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联手剿杀 若有若无(下)

    不说鬼厌和陆雅,端木森丘是习惯性的动作,商合却是有意如此。

    其实自明确了九烟的身份之后,商合也是注意到此人的不凡之处。不说别的,就算已经听金斗真人讲过,九烟只有步虚修为,但其身外一层莫以名之的屏障,竟然还是挡下了他的一切感知,无论如何都看不透深浅,不免让人警惕。

    他便知道,九烟能够赢得端木森丘的“捧场”,自有其一番手段。

    眼下,祁白衣既然到了,一些事情想避都避不开,这时候就要看合作的各方,是否是真的知道进退,有没有合作的诚意。他必须再确认一下,九烟行事为人,究竟如何。

    果然,祁白衣的视线就转去了那边。

    至于余慈,只看端木森丘的作为,就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个孤僻的剑手,就那么拱了拱手:

    “祁前辈想来是到丹霄峰或郁盘峰去的,若要我们出力,我们也当追附骥尾,报酬等事,我们自去与项道兄那边商议,希望事后前辈为我等美言两句。”

    祁白衣只是专注于剑,最不喜俗务,否则以他的辈份和修为境界,怎么都轮不到鬼神剑主持东华山事务。见余慈答应得爽快,也不拿杂事烦他,就是要求,也就一句话的事儿,便颔首认可。

    商合在旁边也暗暗点头,先放了一半儿的心。

    此时祁白衣来时的方向,又有剑光二十余道,纷纷而来,应该就是论剑轩的修士,只不过祁白衣剑遁太快,被抛在后面。

    两边的人马合起来,竟然超过了四十人。

    其,祁白衣乃是小劫法宗师的修为,鬼厌、端木森丘、金斗真人、商合、魁斗,还有论剑轩后来赶过来的一位万腾山,真人修士已达到六名,其余最差的也是步虚初阶,这几乎就是一个最顶尖型宗门的全部身家了,实力空前强大。

    四十多位修士聚在一起,彼此不熟,身份又天差地别,不免有些暗流涌动,对此,祁白衣没有任何表示,只是示意万腾山说话。

    万腾山此人,身躯阔大,面如重枣,标准的彪形大汉,声音亦是宏亮,且既然跟祁白衣搭伙儿,说起话来,也很明快:

    “诸位,今天咱们的目标是丹霞峰,听说大伙儿里面绝大部分都见识过了,这边也不多说,只提个要求:本宗结成的剑阵,运转周密,对阵形、气机的要求也很苛刻,所以一旦开打,彼此不要冲突,万一事有不谐,出了误伤,这里先道个歉。”

    这话其实就“你们别碍事儿”的委婉版本,而论剑轩那边,确实有这个底气的。纵然论真人修士数目,余慈、商合这边还要超过论剑轩的队伍,但剑阵一成,自然另当别论,更别提还有祁白衣居镇压。

    端木森丘却是有些好笑,往鬼厌那边扫了眼,其实就是万腾山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近年来,鬼厌三冲论剑轩的剑阵,尽都全身而退,名头已响,其战绩让万腾山说话的时候,多多少少是有些别扭的。

    倒是余慈,答应得很是爽快,甚至都没有问其他人的意见,领袖的气派做得十成十。

    按照论剑轩一方的意思,本想立刻启程,直接扫平丹霄峰。但商合一行人来回奔波,心神疲惫,且暗夜之,天魔无形,更难对付,便寻祁白衣陈情。

    祁白衣不置可否,倒是万腾山做主,缓了四个时辰,等夜色过去。

    这期间,祁白衣就在外围云雾打坐,有这位劫法剑修护法,众修士完全不必担心游荡的天魔之类,一个个都放心休憩。

    余慈本是静坐调息,但没多久,商合却是扯着金斗真人主动找上来,说起明天的争战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商合的意思,不外乎就是如何配合之类。

    一行人,除他之外,都是在域外与天魔征战多年的,深知天魔、外道、眷属,其体系谨严,各有分工,真的大规模拼杀起来,便如军阵一般,冲锋有外道魔头、散兵有各类眷属,天魔则批亢捣虚,寻隙而入,实在难防。

    若己方毫无法度,乱冲一气,说不定一场没下来,已经有小半给染化了,最后死个干净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至于余慈,倒是没有商合的那份儿担忧。

    丹霄峰的底细,他最清楚不过。被他用上清符法冲阵,从内到外洗了一遍,如今也是外壮内虚,没有了葵阴魔巢,金刚魔俑、聚形火瘟等都有创在身,他们这边兵强马壮,还有祁白衣这个杀神,实是一鼓可下。

    但再想,如果事态顺利,论剑轩说不准会再接再厉,引着他们再杀向某处,这也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想了想,余慈也不绕圈子,便道:“从来没有磨合的队伍,必须要有一个轴,才不至于各自为战。目前来看,只有论剑轩有这个资格,我们明日,绕着轴转就好,当然,彼此呼应也很重要,这需要大伙儿有一份默契,也要事先做一些约定。”

    这是最简单的办法,而在没有事先演练的情况下,任何复杂的计划,都只会是自找麻烦。

    果然,商合道一声“善”,应是差不多的想法,接来便和余慈商量起一些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如此大约两个时辰过去,商合才回到己方停驻之地,那里,魁斗正冥思苦想。

    因为鬼修没有肉身,其记忆相对来说就不怎么周全,整理起来也不容易,甚至比不得寻常成就阴神的修士。不过,这么长时间折腾下来,他总算在商合回返之际,有了所得,当下就给商合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商合不动声色,与魁斗心念交流:“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了,就是这九烟……他身上或是有九幽牢!”

    商合倒是没想到,魁斗竟然还在关注九烟,也一时没反应过来:“九幽牢?”

    “就是北荒第一次随心法会上出现的那个,阴山派还抢过来着。”

    九幽牢及其的转轮屠灵魔光,是鬼修、又或者单修阳神的修士才会关心的宝物,商合也只是隐约有个印象,但魁斗再往下说,他也是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记得当时湛水澄也出手了,我的娘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