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轴心节奏 宫墟模具(上)36/32

    十三位修士气机交融在一起,罡气外烁,接连如壁,当然里面还有许多破绽,远远达不到浑然如一的程度,可在高移动之际,用来遮护,也差不多足够了。

    启动位置和那个倒霉修士身亡之地距离本就不远,很快从那边碾过,此时后方已经不是隔空的刀气剑光绞缠,而是巨浪风雪直接对冲,说明剑阵刀阵已经进入了正面拼杀的阶段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个转移,也恰好让过正锋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只此一个转移,就让绝大部分人认可了九烟的指挥。

    时机把握精到,调动得力,尤其还有那奇妙的指挥之法……

    突然有人发出低呼,已经连成一个整体的阵势之,竟然凭空冒出一个人来,其虽是浑浑噩噩,不知东南西北的模样,但观其面目气息,分明就是刚刚已经给绞成血泥的倒霉修士。

    这一下变故太过突兀,阵势便是一阵低哗,而此时,九烟第二个命令也通过剑意打入心底:

    “左转!”

    某种奇妙的力量,从心扩散,使得众修士本能地按照九烟的指令,以人带阵,整个阵势左转,那个明显还没回过神来的修士,被裹入阵,一发地卷走了。

    侧前方,论剑轩剑阵恰有一部前突,剑气冲霄,意图切断刀蚁的阵形,不说结果如何,却恰好是给一众修士做了个屏障。

    这次指挥,同样精到!

    在此期间,端木森丘大声赞叹:“好幻术!”

    这时众修士才反应过来,如此踩着步点的阵势移转,正好将那莫名保得性命的修士收拢过来,除了九烟,谁还能如此?

    至于救其性命的,究竟是不是幻术,倒不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即使没人与那个死里逃生的修士有什么深厚交情,但这种事情毕竟是涨士气的,一时间阵彩声雷动,气势激增。

    那死里逃生的修士还有些心智浑沦,幸好已被卷入阵,才不至于被再次绞杀。

    他被喝彩震得有些醒了,也听到端木森丘的声音,但……

    幻术?

    生死一线间感应太过剧烈,他自己也是稀里糊涂,并不能确认救他性命的是什么手段,但在心里最深处,有疑惑难消:

    只是幻术?我又是怎么从刀剑绞杀活过来的?

    那被剑意刀气撕裂罡气、肢体的感觉如此清晰,难道那也是幻术?

    疑惑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很快便被刺入心的剑意激醒,这种时候,他根本没有发呆的资格,只来得叫一声“救命之恩,没齿难忘”,转瞬也融入阵势之,随众修士一起,再度移转。

    直至此刻,商合等生长生真人,才真正意识到转移,信息传递的妖异:

    剑意入心,包含了如此清晰的信息,就不只是某种标识、交流,倒像是“他心通”的大神通!

    这也是一个步虚修士能做到的?

    余慈感觉到,自己被盯了好几眼,但这时候,他绝大部分心力,都放在对当前形势的把握上,也不理会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双方剑阵、刀阵对冲,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,双方阵势犬牙交错,在交战的最前线,许多修士已经无法掩饰身形,往往是风雪散尽,人身溅血;浪花破碎,刀蚁折足,这是剑意刀意彼此影响之故,越发地考验双方的阵形变化。

    无论是剑阵、刀阵,都已经到了崩解的边缘,彼此的压制、攻伐之下,谁也没有办法维持整齐的阵形,可战事只是刚刚开始,因为阵势虽散,其意仍存,正是形散而意不散。

    就像论剑轩这边,只要剑意依旧相合,气机依旧相通,纵然整阵难成,可三两个人聚在一起,瞬时就能发动剑阵的精微变化,将面前的刀蚁绞杀,便如风雪,时聚时散,归根到底,却还是那一个横弥**的雪落寒透之意。

    “和万腾山相比,彭索可以跳河,五方接引则都去抹脖子好了!”

    见识过三种不同的剑阵,以及不同的驾驭之人,余慈分外能感觉到,这其间的高下之别。

    不计入李伯才那个能把剑阵当玩物的剑仙,相对于彭索和五方接引,万腾山对于剑阵的指挥和控制,确实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,早已经洗脱了形块之累,就算局面再怎么纷繁混乱,漫无头绪,都能把握到那一道剑阵之真意,再由此衍生层层变化,不离不失,一以贯之,令人赞叹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就是一直在最前方厮杀的祁白衣,都在他掌控之下,当然,这应该是某种更深层次的合作,是祁、万二人联手的结果,但即便如此,也能看出来:

    万腾山他日成就,定然不可限量!

    毫无疑问,如此的剑阵变化,对节奏的把握,要求极高。

    万腾山控制这一切,可以不论;

    祁白衣修为境界高出一头,也没问题;

    其他论剑轩修士受万腾山主持的剑意贯通,亦步亦趋,也跟得上;

    商合等几个真人凭着借超卓的反应,跟上节奏不要求,但也不至于给人添乱;

    但再往后,几个步虚修士可就真真正正是力有未逮了。真的陷在两阵间,一步错,步步错,乱了步点,除了被两边杀阵绞成肉泥,再没有别的可能。

    此事也许早在万腾山的预料之,也有所暗示,只不过没有彻底点透罢了。

    按照“正常流程”,此时此刻,几个步虚修士已经身化血泥,死得不能再死,连阳神都要被魔头吞没干净,此间之事,与他们再无干系。可随着余慈的插手,情况已经彻底不同了。

    余慈引着一行人,没有任何停顿,再做了几个转折,绝大部分时候,是借助目前双方绞杀混战的形势,巧妙地以论剑轩修士为屏障,阻挡刀蚁的侵袭;但有时也是冒着极度的危险,直接闯入双方对冲的位置,受到两边绞杀,虽说气机互通,屏障坚韧,但两三回下来,也是人人带伤,还好无人身亡。

    但前一种情况不说,后面这种危机,往往都是存在极短暂的一瞬间,便呼啸而过,然后就是转危为安。

    几次三番下来,众修士已经习惯了,不再自己思考,只是依照着九烟嵌入的剑意指引,往来奔走,直到某刻,九烟突然叫了一声: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下一更在11点,这两天是季度材料时间,更新不稳,请大伙儿见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