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轴心节奏 宫墟模具(中)

    众修士本能地按照九烟之令,齐齐止步。然后就等待下一个指令,可接下来却是一片空白,如此倒是不习惯起来,茫然回头,却见九烟微微而笑,自此才发现不对。

    再转动视线,却见此地,剑吟刀风骤然远走,暴雪巨浪一时俱消,如果外围是暴风漩流,这里就是心风眼,自有一份难得的安静平和。

    如此,众修士哪还不知,这分明已是论剑轩剑阵之枢!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阵势,都要符合天理物性,枢之地,相对来说,变化总是比较少的,也就说,这是附近最最安全的地带。除非剑阵崩解,否则一众魔头再也伤害不得。

    而这里无疑又是论剑轩剑阵最关键、最致命之所在,他们怎么能在不知不觉间到这里来?

    一行十余人,包括几个真人修士在内,都是瞠目。

    相较于那些浑沌未明的步虚修士,几位真人要看得更清楚些。

    在端木森丘和商合等人眼,九烟的指挥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,那直通人心,有如“他心通”的手段,将十多个人暂时撮合在一起,同进同退,便如一个长了十四双手脚的异兽。

    但只是这样,还不足以安然进入此间。另一项古怪之处就在于,在九烟的指挥下,他们不像是在被追赶,在仓促逃命,反而像是追着飓风在跑,不是被动,而是主动;不是太慢,而是偶尔一步过于超前,踩在“风尾”上,才造成这种效果。

    这就理所当然地引出一个疑问:九烟究竟有多熟悉论剑轩的剑阵啊!

    一旦闲下来,脑子就想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余慈深知这一点,只是让一行人稍稍缓和一下情绪,突然又下了指令,这次指挥的不是全部,而是两个处在左前方的步虚修士。

    指令就像尖针,刺得二人同时跳起,受之前听从指令的本能驱使,也没看周围其他人如何,便闷头前冲,半途各划了一短小的弧线,让出部区域,同时护体真煞张开,法器祭出,分明是个合力夹击的态势,可他们前面,有的只是论剑轩修士的背影。

    这是要内讧……

    不止一个人心闪过类似的念头,可未等完成成形,前方的论剑轩修士已经循剑阵变化,倏然移位,而紧接着,就有一头漆黑的刀蚁,从其闪开的位置,疯牛一般冲撞过来。

    外道魔头天然的凶横魔意,与其身上迸发出的刀气交融,刺得两个步虚修士头皮发炸,但他们终究是在域外长年搏杀出来的,对上单只的刀蚁,也不至于心神动摇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按照九烟的指令,早早就做好了准备,那刀蚁势子再凶,却还是直撞进他们的合击区域内。

    虚空当即就是一声轻爆,三方交迸,力量都是高度集,对外的震荡不大,却是都集在了对撞的心点上。

    两个步虚修士被刀气逼得气血翻涌,向后便退,距离转眼拉开,那刀蚁凶悍得紧,三角头上两道锋利刀芒流动,顶着冲击,硬往前冲。

    但此时,后方剑气绞缠,化为一道流风吹雪之奇景,飘扬雪粉在其身上一落,正是在刀蚁全力前冲,后半身最虚弱的空当,以强击弱,转眼已将它绞成碎末。

    如此闪转腾挪,前后夹杀,分明就是一记精妙合击。

    余慈则视一众修士迷惑眼神如无物,接连几个命令下去,引着众修士对位置做了一番微调,其间又指派数人,有步虚修士,也有长生真人,流动翻飞,扑击至外,每一次都恰好挡下一到三头刀蚁不等,而外围的剑阵则趁机绞杀,合作得极是“愉快”。

    某些时候,众修士都觉得,他们已经和整座剑阵合而为一,水乳交融。

    果然,在剑阵枢适应节奏,难度最低……

    直到此时,余慈才抬起头,向上方拱了拱手:“多谢万道兄成全。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发现,在此暂时“静谧”的暴风眼,更上方的位置,竟然是万腾山的身影。之前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,应该是用了某种匿形的神通。

    这位长生剑修,大概是唯一一个还没有与天魔拼杀的修士,但其责任,却比任何拼杀都要重大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,他居高临下看过来,神情却是严峻带着疑惑,复杂且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末了,他只道一声:“大敌当前,不可自乱阵脚。”

    “正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余慈似乎全然忘记了之前正是论剑轩的剑阵,将一众人等逼到那般狼狈的境地。他很明白,万腾山所说的“阵脚”,从来都只是单指己方剑阵,而与其他任何人无干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能带着一行人等,近乎从容地到达这阵眼内?就是因为这一路行来,虽然大致上是一路大踏步后撤,却从来没有给剑阵添过一点儿麻烦,每每都踏在剑阵变化的节点上,而这正是万腾山需要的。

    但也是因为余慈太过“配合”,等万腾山发觉不对的时候,一行人距离枢已经近在咫尺,再行阻拦的话,反而会搅乱剑阵变化,所以在最后阶段,万腾山忍让了一步,最终成了眼下的局面。

    余慈致谢,就是针对万腾山的那一个忍让,当然,还有接下来,在适应剑阵变化节奏时,对方给予的方便。

    可在如此局面下,问题还远远未曾解决。

    此地既然是剑阵枢,便如人之重心,固然是相对稳定,但每一次大的变化,都要这里先做出反应,故而必须极其敏锐、精确,也要留有相对的空间,正如道经所言“有之以为利,无之以为用”,即如是也。

    只万腾山在此的时候,当然没有任何问题,可这么十四个人再插进来,这片枢区域就显得臃肿,某种意义上,也就限制了剑阵的变化。

    所以余慈尽可能地配合剑阵的运转,以此向万腾山证明,他们这一行人的价值。

    万腾山确实有把九烟一行驱逐出去,之所以未动手,完全是因为有九烟在,有这个与他节奏无比合拍,又似乎有着通心之术的怪人。

    和别人对他的感觉很相似: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九烟虽持剑在手,却未发一剑,可万腾山已经认定,这是一个剑道造诣绝不在他之下的强人,且观其态度,颇知进退,也有见识,在目前的局面下,没有必要做出太极端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这是信任,也是无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