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名过于实 刀剑相冲(四)

    天魔横出这一击蓄谋已久,极是阴毒凌厉,却不料剑阵最前方的祁白衣也似早料到这一幕,不言不语,却是有剑意盘转,轻轻巧巧便将整个剑阵都纳入其间,分明是如山岳之重,飞舞却若鸿毛之轻,不但顺利抹过那一个转折的关碍,且大势扭转,剑气飙扬,呼啸而动,便如一场暴风雪,尽情扩散,扫荡数十里虚空。

    至于那杀气刀意,一击无功,也无衰退之相,倏然变化,初时还只一线,顷刻之间,便无限铺展开来,真如狂飙巨浪,咆哮而至。

    还在阵势外围的余慈等人,都感觉到那海啸般的强压,不少人呼吸都觉得困难,但眼前除了席卷而来的滔天大浪以外,亦是不见半个敌踪。

    这不再是天魔妄境,而是是一种与论剑轩剑阵性质相近的刀阵!

    两边都以是流动整束的剑意、刀意,引动天地法则体系变化,牵动伟力,加持其身,自生幻法,故能发动震憾人心的天地奇景,激起超越合力极限的力量。

    论剑轩修士达到这一水准,是其长年以来,千锤百炼的结果,而刀蚁之整肃严谨,却绝不在其之下,这却是一种发自血脉的天赋,只有在面对的时候,才知其确然不虚。

    刀阵之前,论剑轩剑阵尚可应付,旁边修士却是不妙,抵不住那海啸强压,被刀浪推着,逼向身后的剑阵。刚退一段距离,却又是剑意森然,刺背透肌。

    这时候,众修士不免就想到,昨晚上万腾山为所谓“误伤”,提前做出的道歉。

    寒意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没有人指望剑阵会让开,只能往两边让,可冲天刀浪又哪是那么容易躲开的?顷刻间,就有一人发出惨呼,他受刀剑杀意的影响,转移慢了半拍,便被刀气划过,什么护体罡煞,防御法器,都不抵半点儿用处,转眼尸为两半,血光迸溅。

    其半成阳神还想化光脱体而走,却是在刀气催化之下,猛烈燃烧起来,而就在那刺眼的火焰,突然就有一头足有牛犊大小的凶物现形,其色漆黑,将阳神所蕴的生机元气一扫而空,很快又是隐没。

    刀蚁!

    余慈看得清楚,那凶物身分三段,无论头身,都有厚实的甲壳护持,有一对触角和三对长足,乍看去,那外形除了体积以外,确实很像蚂蚁。

    可那触角,真不如说是两道柔韧锋利的刀刃,摆动间就是寒锋凛冽,而三对长足也同样可以化为尖锐的刺枪,在吞没了那倒霉修士的生机元气之后,身上倒似燃起了黑色的火焰,通体尽是凶横之意,几如实质。

    这亦是外道魔头震魂击魄的天赋,几个步虚修士显然是受到震慑,气机紊乱,心绪亦是难平。

    刨去留在丹霄峰上的三人,还有余慈、陆雅身份不同,也不能算,步虚修士只剩下六位,只比长生真人多出一个,战力却是被甩出几十倍去。

    一旦再有变故,就是第一个被甩出去的包袱,就算他们也是在域外拼杀惯了的强者,心志坚定,非比寻常,但面对这等局面,一时都是无奈且茫然。

    也许从一开始,他们就注定了“添头”的命运吧。

    不管是受刀蚁慑魂杀意的影响也好,自家心理不平衡也罢,如今几个步虚修士的战意可谓是一落千丈,在刀阵、剑阵的夹击之下,如没头苍蝇一般乱撞,什么时候撞死就算完……直到一个声音响起:

    “以我为轴!”

    音波扩散,其心却是余慈。

    他持剑在手,大声疾呼。无论是刀阵掀起的巨浪,还是剑阵卷起的暴雪,纵然在他身外冲突、碰撞,却在九尺范围之外,遭遇到无形之屏障,便如一块坚硬无比的礁石,任风雪吹卷,巨浪冲压,都视若等闲,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成了刀阵、剑阵对冲的心点上,最醒目的那位。

    大势所至,余慈干脆出手!

    出手理由很明确:论剑轩那边也都是些步虚修士,甚至还丹的都有几个,却在剑阵的支持下,纵横驰骋,他们这边空有五位真人,却还是一盘散沙,若真为魔头各个击破的话,难免为其所轻,接下来再与鬼神剑他们争取报酬,就是个真正的笑话了。

    余慈对报酬不怎么看重,但他“背后的靠山”,正是在天地间崭露头角之时,若是这种事情都做不好,那些仍存疑虑的人物会怎么看?论剑轩会怎么看?八景宫会怎么看?

    该露锋芒的时候,余慈当仁不让!

    除了一直在他身边的陆雅,鬼厌也从隐身的状态现形,且还揪着了两个距离太远的步虚修士,将他们直掼过去,然后也追身而上。

    有了榜样,众步虚修士如梦方醒,虽是不知余慈用意,但这种时候,任何保命的可能性,都会尝试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端木森丘、金斗真人也都应声而回,商合、魁斗略一迟疑,也倒飞回来,借着几位长生真人内聚的势子,几个步虚修士倒是有了掩护,纷纷冲至。

    然而,众修士终有远近,虽说两个离得最远的,已经被鬼厌救回,但还有一个倒霉蛋,正往回赶的时候,恰是被剑气刀浪的对冲掀飞,那么一耽搁,咫尺就成天涯!

    虚空奇异的尖啸声扫过,方圆三十里范围内,几乎每一个角落都被交迸的剑气刀光绞入,那倒霉修士护体罡煞其接就给撕得碎了,其因不甘而扭曲的面容,更是清晰映照在每个修士眼底。

    可又能有谁去救?

    众修士遭遇的绞杀之力,绝不比那人来得轻巧。也就是聚在一起的时候,自然结阵,气机贯通,才将第一波冲击接下。

    “冲!”

    余慈冷静的话音透入每个人耳,命令简单而模糊,但以他身体为轴心,周流运转、辐射数里的凛冽剑意,可是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那是某种直透人心底,摆脱了言语外壳束缚的交流方式,却是用剑意为载体,刹那间,包括商合这样的真人修士在内,都险些以为,他们瞬间悟透了某种剑道法门,十三人的意志,竟然就那么统合为一处,随余慈剑锋所指,悍然冲前。

    其意所指,正是那已经被刀光剑气绞成血泥的倒霉修士所在方向。

    没有人明白其意义,但在剑意所贯之下,其行动,竟然没有一点儿失谐之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