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湖底交错 群峰乱局(上)

    陆雅此时完全就是个木偶,余慈让她怎么做就怎么做,两人就此投入冥湖毒雾之,也没有深入多少距离,周边虚空倏然震荡,有绝强之力量,自远方来,如星坠山崩,强行冲破了禁制,径直投入冥湖之。

    余慈哼了一声,扯着陆雅,直接撞入冥湖湖水深处。

    这下陆雅就是泥雕木塑,也给惊得唇青脸白,她清楚地听到了自身的护体罡煞,被九幽浊气和地肺毒气的液化毒汁,腐蚀侵透的声响,但紧接着,她就感觉到,旁边九烟身外,有一层波纹铺开,从她身边漫过,转瞬间,她就被圈进了一处隔绝水流的区域之。

    步虚法域?感觉很像,但什么样的步虚法域,才能屏蔽身外毒汁的侵蚀啊?

    陆雅想不明白,她再次看到了九烟脚下,那一层血红的光圈,而这次盯得久了,她隐约辨识出,所谓的“光圈”,倒更像是一个蓄了血红液汁的池子,其间电光蹿动,滚沸有声。

    而她关注既久,便觉得那血池神异,似有雷音贯入灵台,撼动魂魄,忙移开眼睛,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便在法域的屏障下,余慈和陆雅直入冥湖之底,也不知道陆沉是怎么做的,九幽浊气和地肺毒气合成的汁液,竟然是呈无色半透明状,便如略有些受污的浊水,相较于湖面上毒雾蒸腾,这里的能见度,竟然要更好一些,以至于入水之后,视野都扩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陆雅就看到,湖水深处,分明流动着一个个幽缈莫测的鬼影,那是长年累月,从九幽冥狱投送过来的恶鬼凶魂之类,在如此环境,正是如鱼得水,形成一个鬼物生态的圈子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,其甚至有鬼王级数的凶横之辈。

    此时,冥湖上方的震荡已经传导进了湖水,鬼众一时骚然,流动更疾。不过这个时候,沉下来的两人,并没有招来众鬼物的兴趣,自顾自游动,偶尔吞吃同类,似乎他们就是透明的一般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个别不长眼的撞上来了,余慈法域,便有一道幽绿光华抹过,只一刷,那鬼物便是无影无踪,不知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如此,虽在万鬼众里,余慈二人却也十分安全,只是要小心注意,不要冲撞了那些铺设的禁制,暴露了形迹。

    对余慈来说,这比在万鬼藏身,可要难得多了。

    他张开心内虚空法域后,由于三方元气的特殊性,便等于是支开了一个完全屏蔽本人气息的安全区域,就是有鬼物过来,也吃不过转轮屠灵魔光的威能,转眼都被镇压到屠灵狱,更倒霉的直接落入血煞雷池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冥湖之的鬼物造不成威胁,可是那个正在湖面上发泄的家伙,却是实打实的硬茬子,此时心情不佳之下,已经放出了“影虚空”,独特的魔门界域,虚空神通,当真有倾压四方,慑伏妖鬼的能耐,也使得冥湖密布的禁制纷纷激发,周边区域的湖水毒汁,都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柳观!

    余慈在北荒时,见识过这位的大神通,知道他是能够与羽清玄相抗衡的绝代强者,当时其一手造出的“方寸魔国”,顷刻间毁了无拓城,死伤修士以百万计,当真是心狠手辣又少有顾忌的第一等魔头。

    虽说按照目前的阵营划分,柳观此人,算是与他一路,且应该掌握着更多有关黄泉夫人的信息,但余慈可不想在如今这局面下,和他打交道——真不成的话,找翟雀儿就好。

    从柳观与鬼铃子的交情、以及目前在魔门东支的身份看,余慈有七八成把握,这位应是翟雀儿埋伏的后手,也应该是一直在东华山附近逗留,否则哪能这么快赶过来?

    显然,翟雀儿不会将身家性命寄托在条协议之上,也自然而然地存了某种不可为外人道的心思。

    对此,余慈心知肚明,也并不在乎。

    但仅就眼前来看,柳观的影虚空当真讨厌,尤其是他不管不顾,一门心思扩张影虚空的覆盖区域,虽是引爆了许多禁制,却也将感应范围急剧扩大。

    百里虚空,就能有千里的感应。

    余慈一行,离岛上还没多远,眼前第一个要注意的,就是不要被影虚空覆盖,否则就算是三方元气的特质,也很难再瞒过去。

    其次就要避过柳观的感应。

    那一位不愧是顶尖的魔头,以影虚空为根基,辐射开来的感应,可谓“稳扎稳打”,比鬼厌当初那粗疏的水准强出十倍,以其扩张度来看,还真是个难题。

    此时的鬼厌,由于是挡在前面,准备应对不测之事,被骤然扩张的影虚空及其感应赶得有些狼狈,终于是响应了余慈的心念,直投过来,一头扎进心内虚空的法域。

    陆雅看鬼厌化形的烟气从淡至浓,虚实变幻,只觉得叹为观止,忽觉心悸,一扭头,却见九烟莫名对她发笑,心头揪紧的时候,一轮幽暗虚空就在她头顶撕开,连挣扎的念头都不给,便将她一下子吞没。

    鬼厌吞海瓶、虚空藏两样神通并使,一口吞了陆雅下肚,并非是真把她当了餐点,而是为了减少累赘,如今能够在柳观扩张的感应范围内安然退走的,也只有被三方元气包裹的余慈了,且还要拿出独特手段才行。

    余慈待鬼厌化烟融入心内虚空法域,又后移了一段距离,也深吸口气,整个人形往内一缩,骤然变化至寸许大小,就像当初被三方元气“压”成的道意玉蝉一般。

    如此大小随意,实是他真形法体,在乌蒙蝉蜕和三方元气的温养、磨砺之下,自然而然修炼圆满之故。以如今他的造诣,只待远去星轨的分化心神回归,做几年功课,使阳神圆满,便可尝试着冲击劫关,成就长生了。

    而就目前来讲,这一个微缩之法,也是非常有效,他整个人便如一块冰冷的石头,嵌入湖底泥沙之,任柳观感应如潮水漫过,终究无法察觉。

    至于影虚空,则是在里许之外就止住了扩张之势。

    在冥湖禁制的反噬之下,柳观也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补更在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