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章 诸天诸峰 画幅长卷(完)26/325

    虽说是针对的陆素华,但陆雅仍是羞愧无地,只能垂眸不语。

    但余慈却还不放过,又问出一个让她几难忍受的问题:“你们东华宫里,貌似不少人好这口儿?”

    陆雅不知道这是讥讽,又或是真的询问,偏偏她还必须要回答,一阵难堪的沉默后,她低声道:“据夫人讲,少宫主,我们以前都叫二娘子的,最初时,长年受制于大娘子,十分屈辱,偏偏形神一体,便是后来居上,也难找回场子,不知不觉就转了心性,外化于人,是而最喜此道。上行下效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倒是真没想到,陆雅还能说出个一二三来,不由失笑:“全是陆素华的原因吗?我看也未必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他却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浪费时间,示意陆雅让开些,直接踩上坐榻,近距离观察画屏之变化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没有任何动作,那画屏之上,依然是风生云起,徐徐而动,仿佛是有了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对此,余慈只是冷笑一声,继续投注心神。

    越是仔细看,越能见出画面的生动来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,这绝不是所谓画作所能体现的,而这也绝不是缂丝之质,就算丝绸再细腻顺滑,其经纬交错的孔眼,也是客观存在的,插屏上则是光滑莹洁,没有一点儿凹凸,就像是上好的宣纸,或者是毫无瑕疵的美玉。

    看余慈没怎么在意,陆雅惊惧的心思稍稍放下了些,但又思及前面的遭遇和对话,脸上却越发红艳,足下软绵绵的,力气都随着身上的热力散尽,一时几乎要站立不住。

    余慈不知发现了什么,又凑前一些,手指也伸出,贴在画屏上,慢慢侧移,同时沉声道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陆雅完全没有违逆的勇气,提起裙摆,小心翼翼上榻,到余慈身边。

    “陆青……我是说你口的大娘子,她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大娘子生前……”也不知道该不该这么讲,顿了顿,陆雅方道,“大娘子生前是在主峰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没说完,余慈已抢先一步道:“是不是这个位置?”

    陆雅看余慈指尖所在,有些惊讶,不知他是怎么判断出来的,然后才点头确认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余慈指尖在画屏上微微摩挲,喃喃道:“是这里就对了,所以说,不只一幅……”

    陆雅完全不明白九烟在说什么,而接下来,他的问话却又意图清晰:“像这样的插屏,宫还有多少?我是说,都是描画东华诸峰的!”

    陆雅觉得自己大概明白了九烟的想法,也亏得她在东华宫多年,对其间的陈设颇为熟悉,思索片刻,回应道:“据奴家所见,至少还有六幅,每幅的角度、笔法都有些不同,散见于诸峰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六幅?不对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陆雅一怔神的功夫,却见九烟伸出手,也不见如何作势,虚空便有青芒符纹,根根蹿动,在他掌心之上,形成一个奇屈篆,曰:

    斩!

    太一斩邪符!

    符箓凝就,余慈却引而不发,只听得一室之内,先是嗡嗡作响,随后有金铁交鸣之音,作为诸天飞星符法,符剑一脉的周天符箓,太一斩邪符再往上一步,就是小神通的级别,其威能在“符箓”的层次,已近于止境。

    虽未真个放出,无形的锋芒已经横扫整个房间,也就是余慈的剑道造诣已臻至入微入化的上乘境界,才把握住了一个“度”,没有让无形的锋芒撕裂房间的陈设,而那也只在他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当然,余慈拿出太一斩邪符,是有更重要的用途。

    一旁的陆雅就惊讶地看到,随着符箓吞吐的锋芒在画屏之前抹过,画屏之,分明有一点微毫之光,与之呼应。

    而光芒的位置,正是之前指向的大娘子当年居住之地。

    余慈盯着那一点微毫之光,忽又一声笑,手太一斩邪符突然迸发,剑气嘶然生啸,冲着插屏便斩,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回神,那无形锋刃斜着切入画屏两侧边缘,起固定之用的木架就当即给劈散,貌似缂丝的画幅飘落,被九烟一把揪着。

    用太一斩邪符砍这木架,说是牛刀杀鸡,都是好听的,余慈也不愿浪费了,径直将虚化凝化的符箓收入照神铜鉴的青芒里,暂时存着。

    腾出来,手握两边,将画幅半展开,轻轻一抖,如祛尘埃。

    旁边陆雅骇然发现,随着他这一抖,画幅上的图景便似被洗过,层层褪去,眨眼间竟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对此,却似是早有准备,他分拽两边,加了把力,又是一抖,如变戏法一般,宽幅的画屏就变成了一道铺开的画轴横卷,已然装裱,其上却一片雪白,但在间位置,却是有一片微小却十分醒目的破损,其上还闪烁着冰冷的青光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余慈点点头,将画轴卷起,再不管其他,招呼陆雅一声,径直出门。

    陆雅心堆积了许多疑惑,却不敢问,只能闷头跟上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院,余慈四面一扫,从鬼厌那里得知了其他房间的情况,却是再没有什么可说的,便大步而出,穿过庭院,来到第一次登岛的位置。

    后方,心庐蓦地无声坍塌,竹木崩解,烟尘腾起,刹那间夷平,又有一点火星飞入,轰然轻爆,待火光消去,这一处小岛,便成一片白地。

    陆雅看得呆了,心却是明白,定是那古怪的画轴干系重大,余慈不想让人知晓之故。

    她只当自己是瞎子、聋子和哑巴,垂眸看着自己脚尖,心底则是全然没底,也不知道她对九烟,还有没有利用价值,那人的承诺,是否真的会兑现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耳畔又传来九烟的声音:

    “现在,你仔细想想,类似之前的插屏也好,我手这画轴也罢,都在什么地方,然后领我去……一处都不要漏过。”

    陆雅之前已经想过山水插屏之所在,但加上画轴,还真要再仔细思量一番。正动脑子的时候,肩上突地一紧:

    “噤声,随我来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这是补昨天的,今天的要到午夜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