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内外浑沌 飞车追电(下)30/325

    金斗真人没有听到魁斗所说的“声音”,一时间也没心思去听,因为当“司冥巡辇”这熟悉的名字入耳,他心头也是灵光闪动,那强横至极的破魔真火之名,陡然间就显化出来,险些就如商合一般,冲破喉咙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众人耳鼓间都是一痛,貌似魁斗口的“声音”终于外化,横扫天际,只不过是超出了人身接收的范围,只将那冲击力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便是此刻,视线所及,直入云间的丹霄峰,似是整个地摇晃一下,好像抖落了满身尘埃,那边虚空,一时迷蒙不清。

    看到这场景,商合先是惊讶,继而就睁大眼睛,无可抵御的恐惧情绪如闪电劈上顶门,再贯穿全身,这个始终叫嚣着要杀上丹霄峰,抢回重宝的长生真人,瞬间僵死当场,随后就是难以抑止的颤栗。

    看清那边场面的修士,其实都差不多,倒是商合第一个反应过来,嗓音挤迫而出,都带着颤音:

    “退,快退!”

    那抖下来的“尘埃”,哪又是什么沙土之类?分明就是弥漫虚空,数以万计的魔头!

    像商合这样,在外域历练多年的人物,搭眼一看,就给那东西划了类别:

    火瘟!

    正是之前金斗真人遇到的十三外道之一。

    这火瘟其形如虫,只有最本能的感知,几乎灵智可言,可散播天外疫病,数量少时还不足惧,但一旦数目突破了某个极限,其微尘般的基本感知,却可积小流而江海,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一跃成就上乘灵智,甚至远逾常人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万千火瘟聚合化形,就成了一个修炼瘟疫魔功有成,且化散随心的强大修士。

    所谓“万成真、亿成劫、兆成无极”,足够的火瘟数量堆积起来,绝对可以化成地仙级数的大能,到时举手抬足之间,疫毒纵横,杀生亿万,也和吹口气差不多吧。

    而现在自丹霄峰上腾起来的火瘟毒雾,查其数目,怕不有数万之量,那绝对是超出寻常长生真人的强大战力,尤其是那流布的疫毒,毁损道基,祸乱心神,又缠绵难尽,就是沾上一丝,也是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在十三外道挑选对手,聚合上万的火瘟,定然排在“最不愿面对”的前五之列。

    再想想那一具真正炼就“不坏金身”金刚魔俑,只这两股力量合在一起,就足以灭杀商合所有的野心。

    “快走快走,趁着火瘟还没有真正聚合,远离西方八峰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火瘟怎么可能过来这么多?是成形的火瘟跨界过来?还是在这里滋生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,若是后者……”

    商合勉力定住心神,但一想到那种可能,整个嘴里都在发苦:“若是后者,岂不是说,连葵阴魔巢都投了一个过来?”

    这下子,连金斗真人都难以淡定了:“怎么可能!不是说这‘外道母胎’,入界必死吗?”

    “天知道,但愿是我想错了。”

    商合心毕竟还有不甘,又回头看了丹霄峰一眼,勉强挤出一个笑容:“不管怎么说,司冥巡辇的那人,这回是捅了马蜂窝了。只要不是劫法宗师,就绝无幸理,还好有他挡着,咱们再离得远些。”

    这边话音未落,丹霄峰再次摇动,应是上面强者交手冲击所至,而此时,商合等人已经不敢再以神意探测,惟恐那边火瘟循迹而来,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。一行人各展遁法,勉强维持着阵势,在商合的引领下,往北而去。

    金斗真人叹息一声,从退走的方向就能看出,商合其实还是贪心不死,想着在东华宫再捞一笔。其实也对,他们从虚空裂隙直入东华宫,本就是机缘造化,又如何能够放弃?

    然而行未及十里,金斗真人心头微动,又回头看,却见那司冥巡辇竟是再次破崖而出,直接撞入山峰之外,飞舞的火瘟毒雾。

    那人也知道,不能让火瘟聚合成形,但这样撞过去,难免会沾染疫毒,到头来还是要损伤根本,终究难以逃脱。

    看来,要求到那一门破魔真火,是彻底无望了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的变化,却让金斗真人险些就忘了遁走,

    火瘟肯定是想扑杀过去,将飞车吞噬的,当前也形成了阻碍,将飞车去势挡下,可那驾车的道人却是祭起了莲花灯,火光如线,围绕灯盏,当空飞绕。

    那破魔真火好生凌厉,火瘟顾名思义,最不惧火术,在域外时,往往是藏身在大日光轮之后,借太阳真火隐藏,待采集真火的修士不备时,突然杀出,屡有斩获。可面对这玉白火光,当真是沾着便着,挨着就化,一时间漫天火点无数,都是被破魔真火引燃的。

    本来照金斗真人的想法,这样也不妙,因为那火瘟疫毒,可穿透护体罡煞乃至于法域、界域等,攻伐五脏六腑,道基根本,发作又快,正可谓“侵掠如火”。破魔真火再凌厉,也难以彻底屏蔽,如今势头再猛,恐怕也会后力不继。

    但在十息之后,金斗真人等人远去近百里之外,几乎已经要看不清战场的时候,他隐约见到,那司冥巡辇竟然还在突进,而且分明就是破围而出!

    也不知车辇人使了什么神通,飞舞的火瘟毒雾竟然是给排斥到十丈开外,半点儿都近前不得。

    在车辇之后,丹霄峰第三度摇晃,这次,却是有青光如剑,透出八方岩隙,撕裂云雾,纵贯长空,流转如轮,便似在丹霄峰上,绽开了一朵青莲。

    森然剑气虽隔空百里,依然透肌微寒,让金斗真人等莫不脸上变色,而处在青光扫荡范围内的一众魔头,更是被灭杀不知多少,一时间,丹霄峰碎石如雨,其峰顶看样子都要倾颓下来,高崖之外,却又空空荡荡,数万火瘟之虫,竟似给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这,这莫不是上清宗哪位余……遗老?”

    魁斗本想说“余孽”来着,也是长年在北地,受魔门影响所致,但话到嘴边,却是改了口,颇为恭敬,似是怕那位乘车远去的大能,回头赏他一记使在丹霄峰上的手段,那时唯死而已。

    一行人已经不自觉停了下来,不少人都在想:是不是丹霄峰上的魔头,已经给杀得净了?

    如果这时回去……

    有几人的目光便落到商合等三位主事真人的脸上,眼神因贪念而炽热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商合就显出来高人一等的冷静判断:“不要给冲昏了头,天魔外道没那么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话才说半截,摇摇晃晃的丹霄峰上,一大块岩壁轰然炸开,狂风呼啸,细辨来却是吼叫之音。便在这声响,一具类肖人形,却高逾丈二,通体**的巨汉咆哮着冲出来,一跃入空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上,众修士用尽目力,倒还能勉强看清那边情况,却只有三位真人,能看到细节。

    金斗真人便看见,那巨汉皮肤都是乌金颜色,透出紫光,身上如纹身般烙了层层魔纹,其身外似乎有汗水蒸腾成雾,其却是化出一个个凶陋鬼面,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如此模样,正是十三外道的金刚魔俑,其生就之灵感,貌似是来自佛门的护法金刚,一经制造出来,便有不坏法体,肉身力量堪比天龙,虽然灵智是硬伤,但若是寄生了天魔,却尽可弥补。此魔物最喜生吞长生人,一旦落在它手上,就要有被嚼碎了生咽下肚的觉悟。

    金斗真人三位,多少都是在域外生活过的,见到这等凶魔,背上都是隐隐生凉。

    但他们也看到了,此时这具金刚魔俑,也并非是完好无损,其本应是金刚不坏的魔躯上,至少绽开了七八个狭长的伤口,自左眼角之上,半边头颅都给劈了下来,只不过没有流出半点儿体液。

    一具金刚魔俑的成熟体,其肉身搏杀能力,几可碾压一切长生真人,能把它砍得这么惨,正好让商合等人,把那位车辇人的评级做进一步的确认。

    “乘司冥巡辇,使玄门真意,破魔诛邪,这定是上清遗老无疑!”

    魁斗坚持他的看法,其余二人也没有提出质疑,都是顺势回忆,究竟是什么样的上清法门,能造成这样的后果。然而很快,他们就没有品评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便在那金刚魔俑破壁而出的位置不远,一道雾流云气从崖壁缝隙间喷出来,当空变幻多种形态,如禽如兽,如妖如人,竟是没有一刻定形。那边金刚魔俑又是吼了一声,发出了某种信息,雾流云气这才慢慢凝定轮廓,却是一个很标准的人型。

    随着雾流云气定型完成,一层火红的光影,就从其化出的胸口位置,渗出来,向全身扩散,转眼前,火红颜色已经漫过全身,随着雾气微微的涨缩,就像是燃烧起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火瘟聚形……”

    商合的嗓子近乎于呻吟,又觉得头皮发炸,和金斗真人、魁斗一起,极狼狈地从远方缩回视线和神意感应。

    火瘟一旦聚形成功,完全可以视为一个狡猾阴毒的长生修士,感应敏锐,心狠手辣,一旦被其侦知位置,与金刚魔俑一起掩杀过来,他们一行人能逃出两个就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之前火瘟毒雾飞腾,他们本来也是极小心的,绝不轻易隔空感应,可这回受那“上清遗老”的威煞影响,一时给忘记了,险些就要趟上一回鬼门关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,绝对不要动,尽力收拢气机,绝不能暴露……”

    商合额上见汗,袖却是用出控水法诀,在众人身前化出一层淡淡的烟气,又联通周边流云雾,以遮蔽魔头的视线和感知。其余人等则在三位真人修士的耳提面命之下,屏息宁神,等待着命运的裁决。

    这回,老天爷总算没给他们开玩笑,只隔了半息时间,火瘟和金刚魔俑便望空一纵,朝着司冥巡辇远遁的方向追去了。

    众修士都是长吁口气,但这回,再没有人提起“浑水摸鱼”的意见,显然都是被之前的变化吓住了。

    趁此良机,走得越远越好!

    这已经成为众修士的共识,待两大魔头远离,商合收了烟气,招呼众修士开始加,哪知都没有正经发力,忽有人在耳边惊呼。

    商合当即给惊出了一身白毛汗,猛然回头,却没有见到任何魔头踪迹,当下就要开骂,也在这时,一辆车驾便似从另一个世界驶出来,当空显化,灰气流动,朝着摇摇欲坠的峰顶,直落而下。

    山峰周围,毕竟还是天魔及眷属护卫的,一时间都是啾啾鸣啸,也有扑上阻挡的,但这回,司冥巡辇真如同从天而落的陨星,度彻底脱了控制,越来越快,到最后几乎是带起了摩擦空气的火光,就那么一头撞在山峰西南角。

    烟气腾起,犹未成形,又一声闷爆,司冥巡辇径直冲破了山峰部的岩壁,斜切而下,分明是把整个山峰给打得穿了!

    便在此瞬间,山峰深处、天外云间,同时响起了沙哑低沉的吼啸,其狂暴愤怒的情绪,就是商合等旁观者,都能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“娘的,定然是取了绝大好处!”

    “这回马枪使得绝妙!”

    最最粗浅的计谋,因为其应用对象的不同,就绽放出决然不同的光彩。商合一行人,眼看着司冥巡辇撞入山峰云气深处,再无踪影,不免都是惊叹,但很快,惊叹就变成了惨叫:

    “不好了!”

    那司冥巡辇自西南方向切入,自东北方向贯出,方向只和他们一行人错开了极小的角度,不管是金刚魔俑和火瘟的折返,还是丹霄峰上,天魔群落的追杀,岂不都是往这边来了?

    一时间,商合、魁斗也好,金斗真人也罢,还有那些步虚修士,都是惊得魂飞魄散,也不用多说,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儿,亡命飞遁,转眼也消失在碧空深处。

    远去的众修士自然不知,虽说只隔了数息时间,丹霄峰上,便有大股魔头、眷属汇成浊流,杀将过来,但最让人恐惧的金刚魔俑以及火瘟,并没有及时折回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还是大章一起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