恢复双更,但要到晚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