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名过于实 刀剑相冲(中)

    祁白衣如此判断,万腾山一点儿轻松之意也无,相对于眼前的威胁,他和论剑轩更看重那威胁之后的惊悚可能。不由咬牙道:“陆沉……不,定是黄泉夫人所制,如果真能成功,天下岂不真成了天魔的属国?”

    这时候,商合赶过来凑热闹,得知里面的前因后果,也倒抽一口凉气:“幸好魔主治下,彼此攻伐,若天魔与魔门结合,再算上黄泉夫人,就没大家的活路了。”

    两位长生真人都这么讲,可以见出,这么个情况,已经给他们带来了相当的压力。

    便是一贯冷硬的祁白衣,态度也是非常之凝重。

    余慈在一旁冷眼看着,忽然发现,虽说之前和陆雅讨论相关的事情,却是把精力放在了黄泉夫人身上,低估了此事本身带来的冲击。

    如今多想一层,心感觉也是颇为沉重。

    域外天魔一族,其实力肯定在真界诸派之上,非但数目浩如烟海,不可计量,在庞大基数上,成就的劫魔、魔主之流,亦难以估计。更不用说,亿万年来,染化的眷属、奴役的种族、制造繁衍的外道等等。

    若非其散居于无尽星空的各个角落,真界又有九天真罡护持,生就一个对天魔来说,“极其恶劣”的环境,一众生灵未必能在真界繁衍生息,绵延至今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个古怪的葵阴魔巢,还有那“名过于实”的火瘟毒虫,却是宣告了一个恐怖的可能性:

    天魔一族,也能在真界驻留?

    丹霄峰上这些天魔、眷属等,除了火瘟以外,应该都是从域外过来。这就带来另一个问题:

    黄泉夫人的人造物,与真正的天魔族群,竟然还能共存?

    由此延伸出来的种种情况,确实有让人窒息的压力。

    不过,余慈此时,倒是又想起某件事情,也注意到了相关的细节,回头瞥了一眼,恰好见到陆雅盯着地下葵阴魔巢,神色古怪。

    余慈心有了谱,窥个机会,和陆雅一起出去,寻个了僻静地,劈头就问:“你有什么看法。”

    陆雅轻声道:“恐怕不是夫人的手笔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么说,几乎是把自己前面的推断全都给推翻了,但也有着自己的理由:“您看这标记。”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陆雅用蜃影玉简摄录了一个图像,正是葵阴魔巢之上某处,由于那些密密麻麻的孔洞遮掩,不是事先有想法,主动搜寻,还真的难以发现。

    余慈辨认出来,那是一个奇屈花纹拼合成的‘狄’字。

    看到这记号,余慈心那个刚刚泛起来的记忆,愈发地明晰,他看向陆雅:“我记得,你说过,黄泉夫人欲立‘九真仙宫’,把妙夫人等‘九真’之流,都统合一处,而里面又有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他声调拖长,陆雅便是低声道:“正有一位叫‘狄郎君’的,他负责演示天魔化生之道。奴家也只是耳闻而已,当时也不知道,是什么样的‘化生’,却不想会是这种局面!”

    是啊,都化生出天魔外道了,黄泉夫人这气魄……

    而陆沉竟然也能忍,好吧,最后他还是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余慈一时无语,半晌才道:“此人还在世么?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没有意外,陆雅这回是真的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余慈二人在把握住更进一步真相的时候,山腹内的祁白衣等人,也从此事回神,也做了一番心理建设,倒似这件事没有发生过,过了片刻,便从山腹出来,召集人马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除了论剑轩修士之外,其余人等,大都是寻宝去了,也有一举成功就心满意足的,一时哪集得齐?

    祁白衣也不多说,随手一剑轰在山峰段,其声势比昨日的青莲剑气要逊色得多,可一剑下去,结果更是凶横。

    段“剑处”,剑痕直透不知多少里路,也许直接打穿了也说不定,偌大山峰摇晃,剑气嘶啸,且是从峰上峰下各处,一发地迸开,几乎覆盖了整座山峰。

    哪个倒霉蛋碰上了,破皮见血是轻的,说不定就给戳成重伤,扎成筛子。

    这个召唤法子虽然简单粗暴,但效果着实不错。只不过半刻钟的时间,流散在峰上各处的修士,就一个个灰头土脸地跑了出来,其狼狈模样,只是或轻或重的差别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到最后计点人数,还有三个人没过来,也不知是临阵脱逃,还是被天魔、甚至是祁白衣给宰杀了。祁白衣也不再多等,领着众修士划空而去,至于不来的那几位,自然会有人将其报酬一笔勾掉。

    往哪儿去?

    论剑轩以外的修士不免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,论剑轩沉甸甸的任务上,又加了一层重担。为此,他猜测是去郁盘峰,但很快就知道猜错了,在祁白衣的带领下,众修士一路向南,竟然是往南方八峰去。

    要说南方八峰,早在七大地仙混战时,被彻底轰塌,也是虚空裂隙最多的地方,域外天魔最初就是在此处大规模侵入,但也最早招来论剑轩的反制,经过一番扫荡,倒是比西边还要清净一些。

    可仅过了一刻钟,众修士便将那些心思一股脑儿抛下。

    什么清净……都扎堆了才真!

    看着一片接一片成形或已经要成型的妄境,将南方八峰的废墟部遮得严严实实,其又立起难以辨明虚实的山水天地,商合觉得自家的牙齿都是酸的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万腾飞摇摇头:“之前魔头来势太急,也没想过会有本地的魔巢,就想了个主意,攻其四方而留其腹,逼着天魔、外道、眷属等到这里来,最后再一打尽。但现在,显然是失算了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掩饰,有一说一:“天魔异常聚集,以前是以为,漏过了哪个大型的虚空裂隙,但现在看来,应该是漏过了一处甚至几处可以量产外道魔头的葵阴魔巢才对!”

    余慈插口问了一句:“也是火瘟吗?”

    万腾飞看他一眼,苦笑道:“不,从目前最反常的外道魔头数目上看,应该是……刀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