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轴心节奏 宫墟模具(三)

    正如万腾山所想,余慈非常懂得进退,绝不会把别人一时的忍让作为资本,他更清楚一件事:

    不管虚空裂隙、天魔入侵、本地魔巢等等事项,如何纷乱复杂,带来的压力又有多么巨大,在如今的东华地界,作为占领方的论剑轩,占据的优势地位仍没有本质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必要做出这种自家修士自置绝地的事来。所以,一切的举动,定然还是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论剑轩的支援也没有停止,最初那一道撕裂妄境的剑虹之后,隔了这段间,又一道剑虹飞架,但方向不是往这边,而是直聚原本妄境的最深处。余慈看到,那虹光飞落之后,其上分明是下来了一队剑修,结阵杀入天魔群落。

    此时,万腾山却是主动开口解释:

    “本宗已从刀蚁等魔头的调动,找到葵阴魔巢可能存在的位置,正欲行釜底抽薪之事。”

    此言实有振奋士气之用,他手下的剑修此时正与剑意相合,结阵冲杀,没什么反应,但余慈这边一行人,颇有几个喜色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虽然有余慈指挥若定,除了最初被斩杀的那一外,至今都没有什么损伤,但他们在枢位置,也是连续受到刀蚁冲击,最危急的时候,甚至有二十余只一发地杀过来,连鬼修真人魁斗都受了伤。

    连续的交战,让一众修士心神疲惫,早已有了厌战之心,听闻这个消息,又如何不喜?

    这一场惨烈战事,总算要过去了。

    余慈却是神色不动,其余几位长生真人,倒是面色沉重。

    长年与天魔交战,必须要承认,天魔、外道、眷属、奴族这一整套体系,实是惯有着严密周备的结构,各自为战的情况,在它们身上极少出现,往往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    葵阴魔巢如此关键之物,一旦受到冲击,周边天魔群落,岂有不无迅反应的道理?

    战事确实快要结束,但最艰难的时刻才刚刚到来。

    万腾山的本意,亦是提醒,他很快又道:“变阵在即,诸位小心。”

    尽了告知之义,他再没有任何耽搁,一摆袖子,整个人身形就此消失,几乎与他同步,余慈将最新的指令,打入众人心头。

    四十人的修士群体,不管是论剑轩也好,余慈一行也罢,就在此瞬间,以完全不同于之前剑阵运转的方式,流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点,被余慈通心剑意指挥的众修士,感觉最是明晰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还在剑阵的枢,但此时此刻,剑阵的变化就如同无定之风,往复奔走,偶尔打一个旋儿,还有风眼可以把握,但绝大多数时候,剑气纵横,时散时聚,全无任何规律可言。

    在万腾山的控制之下,剑阵正在进行一番极其精妙的调整。

    而在剑阵外围,刀蚁群同样时隐时现,并没有被其灵动的节奏带偏,反而以其凶悍之势,又渗透进来一些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代表剑阵的变化受限,因为这一轮调整太过剧烈,剑阵枢飘忽不定,正如人之重心,有时都会跑到体外去,让刀蚁渗透进来固然凶险,却始终没有被它们锁定要害。

    余慈一行人,此时已经不再总聚于一处——枢的空间已经不允许这么多人驻留,有时十多个人,直接就给洒落四方,坠入交战的心地带,昏头昏脑冲击一番,随后再给纠合一处。

    这期间终于出现了死伤,有一人是回气出了岔子,被刀蚁分尸,但除此之外,其余人等最多也就是身上伤势加重,来去之间,性命暂时无忧。

    显然,经过在剑阵枢的一番适应,众修士不管修为境界高下,都渐渐跟上了节奏,而指挥者神乎其神的表演,更是让人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之前在暴雪剑阵里,余慈的作为还可以说是眼明心亮,判断精准,可在如今这错乱的局面下,竟然能领着十多个修士逆流而上,聚合由心,甚至还屡有斩获。一些比较熟悉近年来南国诸事的修士,不自觉就在想:

    不愧是和鬼厌混在一起的,对论剑轩剑阵的把握,非常人所能及。

    殊不知余慈此时,心神运转马上就要到了极限——由于分神于星轨之上,其心力本就是最薄弱的一环,如今一边要把握着论剑轩剑阵之真意,一边要将应对之法打入众修士心,如今实已把解析神通催运到了极至。

    还好,在这数月间,他对黑森林体系及相关解析、运用又有一些收获,偶尔还能从生死法则变化,照见本源,省些力气,再有鬼厌支应,勉强还撑得住。

    舍易取难,本非余慈所愿,但半途,他却从见到某个端倪,一时间不舍得放弃,这才坚持至今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万腾山变化阵势的重要原因,也终于显现。

    又一道虹桥飞架,同样也有论剑轩剑修冲下,结了剑阵,而这次,他们却是直趋此方向而来,应该是要接应万腾山一方,将这一队刀蚁格杀干净。

    刀蚁腹背受敌,一下子竟然给冲乱了阵形,波开浪裂间,两队剑修眼看就要合兵一处。

    如此顺利的局面,论剑轩这边也没料到,而剑修人数即将暴增一倍,阵势自然要变,两边主持剑阵的修士都是非比寻常,近乎同时调整阵势,又都是循着一个微妙的节奏,谁都不快一点儿,也都不慢一丝。

    一旦合流,便是天衣无缝,也就将瞬间爆发出剑阵的威能,将这队刀蚁彻底绞杀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几个修为臻至长生境界的修士,心头近乎同时跳动一下。偏转视线时,只见到一道无声无息漫过来的黑潮,已经要将他们拦腰冲断!

    第二队刀蚁!

    牛犊大小的刀蚁聚了黑压压的一片,起码也有上百个,澎湃刀浪显然是运使了某种独特法门,横空出世,又了无声息,且是卡在剑阵将合未合的节骨眼儿上,卡在一众修士以为胜券在握的前夕。

    黑潮直到眼前,才迸发出轰雷般的声势。

    这一刀砍得太狠了,一直比较齐整的剑阵,终于出现了混乱,至少十名以上的修士被交错的刀芒分尸,这又以后来增援的修士为多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抱歉,手头事杂,只有一更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