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湖底交错 群峰乱局(下)

    “上来!”

    余慈当先跃上辇车,向陆雅扫呼,

    这时候,陆雅才真正显现出她做为东华宫人的识见:

    “司冥巡辇?”

    传说,上清宗最盛之时,封召三万六千神明,其有“冥狱王”一十八位,主理九幽冥域封禁鬼物之事,其下阴司百余,阴神无数。而更在其之上,则有“夜游天官”之位,乃是上清宗核心弟子出任,每逢入夜,便乘司冥巡辇,持通幽之箓,出入幽明,遍游冥狱,巡查不法之事。一旦觉察,当即黜落,虽冥狱王亦是难免,可谓权势滔天。

    如今上清宗早已不存,司冥巡辇作为少数能出入幽冥的法门,也随之湮灭,不知让多少修炼鬼道之辈,捶胸顿足,却不想又在今日得见。

    一眨眼的功夫,陆雅心有关辇车的信息便都流过,再联想之前见到的种种符法神通,她不免为之惊讶:

    这九烟,与上清宗的关系究竟有多深啊?难道倾颓数百后,上清宗又要卷土重来?

    如此想法,也只能存在一眨眼的功夫,她垂眸低头,依言上了车,却没敢和余慈并排而坐,而是半屈了身子,跪坐在余慈脚边,温顺无比。

    余慈看她如此伏低做小,也不多言,自顾自微瞑双目,似是养神,其实是观想天垣本命金符,一道符法脉络:

    自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,至赤天降魔金光符,再到玉京三光破元消魔符,一整条脉络下来,便是一记玄门小神通成就。

    虚空先是有一盏莲花灯呈现,玉白光焰之下,引出一位高逾丈许的天人,披杏黄袍,结道髻,通体光泽微微,如放毫光,又有实质之感,便如玉石雕铸。

    司冥巡辇的体积不算大,高逾丈寻的天人降下,便有不胜负荷之感。但很快,这位降世之天人,身形就有变化,转眼缩了约三分之一,虽然还高逾常人,但坐在御者之位上,也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此项小神通,余慈曾在北荒与陆素华交战时,使了一回,那时候唬人的成份更多一些,而如今几若实质,变化由心,又与召降鬼物的符法并用,既证明余慈的修为长进,也见出他在符法上的不俗造诣。

    至于看到这一幕的陆雅,已不自觉睁大了眼睛,而此时,华盖之上,层层灰气垂下,织成迷蒙的纱帐,车光线一下子暗了起来,但随即一侧灯台上,便有青光如大珠,放出光华,照亮其间。

    陆雅回眸,见瞑目端坐的九烟黑面上,映得灯光,青森森若见鬼神威仪,一时心悸,不由再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九烟的声音响起来:“说地点,咱们去办正事。”

    陆雅忙指了个方向,司冥巡辇之上,两头牵引的“三途阴枭”嘎声长鸣,三对翅膀扇动,拉着车辇偏了个角度,往另一座山峰掠去。

    高空罡风呼啸,司冥巡辇?的度,却是几与狂风混化在一起,碾过天际,眼看着接近山峦,却没有半点儿避让的意思,就那么直直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数息之后,车辇整个地虚化,如幽灵一般,穿越层层山壁岩石,车的陆雅,都觉得自己像是变成了鬼物。

    三途阴枭的三双翅膀,一对可飞天,一对可入地,一对可通幽,三翅齐展,追风掣电,出入幽冥,全不在话下,故曰“三途”。

    经过符箓的洗炼催化,其所牵引的司冥巡辇,亦有通达三途之能,这一点,余慈和陆雅都明白的。

    余慈化出这具车辇,也不是要什么排场。主要是他的心内虚空法域,不适合维持太长时间,有这么一具车辇,两人共乘,比较安全;除此以外,在此崇山峻岭之间游走,飞天入地,穿山过石,某种意义倒是更为隐秘。

    一路直行,转眼飞出数百里,就看出西方八峰的“虚空神通”加持,比东、南诸峰完好许多。有限的距离,被拉长的幅度更大,辗转腾挪的空间更广,相应的,局面也更复杂。

    尤其是穿行在山峰内外,途径无数岩洞,山谷以及人工开凿出来的密室、府第,形成了一个有如迷宫般的庞大体系,如今虽然已经没有人迹,但说不定哪个地方,就藏着魔头之类。

    余慈还看到,有许多魔头,直接就施展迷惑人心的神通,变化出种种宝物,又或干脆化出宝光冲霄,显然是感应到目前山修士的心思,专门设伏下套,等人上钩。

    以众修士专门来“探宝”的贪念,招的可能性还真是不小。

    余慈乘辇车飞过,虽是穿行于真实与虚无之间,但有时不凑巧,也惊动了一些魔头,这时就看出余慈拿出这一路天人降世伏魔神通的效用。

    坐在御者位的“天人”,实是破魔符箓真意所化,自内而外,都放射出驱邪破魔的灵光,可说是专克魔头邪物,但凡是扑上来的天魔,甚至那“天人”都不用出手,悬在肩头的莲花灯上,玉白光焰悬照,一应魔头,便尽都给催化成缕缕青烟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暂时没有遇到天外劫魔那个层次的——恐怕也遇不到了。

    天魔之间,定然有传输信息的渠道,碰到这种硬茬子,一贯喜欢背地使阴招的它们,冒着风险正面冲击的可能性已是几近于无。

    到后半段,余慈这边果然清净了许多。

    可是,在临近目标所在地之前,司冥巡辇还是碰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虚悬于半空,但见前方约二十里路,厚重云雾之,有血光乍隐乍现,阳光照下,却是穿不透云层,映不出端倪,此无形之凶物,余慈也算是见识过,正是十三外道的“玄阴血影”。

    向以无形无质,神出鬼没著称,唯有在摄人精血之时,才会真正现形。

    其实若非是“天人”破魔真意,还有袖照神铜鉴的敏锐感应,余慈还真没法在如此距离,感应到魔头所在。

    他还注意到,在那方云气之,还盘膝坐着一个剑修模样的家伙,横剑膝前,闭目打坐,剑意森森,弥漫周身,但只观其与玄阴血影相安无事,便知是天魔眷属无疑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相隔约百里,亦有魔意滔天,相较于这边,更是毫不遮掩。

    这一片区域里,天魔、眷属乃至外道的密度,是不是太大了些?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下一更放到明天上午吧,一点点儿地往前推,调整时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