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联手剿杀 若有若无(上)

    这个时候,也只有金斗真人才有交流的资本,当下就上前,行了一个道稽,“鬼厌先生见谅,这里多是从外域过来,不知前面的约定,故而行事莽撞了——也多谢先生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鬼厌确实是留手了,若不然,冲上来的修士早就形神俱灭,也轮不到金斗真人来做好人:“既然知道有约定在,你们有什么问题,自去找论剑轩处理,别在这儿扰人清静。”

    金斗真人也是有心计的,见鬼厌有不耐烦的倾向,忙加了一句:“九烟大师在否?容我等请见?”

    这姿态放得可是相当低了,但金斗真人知道,以目前九烟一派的实力,当得起这样的吹捧,倒是身后,商合含义难明地道了一句:“九烟?”

    金斗真人回头,恰好商合也看过来,二人交换个眼色,前者便暗示,此时绝不能莽撞,商合也是深知金斗真人性情的,知道此人既然如此表示,面里那位,应当有相当的能耐才是。

    也巧了,“九烟”这个名字,勾起多年前的一番记忆,让他摸出了许多线索,当下就道:“可是当年因意外,没能加入我十三水府‘碧落游’的九烟大师么?金匮水府商合,与青松道友、朱英朱师妹都有几分交情,今日是冒昧了。”

    商合这一番作为,显出其圆滑的一面,也让金斗真人松了口气,虽然不知道青松、朱英都是何等人,但这边的善意确实是发出去了,还扯上了一些关系,也可见得,鬼厌冷森森的面上,微有解冻。

    稍后,有低沉的声音传过来:“原来是金斗真人,还有十三水府的朋友。刚刚这边正入定行功,才让鬼厌护法挡人,若有冒犯,还请见谅。若不嫌此地粗陋,便请进吧。”

    一直没有发话的魁斗,在心冷笑一声:圈地占位,倒是把主人的派头做得十足。

    但既然金斗真人和商合都没说什么,他也不枉做恶人。

    九烟这个名字,他也有点儿印象,只不过,他一贯专心修炼,对十三水府的俗务不太关注,一时间想不起来,还是商合深知他性情,为保险起见,与他做了一番心念交流:

    “这一位是长青门保举,重器门看重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长青门在北荒售卖鬼狱散,财货积累深厚无匹,又与步云社交好,这些年,十三水府在阴山派的压迫下,还能将碧落游,或是登临外域等事进行的井井有条,其实暗颇仰仗于此,不可轻忽。

    至于重器门,骤然兴于北地,虽说门修士成份比较杂,近年来也都尽显低调,但都传言说,其身后有大神通之人,不可看轻。

    这两派和十三水府都算是“近邻”,九烟与这两派深有交情,着实也不该无由得罪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从目前的情形看,这些年间,九烟分明也是得了势,岂不见鬼厌堂堂真人之尊,隐然也屈居其下么?

    说到这份儿上,魁斗便是有千般不乐意,也只能压着。同时对九烟发出的邀约,也不好拒绝,便由金斗真人谢了一声,一行人应邀而入。其间,三个长生真人,尽可能地以心念交流,拼凑有关九烟和鬼厌的情报。

    此地是落霞峰的半山腰处,正值傍晚,云雾颇大,前行不久,众人便看到,雾气,立着两个人影,一人身形魁伟,光头黑肤,想必就是九烟,另一个则是位女修,秀美清丽,也有步虚修为,却是垂手低头,如仆人一般,恭立在后。

    商合三人交换了个眼色,是由金斗真人打头,准备上前再套套近乎,但还没开口,半空就有人笑:

    “这里好热闹。”

    同属真人境界的气机,在雾气交迸,说是热闹,一点儿不错。

    笑声,端木森丘飞身而下,他是接到九烟会合的提议,才一路赶过来的,见到这么些人扎堆,也很惊讶,待视线转到商合、魁斗脸上,就更奇怪了:

    “是金匮水府的老商吧,哟嗬,还有玄幽水府的魁斗真人,怎么着,北边混得腻歪了,就到东华宫抢人的买卖?”

    端木森丘身为穹庐社的头面人物,交游真是相当广阔,商合、魁斗又是十三水府仅有的几位长生人,更好辨认。商合也认出端木森丘的身份,当下露出笑脸:

    “端木道兄,洗玉湖一别,也有快十年没见了,一向可好?”

    商合是十三水府的老牌真人,但与穹庐社里举足轻重的端木森丘相比,无论是地位还是修为,都差了一些,在此人面前,是拿不起架子的。

    端木森丘打了哈哈,也回了几句“还好”之类废话,更多还是表示疑惑:“九烟老弟,你又拉起这么一帮人,是怎么个路数?难道要响应论剑轩,剿杀丹霄峰上盘踞的天魔?”

    一听“丹霄峰”三字,自商合以下,一行人立时为之色变。

    而商合还想多了一些,端木森丘刚刚到来,还没看清局势,就自然而然地将九烟推到上位去,这直接验证了金斗真人的说法,对九烟的影响力,他再没有任何疑虑,修为且不说,在地位上,此人确实有拿大的资格。

    或许是身后真有大能垂顾?

    黑水河十三水府在整合起来之前,能够在阴山派的阴影下,坚持了这么些年,除了意志以外,韬略、隐忍、圆滑也是不缺,

    商合应付这些身后有“靠山”的修士,也是熟门熟路了,当下就笑道:“我等与九烟大师也是见面不久,蒙得大师雅量,到这里暂歇……端木道兄,那丹霄峰上,可不是个好去处啊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老商你们是过路的。”

    端木森丘也是个有心计的,知道见什么人说什么话,当下就又打个哈哈:“丹霄峰上的事儿,也不是我能做主的,一方面要看论剑轩是怎么个计划,另一方面也要看九烟老弟,是不是真要做一场。”

    商合见他把九烟捧得越来越高,也在心底不断修正面对九烟的态度预备,倒是这时候,金斗真人插言进来,他也是接了论剑轩飞剑传讯的:

    “丹霄峰上,或是已经没了那必得之物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