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联手剿杀 若有若无(中)33/325

    “怎的?”端木森丘大为好奇。

    金斗真人摇摇头,将昨日他们一行人所见的情形简单述一遍,末了道:“那人乘坐司冥巡辇,使上清之符,驭破魔真火,在天魔群落,纵横来去,便是聚形火瘟、金刚魔俑这级数的外道魔头,亦难阻拦,定然是长生人,上清遗老,甚至是劫法大能!”

    听金斗真人讲述见闻,端木森丘怔了半晌,方吸气道:“厉害,不过上清遗老?这可能性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端木森丘就笑道:“我久在北地三湖,对上清宗的消息也是比较敏感,信息得不少。知道当年北地大劫,上清宗自掌教陶真君以下,两位地仙,九位劫法宗师,三十二位真人,宗灭之时,就死了九成,达三十九人之多。只余四位,又接下来数百年间,先后陨落,至十六年前,朱太乙本命星辰坠下,所谓遗老,已是一个不存。”

    听他说得有根有据,金斗真人也愣了下,又问:“步虚修士如何?上清宗灭已数百年,当年的步虚修士、甚至是还丹之辈,都可能步入长生,成就神通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没可能,只是……嘿嘿,那也算不得遗老了,分明就是后进新锐,可比那些挣命的老朽之人,强出十倍!”

    余慈往端木森丘处瞥了一眼,这一位的态度,可是颇为微妙,其难见善意。但思及其所在的穹庐社,传言就是北地魔门做靠山,这么一来,倒也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端木森丘对此事果然很感兴趣,拉着金斗真人、商合等,询问当时出现的符法来路及其表征。

    他问得详细,余慈看他的眼神,也有变化。

    自东海之事后,余慈以九烟的身份行事,少了许多顾忌,有意无意用过不少次上清符法,要真是细细追究,恐怕也瞒不过人的——瞧端木森丘这架势,难道是要对上清一脉赶尽杀绝吗?

    为防止那家伙问得自己杀心大起,忍不住先下手为强,出手斩了同伴,余慈心下冷嘿一声,自己不开口,却是让鬼厌出言,打断端木森丘的询问过程:“这等事,回头再问便是,如今局势正紧,又聚了这么些人,真当论剑轩会慷慨大方,让咱们在山闲逛?”

    端木森丘难得见鬼厌主动发言,竟是呆了呆,才一抚额头,笑道:“也对,如今咱们离丹霄峰这么近,又有这么些人马,只要姓项的不是傻子,定然是要拉壮丁的。如果大家真想在聚众行事,就要快快将所思所欲坦白道来,方便日后分划所得,若不成,就在这儿歇歇脚,回头散伙儿就是。”

    鬼厌和端木森丘爽快地一讲,倒是把商合等人既定的思路给搅得乱了。

    照商合的估算,他们一行人也算得兵强马壮,但前提是,决不能碰上丹霄峰那样的天魔群落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如今丹霄峰在后,郁盘峰在前,除非是不顾一切,直接登上主峰,否则按照东华诸峰的路途设定,他们就等于是被锁在了两座山峰之间,只能在这有限的四五座山峰内,试一试运道。

    然而,眼下这都快二十号人了,其又有九烟、鬼厌、端木森丘这等强人,有限的“运道机缘”,真的能落在自家头上?

    纵然能螺师壳里做道场,最后又能挖到几两肉?

    作为“十三水府”的倡导者之一,商合自然明白其的道理。所以,仅仅是在心评估了一下双方的实力以及分配的可能性,他已经率先开口道:

    “合则力强,分则力弱,自然是在一起更好。”

    魁斗还是比较信服他的,也响应道:“若是一块儿,丹霄峰那边,咱们也能冲一冲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倒有大半修士心一怯,可再看这边,超过五位长生真人的强大阵容,那份儿心思便给压了下去,也因为时间流逝,先前的深刻印象已经有些模糊,恐惧之心也相应地弱了不少,并无人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金斗真人则适时道:“咱们自己去冲丹霄峰,还是不划算,但论剑轩有守土之责,他们那边肯定要派人过来,且首要目标,就是要破掉丹霄峰上的虚空裂隙,然后就是那所谓的必得之物、镇压之器。那物件,对大伙儿来说,反而没有大用,也争不过他们,不如干脆放弃,他们做事的时候,反是大有咱们可操作的余地……此事大有可为。”

    虽然金斗真人的话里,有许多可商榷之处,但用来激励士气,已经足够了,端木森丘便连道了几声“好”,转过脸来问余慈:

    “九烟老弟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甚好。”

    余慈简单回应一句,又往金斗真人处扫了眼,暗道:这道士心思却活。

    对他来讲,丹霄峰上最有价值之物已经到手,再回去意义不大,可目前形势再有变化,他又困居一域,不妨趁此机会,再从论剑轩处入手,收集各方消息,以掌握大局,方好做下一步打算。

    另外,论剑轩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更急切一些。

    高空剑啸,倏然而至,几乎不给人反应的时间。便见来人白衣飘飘,跨空而来,气度轩朗,不类凡俗,但衣襟、下摆之上,多见血迹,眼神森然如冰,令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“祁白衣……好家伙!”

    端木森丘嘟哝一声,却是因此而迎上了对方冷厉的视线。虽说祁白衣名头极响,论剑轩更是庞然大物,但端木森丘同样是有赫赫有名的长生真人,穹庐社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,当下只是咧嘴一笑,虽没有针锋相对,却也不露怯意。

    当然,他这么做法,更因为深知祁白衣的性子:

    其人高傲孤僻,只重强者,在他面前示弱一回,恐怕一辈子别想再抬起头来!

    果然,祁白衣并不认为端木森丘的做法是冒犯,只是冷淡开口:

    “你们里面,谁是主事的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有一大半的人都去看商合,但也有几位,包括商合本人在内,却是看向了余慈那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