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纷至沓来 不可阻挡(下)32/325

    面对余慈的提问,翟雀儿回应道:“此山水插屏上,有部分材质,是由‘星炼铜’拉丝融炼而成,此物是制造魔门法器最上乘的材质之一,但也受天魔喜爱,故而所在之地,天魔群聚,若要取得,风险不小,所以想请大师出马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翟雀儿吹捧,余慈干脆利落地插言道:“和照神铜鉴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天外飞来的一句,让翟雀儿那边一下子断了线。

    不用那边再说了,余慈垂下眼帘,心里最后一点儿疑惑得以确证。

    如此沉默了半晌,翟雀儿却是一声叹息,话颇有疲惫之感:“也无须相瞒,这回,恐怕是碰上最糟糕的情况了。没有想到,黄泉师叔竟然会用这一手……这山水插屏,恐怕就是黄泉师叔炼化了照神铜鉴而成。”

    虽说已有明确的认知,但当翟雀儿摊开说来,余慈还是深吸口气,以安定心神:“不是说,魔主无上魔念留痕,不会损毁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实不会损毁,但此类只需要一个依附就好,倒未必非要照神铜鉴不可,如若不然,当年陆沉将宝镜一击两半时,就已经灰飞烟灭了。”

    翟雀儿又是稍顿,才道:“或许,那一缕魔念留痕,就在某幅山水插屏之上。”

    余慈假惺惺地回应:“那不就成了?这是好事啊,有了目标,最多是多费一些功夫就是。”

    听得出,那边翟雀儿在苦笑:“魔主魔念留痕,自有威仪,何其玄妙,有照神铜鉴在,也能起一个缓冲的作用,门自有相关解析之法。而若不隔这一层,直接接触的话,后果堪虞。况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况且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这峰上有多少类似的山水插屏,我到手这一件,其‘星炼铜’的用量,再做十七八个,也没有问题……而且,师叔她能做画屏,就能做其他的物件。甚至做些法器也可以,若如此,说不定早随战事流出,茫茫世间,又到哪儿找去?”

    余慈微愕,如果黄泉夫人真舍得,确实有这个可能,如此一想,让他都有些气沮,也怨不得翟雀儿的情绪如此低迷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已经交待了足够多的信息,翟雀儿没有再多谈,断了通讯。

    余慈摇摇头,又拿起手边的画轴,之前因连得两幅而颇为振奋的心思,也淡去了许多,倒是有一层阴云漫了过来:

    眼下这情况真的复杂了。

    山水插屏的秘密,才隔了两日,就被翟雀儿发现,而且那种天魔群聚的场面,也最招人眼,恐怕也瞒不过其他的有心人。

    而且,黄泉夫人若真是如翟雀儿所想,使了那般的‘绝户计’,照神铜鉴后半片收集无望不说,黄泉夫人本人也就成了关键的关键,翟雀儿怕是要更上心了,对他的影响,很是不小。

    世事之变,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,余慈也是无奈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余慈对黄泉夫人的想法、做法更生出许多疑问:

    这样的局面,岂不是明着提示他们去收集山水插屏?收集了又会有什么后果?

    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,天边剑光闪动,在附近绕起了圈子,余慈见状,就让鬼厌放出气息,那剑光倒也灵敏,即时飞落,却是一把传讯飞剑。

    以传讯飞剑联系,是论剑轩的要求,是参加东华宫探宝的条件之一,也是控制局面的一种方式。鬼厌将飞剑摄入手,所附信息,也自然流入,为二人共享。

    余慈的表情即时变得颇为古怪。

    传讯飞剑带来的,是鬼神剑的发给各方修士的要求,意思倒是很直白,说是在东华主峰上,发现四方天魔异常聚集,经查,每一个聚集点,都是一个隐秘阵势的节点,从目前的发展来看,一旦阵势发动,很可能会彻底打通东华诸峰和域外的联系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所以,鬼神剑就要求,各方修士要辅助论剑轩,攻下那几个聚集点,将镇压之物拿起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为了方便起见,信息还附了一个图像,上面,正是一块书画了东华诸峰景致的山水插屏。

    余慈彻底服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黄泉夫人的设计,是明明白白的谋划,是让人不得不踏进去陷阱。

    就算明知里面有问题,受贪念、执念的驱使,受大势之所迫,人们也会去做。

    不管是清醒如他本人、精明如翟雀儿、强大如论剑轩,都在其,欲拒不能。

    所谓“阳谋”,当如是乎?

    余慈也想过,为何东华宫陷落这么长时间,今日才出状况?

    但再多想一层,也就明悟——观形势变化的时间,应该就是他在心庐,将黄泉夫人书房的那块山水插屏卷走之后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一个完整的幕布,被他掀开一角,阵势就露出了破绽……更准确地说,是失去了遮掩的功效,真正露出了锋芒。

    此时,有域外天魔为之张目,至少是几幅山水插屏处,都是再瞒不过人,余慈最初还有分兵的念头,但再一想,不得不打消,如果每一处山水插屏之处,都有那般天魔群聚,单个人过去,只是送死而已。

    到头来,就算将几个聚集点攻下,各方争抢的局面,也已经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论剑轩这算是作茧自缚吗?话又说回来,余慈可不相信,黄泉夫人会算到论剑轩放人进来探宝,她一定有一个更大的目的,照目前情况看……

    应是几幅山水插屏都被人得手之后,才会见证。

    那会是什么?

    余慈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“黄泉夫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已经不是余慈第一次相询了,但陆雅仍不能答。要说这种没有定论的问题,傻子都能说两句,但陆雅实是害怕误导其判断,考虑得有些复杂了。

    余慈就笑了一声:“近侍都看不明白,看来黄泉夫人活得挺累啊……你也不用想太多,有什么说什么就好。”

    陆雅这才敢说:“夫人爱读书,平日里不多语,经常十天半个月,都不开口,就是和宫主感情很好的时候,也是如此,只是做一些我们看不懂的事项,证验一些问题,看上去很是孤僻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陆雅微瞥来一眼,声音略放低了些:“但若她愿意,又是最能侍奉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听得心头微荡,依稀就想到一位平日里清冷自若,孤芒自赏的女子,其曲意逢迎之态,确实非常拿人。也知道这是陆雅有意为之,不由调笑道:

    “怎么个会侍弄人法?你又学到她几成本事?”

    陆雅垂下眼帘:“夫人的手段,我哪能学得来?夫人也不教我们这些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她话一出口,就有些后悔,挑起这种话题的趋向,未免太轻浮了,陆雅终究不想太过轻贱自己,且通过几日相处,她非常明白,眼前这男子,或许也是好色之徒,又对黄泉夫人有些念想,但并非是为美色而不顾一切之人,她的用处,也不应该体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幸好余慈又问:“我倒听一个人说起,黄泉夫人最擅长依附于人,借势而为,如今你又讲她如何懂得侍奉人,最后却闹到和陆沉决裂的地步,你认为如何?”

    余慈的转述,可比当时绝善魔君所说,客气婉转了许多,陆雅对此,尽量以立的语气回应:“夫人调教我等,又或督促大娘子修炼之时,倒是曾讲过:因势利导,一在合于势,二在利于人,借水行舟,所向略有差池,距离目标便谬以千里……”

    黄泉夫人这是后悔了吗?

    余慈已经学乖了,知道绝不能妄自猜度黄泉夫人这等大能的心思,也知道一时间,很难再从陆雅这边挖出什么新鲜玩意儿,就收了心,叹了口气,不再多费脑筋,

    如今第一要务,是要把自家的准备再做足一些,以应对更为复杂的局面,贯气法加持的工作,现在就要做了。

    时光倏乎,转眼又是半日过去,日头已然西斜,将血红的光芒涂抹在山峰之上。一行人逆着光,从夕阳残照飞出来,大都低着头,气氛沉闷而压抑。

    “真***,真***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这样骂着,却也无人阻止,他们每个人心,都憋着火。

    这一行人,正是金斗真人、商合一伙儿。在丹霄峰外围,他们几乎被吓破了胆,往北飞离,想着,论剑轩镇守的主峰暂时不去,绕一个圈儿,去北方八峰总该可以。

    哪知道流年不利,刚到北方八峰地界,就被飞舞的天魔群落吓了一跳,碰到同样被逼回来的修士才知道,魔门东支在郁盘峰抢到了一个什么宝物,却是引来了天魔暴动,一时间北进之途都给阻断。

    一行人早被火瘟等外道魔头惊破了胆,绝不敢冒险闯关,只能再往回走,顺便将那几个修士收编,可惜,再多几个,也抹不消天魔带来的阴影,路上还遭了意外,又折了一人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以金斗真人的修为,都觉得心神疲惫,更别提他人。

    商合便提议,在附近找一个地方歇息,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。

    众人目前所在的位置,大约是西方八峰的最后一峰,落霞峰,这里倒是没有见什么魔头出入,一行人就往下飞,金斗真人没怎么在意,他如今正反省自己拉帮结伙儿的失败,也想如何调整计划。

    却听前方一声惊疑,貌似有谁冲撞了云气深处的警讯机关。

    这样的机关,一般是独身在野外的修士为防意外所设,也是告诉外来人,此地有主儿了,请来人另寻住处。

    领头的商合眉头一皱,他们一行人虽然不敢与万千天魔交锋,但三位真人,加上十位步虚修士的阵容,已经有了相当的资本,一些礼貌、规矩,都是可以“商量”的,更何况,再往回走,与丹霄峰的距离就太近了,也绝不安全。

    怀着这个念头,商合就道:“咱们和那位商量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开个头,一个人影突兀而来,现身在众人身前。

    这人来得太快,又极是诡异,倒似是周围云气聚合而成,而见他模样,至少有一半的人都险些出手,因为那人眼绿焰森森,魔意强横,要说是天魔眷属、外道之类,绝对大有人信。

    还好金斗真人一见,便抢先开了口:“且慢,这是鬼厌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说还好,一经开口,众修士之便是一片低哗:

    “神憎鬼厌?”

    “他也来了南国?”

    “宵小之辈,也想图谋东华遗宝?”

    甚至有人厉喝:“鬼厌魔头,还我师妹命来!”

    众修士为安全起见,一直都结了阵势,却禁不住这边竟然真有一位鬼厌的苦主,拉都拉不住,当下又是一阵混乱,带得阵势都要发动。

    金斗真人这才想到,这里面有一半以上的人,都来自域外,也不知多少年没有回到真界。域外广大,除非是有心人,否则信息更新出现问题是很正常的事,有些时候,三五年、十多年的断档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那愤然杀出的修士显然不知道,如今的鬼厌,和两年前那个丧家之犬截然不同……

    两边的距离实在是太接近了,也就是一闪念的空当,那个已经恨火填膺的修士,已经发动,而且是近身格杀的路数。

    看那人身形从身边抢过,金斗真人本想拉上一把,鬼厌冰冷的眼神恰在此时瞥过来,虽只是一闪,却让他心头发紧,已经抬起的手臂,竟然没有伸出去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,扑上去的修士也就仆倒了……

    堂堂步虚修士,连一合都没走过去,要不是商合伸了把手,这一位大概就要一头撞到山下,摔个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这边十多个人,看清楚鬼厌手段的,也着实没几个,一时都是哑然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金斗真人才有机会把该说的话讲出来:“休得莽撞,鬼厌先生是论剑轩请来的贵宾,八景宫道华真人、空有庵胜慧行者也都很看重的……”

    虽说此言与现实相去甚远,但眼下这情况,金斗真人也只能这么讲了。

    连续砸出三大门阀的名头,自商合而下,但凡是从外域归来的,一众人等都是稀里糊涂,又愕然无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