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内外浑沌 飞车追电(中)29/325

    金斗真人是游荡在东华山地界,接受论剑轩邀约,前来东华宫探宝的两位散修真人之一。

    他是个比较谨慎的人,当日在屏北峰,便主动邀约雷同豪同行,同加上另一位散修真人,一路上果然无惊无险,顺顺当当得到了进来东华宫的资格。

    可到了东华宫,想要故技重施的时候,却是接连碰壁,雷同豪不再与他搭伙不说,就是之前那位散修真人,也拒绝了。

    金斗真人一时颇为失落,他深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家以散修身份成就长生,除了艰难修行外,运道也有一些,但再往上走,大小三灾可就难过了。

    他拼尽全力,在“小三灾”里,总算过了“饥馑”之灾,但“刀兵”、“疫病”两灾来去倏乎,最难防备,要按他的本意,真不如在深山苦修一段时日,夯实根本,偏偏这个时候,天地大劫降下,世间虽大,却难有一片净土。

    至于域外,虽然可避大劫,但他还是颇有顾虑。觉得那里天魔肆虐,专发人心魔,一个不慎,千年修行就要毁于一旦,有些踌躇。

    事实上,像金斗真人这样,将过‘刀兵’灾劫的长生真人,往往是两极分化,要么是信心膨胀,专爱行险,誓要直取,迎灾劫而上;要么就是瞻前顾后,谨小慎微,惟恐脚下踩空,修行尽丧。

    金斗真人就是后者的典型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他自己都明白,但明白归明白,真正破劫除妄,哪有那么容易?

    既然两位真人都不愿搭伙,金斗真人便退而求其次,寻了三个同入东华宫的步虚散修,声势也是一壮,还有五个还丹修士,见他们这边“兵强马壮”,也厚着脸皮凑上来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他们这边,倒是成了仅在东阳正教、九烟一行之下的第三股“大势力”,最起码人多势众是有了。

    照金斗真人的想法,他们这一拔人马,按部就班地在东华诸峰转一圈儿,碰碰机缘,寻几件宝物,最后去东华主峰亮亮相就成,不管最后谁得利最大,他都想与各方交换一些破灾度劫的心得、法器之类,那时候众人宝物在手,交换之风当是大兴。

    盘算是很好,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却是让他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先是论剑轩传讯,东华诸峰的虚空裂隙,直抵域外,不知有多少天魔、眷属、外道等杀了进来,有全面入侵之势。论剑轩看顾不及,就提醒他们这些修士多多留意,不要着了道,且斩杀天魔,亦有酬劳。

    这边的讯息过来,他们这一行人,当真就遇上了一支游荡的天魔群落,还好,来的除了几头煞魔,两个步虚级别的眷属之外,剩下的就是十三外道,最以数量取胜的“火瘟”。

    这种可以散播致死疫病的小虫子,真正见恐怖,起码要过万之数,而这一支群落,最多不过数百只,显然还不够看,虽说金斗真人最精擅的玄门真火之术,有些被克制,但他们还是很快地将此天魔群落击杀,甚至还得了眷属身上留存的几样法器。

    但也正因为这一战,招惹来了天魔仇视,或大或小,连续几次冲突,这边也死了两个还丹修士,各人负伤不等,尤其转战之时,竟然给逼迫到了西峰附近来,进不能进,退不能退,一时都是疑惧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节,他们却是碰到了一波据称是自外域而来的修士。人也不多,只有五个,竟然有两人真人,其余三位,都是步虚强者,这五位长年在域外厮杀,论修为、论战力,都压过他们这边一头,两相交流,又是劝说,又是利诱,还有一些隐然的威胁,终于是两股合一股,走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自域外而来的两位长生真人,都是是北地黑水河十三水府人,一个叫商合,已经度过了小三灾,驭水之法精深,金斗真人深为忌惮;另一个叫魁斗,却是一位鬼修。世间鬼修,能修到步虚境界的都少,能成就长生的,更是罕见,可想而知,定有其不俗之处。

    两股人马合作一处,虽说远不能称为“同心合力”,但不算凑数的几个还丹修士,三位长生真人、六个步虚修士的实力,也绝对可称之为“坚强”。

    也因此,一行人便看了西方八峰,几处保留完好的宫室及其相关秘洞,准备占下一峰,穷搜数遍,非要扫荡干净才罢手。

    他们挑的,是西方第五峰,名曰‘丹霄’,初时很顺利,搜检都已经开始了,只需偶尔对付一些游荡至此的天魔,便已足够。哪知道不知招了什么邪,后面天魔的攻势突然加剧,来势如潮,更有一头十三外道,最以个体战力强绝著称的金刚魔俑降下,直接将他们轰了出去,还丹修士死光了不说,还折了两个步虚战力。

    要按照金斗真人的想法,事已知此,知难而退才是明智之举,可商合、魁斗两个却是不依。都道天魔猖獗得反常,且聚拢不去,这丹霄峰上,或有重宝,决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这两位颇愈挫愈勇的架势,当下摩拳擦掌,扯着金斗真人,在西方八峰上又绕了一圈,以三位长生真人的实力做保,竟然又收拢了五六个域外过来的步虚修士,都是与天魔一族厮杀惯了的,自觉实力长进,又回到丹霄峰外,与留在这里观察的同伴会合。

    虽说又多了几个步虚修士,但正面冲击已被天魔群落盘踞的山峰,胜算还是微小得可怜,只那一头金刚魔俑,就让他们牙齿发酸,遑论其他。

    众修士都在考虑一些“瞒天过海”、“借刀杀人”的计策,也就是偷偷潜入,又或者招来论剑轩的强者扫荡,趁乱得手之类,但归根到底,终免不了“火取栗”这一回。

    金斗真人从头到尾,都未发一言,此时听得气闷,干脆就将视线投向远方,看那碧空流云,以宽心怀。哪知正是这一望,让他的眼睛再也移不开。

    此时,同样有奉命观察丹霄峰的修士看到那幕情形,指着天空叫出声来:

    “看那儿!”

    商合、魁斗等人顺着修士所指的方向看过去,恰好见到碧空之下,一道灰气垂流而下,度远观还不觉得如何,事实上,那边的度确实还没有到惊世骇俗的地步,至少外围环绕山峰,以为警戒的天魔、眷属、外道等等,均是反应了过来,多方聚合,将要那灰气拦住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那灰气一展,度似是受到了天魔阻碍,稍有减缓,也显露了本来面目。竟然是一辆由两只古怪大鸟牵引的辇车,车前御者位上,有一个披杏黄袍的道人,其身后,华盖垂下缨络灰气,挡住外界的视线,看不到里面是何等人物。

    但商合、魁斗这样的长生真人,都清晰感应到,那边独特的气息。

    魁斗非常符合鬼物“青面獠牙”之状的脸面上,显露出困惑表情:“好重的阴气,莫不是同道人?”

    “我倒觉得这车子,似乎有些熟悉?”

    两人才一个对话的功夫,

    便见那牵引辇车的六翅单足怪鸟,齐齐鸣叫一声,竟是直冲着聚合的天魔冲过去,眼看就是一记惨烈的撞击,怪鸟身外,却是有幽暗灰沉的颜色扩开,整个车驾,竟然就那么化入其间,似实而虚,就如同阳光映物的影子,直接从天魔潮穿过,竟无丝毫阻碍。

    如此手段,众天魔都是失算,回头欲追时,辇车已是度激增,直坠千丈,距离峰顶,充其量不过百尺距离。

    “锵”声剑鸣,却是一直与玄阴血影归做一处的剑修眷属,捕捉到了辇车飞空的轨迹,身剑合一,截击于山崖之上。

    一旦成就天魔眷属,特别是“精心炮制”的高等货色,修士一是难由自主,为魔前驱,二就是修为精进,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当那剑光几乎是切着山崖纵过之际,远在百里开外的金斗真人等,都有那处天地山峰被切开的错觉。

    其剑意之精,竟至于斯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的一剑,竟然还是落空了,剑光与辇车交错而过,没有任何冲撞、撕裂之感,仿佛那辇车真的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子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辇车撞上山峰央某处,沉闷的震音又告诉这边:该有的事项,一项都不会短了去!

    辇车确实是冲破了天魔的封锁圈,与峰顶的强敌对撼一记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的注意力都移到峰顶的时候,有个眼尖的修士就叫:“那里!”

    这一声,起码让一半以上的修士回眸,恰好看到,之前一剑未能建功的剑修眷属,此时已是剑光消歇,整个身体都失去了控制,急向山崖之下坠落。而就在他口鼻眼耳等七窍之,迸溅出玉白光焰,瞧那声势,只怕脑子都给烧得化了。

    ……不是没有碰撞,而是只一回合便是胜了!

    这边修士都是呆了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商议做法的时候,当然不会忽略这个“看守门户”的剑修眷属,对其长生级别的实力,都觉得棘手。事实上,当初他们被赶出来的时候,死掉的步虚修士,便有一人是被其斩杀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一个硬骨头,一个交错的空当,便让人给灭了,这让他们,特别是经历过前面战事的人们,情何以堪?

    “这定是玄门破魔真火。”

    金斗真人修炼的也是玄门火术,见那玉白光焰,虽是一时辨认不出根底,却也遥空感应到那破魔祛邪之真意,当下就明白过来:“不是击杀剑修眷属,而是抹掉剑修眷属业已彻底染化的魂魄魔识!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,众修士还能接受,但也是非常惊人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金斗真人,还是商合、魁斗,都有心想知道战况如何,后两人也一直没有忘掉他们的目标,怎么会再缩在百里之外看戏?当下商合振臂一呼,十多个修士当下就结了个简单的阵势,又施展法术,尽可能遮蔽了气息,朝丹霄峰赶过去,分明就是拿出了浑水摸鱼的架势。

    商合、魁斗一边率众掩上,一边紧张商议接下来的种种预案,金斗真人在一旁听着,却是有一句没一句,并不怎么上心。他的心思,大都被那玉白光焰所吸引——看来人也是玄门一脉,不知道这火术,可外传否?若是能传出来,又需代价几何?或者干脆就下黑手?

    金斗真人的道基,走的是玄门正宗的路子,但毕竟是散修,未得真传,里面很有一些瑕疵,如今灾劫临头,他时时刻刻都在想着,如何弥补道基,破灾度劫,眼下见了对方的手段,更是心痒难熬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那边怎么没声息了?

    在最初那一个爆震之后,已经至少有二十息左右的时间,没有后续的动作。所以,前进不过十余里路,众修士不得不再停下来,面面相觑。看丹霄峰上,声息全无的现状,难道是辇车人,虎头蛇尾,此时已经被天魔杀了?

    若如此,再跟上去,殊为不智。

    商合、魁斗又嘀咕两句,转过脸来,和金斗真人商议:“道兄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金斗真人还没来得及开口,远方丹霄峰侧壁之上,一道灰气贯出,其后就是魔音啾啾,不知有多少魔头,随着灰气卷出来,但很快,半空光焰扩散,但凡卷出来的魔头,被光焰一扫,都化了青烟,无一幸免。

    而那灰气当空一绕,换了个角度,竟然是再度撞上那丹霄绝壁,以其虚实变幻的手段,再入其间。

    再见到这一幕情景,商合久远的记忆终于翻新,而跳出来的答案,让他忍不住叫出声来:“我记得了,这是出入幽明的司冥巡辇!上清宗的司冥巡辇!”

    组成十三水府的诸多宗派,都是在黑水河上传承多年,也都在魔门与北地三湖的交界线上,与上清宗都算邻居,对那边的种种手段,也是极熟悉的,之前没想起来,还是思维定势的影响。

    旁边魁斗也是“哎呀”一声,整张脸上都放着青光:“怎么就没想到……竟然是上清遗宝!”

    作为鬼修,他对这等阴冥宝物,最是没有抵抗力,而另一方面,他在某些领域的感应,也是比常人更胜一筹:

    “哎?什么声音来着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两章一起更了,进度算是赶了上来,也求个保底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