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轴心节奏 宫墟模具(五)

    造化一系的想法,余慈不知道,也猜不透。

    可与前面的发现一对照,他便觉得有些意思。

    余慈之所以舍易取难,不使用符箓,并不是非要保有一个很可能已经不那么稳妥的虚假身份,而是看到了万腾山在控制剑阵时,运用的手段。

    他为了配合剑阵运转,对万腾山的剑意运化非常关注,二人所修炼的剑术,毕竟同源,感受起来,分外清晰。他发现,万腾山在排布、调整剑阵的时候,使用了一种非常简洁的判断方式,以实现更高的效率。

    更具体的方法他还在琢磨,但从这个模式来看,更像是某种解析、推衍的方法。

    貌似花娘子提起推衍之术的时候,也专门把论剑轩排除在外的,可眼下又算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但再多想一层,若是推衍之术,讲求“道理”和“法则”,果然更符合界域“不疑,不惑,不由他而自知”的本质。

    但这还算是剑修吗?

    念头转过,但见百里冰封之下,黑潮刀浪同样冻结,百余只刀蚁,被寒潮冻结,又遭剑气穿透,直接就死了大半,其余又有大半做无谓的挣扎,最终能破冰而出,不过八只,而每一个,细看去都有真人修为的样子,看得人眼皮直蹦。

    就像血狱妖魔,外道魔头的等级划分也有说道,和真界修士的情况不太一样,但战场上只看效果。那些破冰而出的刀蚁,哪个都是真人层级的杀伤力,又能结阵合攻,短时冲击力其实不比整队刀蚁差得太多。

    这时候,余慈又感觉到了万腾山的视线,他心里暗咒一声:

    果然,带着一群人过来,绝不是为了走过场的。

    他也不迟疑,当即一声尖啸,收到了他的信息,鬼厌当先反应,端木森丘随后,两人从天而降,冲着已经结阵前冲的刀蚁,成左右夹击之势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一动,金斗真人、商合、魁斗也要动。

    余慈之前虽让他们四散,避免与剑阵冲突,却依然没有散去通心剑意的交流,彼此气机依然贯通,他们不是不能拒绝,但后面的结果,很可能就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只不过,五位真人都是明眼之辈,他们更清楚,就算他们半空截击,也绝对拦不住以超凡天赋,形成合击的刀蚁冲杀阵势。

    念头方起,双方犹未相接,冰雪之,白影骤起,直接在刀蚁冲杀阵势的央蹿出,剑吟声,阵势洞穿,那白影更将阵势一只刀蚁生生贯刺、顶飞,直入云霄。

    见此故技,金斗真人等都是大喜:“好个祁白衣!”

    事态至此,已经是电光石火间变化的极限,刀蚁阵势微乱,但还在前冲;祁白衣破阵高去;诸修士四方聚合。

    尚未真正接触,真人级数的强压已经轰声交迸,寒烟崩溅,冰雪消融。

    而万腾山亦不让人专美于前,他长啸声,竟然是迎着刀阵,登云踏雪,悍然前冲,剑光经天。

    当然他驾驭剑阵,一剑之威,汇聚数十剑修的合力,真如绝壁崩摧,海潮冰凝,

    刀蚁冲杀阵势本就被祁白衣破坏了稳定,而万腾山根本不给它们调整的时间,一剑下骈,竟是将整个阵势劈得硬生生向后一挫,正好就迎上鬼厌等真人修士的合围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东华主峰上,又一道长虹飞落。

    余慈大概是此时最“闲”的那位,扭头去看,觉得这次他们肯定是锁定了葵阴魔巢位置,长虹飞落时,就有三十六道剑痕,交错刻在虚空,形成一个圆轮似的阵图,平压而下,深深烙在南方八峰的乱石废墟之上。

    霎那间,剑气冲霄,撕裂剑痕阵图内的一切,直接将那里化为一片虚无。

    娘的,要是那里有山水插屏怎么办?

    余慈一念至此,突然就有明悟;定然是先前一拨杀过去的剑修,已经将目标物到手,东华主峰上才会这样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他低咒一声,而这冰雪界域之,刀蚁冲杀阵势终于抵不住众修士合力,同样也被撕裂,威胁骤降,只不过幸存的七只刀蚁,真论数目,还比众真人修士多了一个,杀伐手段也并不逊色太多,且天赋的整肃严明,实在厉害,就算不能整体成阵,四五只、两三只,随时拆对组合,都可做出精妙的配合,一时战之不下。

    这种均势,对刀蚁一方,其实就是绝对的不利局面,万腾山也不再针对它们,而是操控剑阵,将那些被冻结的刀蚁一一灭杀,不断累积胜势,到头来,自然能够以堂堂之阵,将剩下这几只压制至死。

    他的思路是不错,可这几只被缠住的刀蚁,在此时又表现出令人吃惊的智慧,四下一分,除了先前一只被祁白衣带上高空,导致一只单独突进外,其余的两两一组,竟然向不同的方向突围!

    这一幕情形,莫说是交手的几人,就是万腾山也是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刀蚁魔头,从来都只见过战死的,何曾见过这样保身惜命的货色?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改造后的刀蚁的差别?

    万腾山一时疑惑,心头却是骤然惊起:“不好!”

    他猛回头,却见百里冰封界域的外层部位,某处突地燃起火焰,其光近乎虚无,偏又有乌沉黝暗的底色,观其性质,分明就是魔火之流。

    魔火到处,冰雪界域都给烧了个窟窿,一个不慎,附近的三位剑修当即就被魔火上了身,惨叫着直坠下去,而恰好相反,几只刀蚁倒是给烧化了冰雪束缚,什么都不顾,结了阵势,向外便冲。

    而不论是万腾山还是余慈,都是看到,那阵势之,分明是护着一个体形小了一圈的特殊对象。那魔火,分明就是从那对象身上迸发出来。

    万腾山如何不知其诡异?

    要发动剑阵拦截之时,这边是正四面突围的刀蚁,突然再次分化,不顾阵形,只是死死缠住几个真人修士,凭借多一个的优势,分一个出来,冲着万腾山杀至。

    万腾山一怒挥剑,剑气抹过,那巨大的刀蚁没了阵势分担,当即便化为碎冰,可受此耽搁,外围那一只特殊的对象,已经越出了冰雪界域的百里范围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万腾山正要发力追击,却是惊见那群刀蚁之后,九烟如幽灵般出现。

    他是什么时候过去的?

    万腾山着实看不清九烟的虚实,下意识也不希望此人一锤定音,但此时赶之已是不及,正皱眉的时候,白衣飞降,剑气寒透,竟也是飞临那向外逃遁的刀蚁上空。

    祁白衣!

    余慈抬头,双方视线交击,却没有哪个相让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又是无奈一更……但材料快结束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