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章 诸天诸峰 画幅长卷(十一)

    余慈嘿了一声,大踏步重入室内,行走间,已将宝剑拔出:“那就拿回去再研究吧……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陆雅应了声是,方待举步,心头突地一激,步虚级别的感应带来了一点儿模糊的警讯。抬头再看,剑锋所指,那插屏之上的山水图景,似乎有了一些很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她一时把握不清,可九烟既然下了令,她也只能迈步过去。

    山水插屏看上去应该是缂丝之质,材质轻薄,十分精致,要是用剑拆下来,未免有些暴殄天物。但如今,陆雅已经不敢用寻常眼光视之,到了插屏之前,回眸看向余慈,想请示如何做法,却听余慈叫声“且住”。

    话音有一种直撼心神的力量,陆雅闻声一激,就保持这个姿势,动也不敢动一下。

    半晌,声音透入她耳:“在画上找一找你在东华宫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陆雅愕然,但既然是九烟的命令,她自然要听从。

    她在东华宫这么些年,对其上的布局再清楚不过,虽然插屏上的山水画作,其角度、比例与真实情况肯定有一些差别,却也难不住她。

    她侧过身来,在西方八峰第四峰上一指:“奴家长年居于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详细点儿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就是景泰宫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转眼过去,她也是第一次仔细看这幅山水图景的细节,但见其山石草木掩映间,一应宫室建筑,着实详尽,且意象生动。像她这种在其生活久了的,只观其若隐若现的飞檐一角,便能猜出这是何处。

    当然,由于画幅、视角所限,东华三十三峰上万间宫室建筑,也不可能尽数展现出来,像她所镇守的景泰宫,不过山石之间的窗牖片断而已。

    余慈微微颔首:“这里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是,他却是伸手在左袖摆弄一下,也不知做了什么,忽然有一道青光放出,直照在山水插屏之上,其圆如轮,透过屏风,在边缘的阴影,都显出后面架子床的轮廓——似乎因为青光的照射,使这具插屏变成了半透明的样子。

    青光圆轮的心点,正是在陆雅所指的位置,只不过除了让其纤毫毕现之外,倒也没有别的变化。

    陆雅一时弄不清九烟的意思,却很好奇,这映照在画屏上的如轮青光,是什么样的手段。但她更清楚,好奇心往往就是最致命的毒药,故而瞥了一眼后,便垂眸端立,不敢有丝毫逾越。

    哪知刚低下头去,就听九烟冷笑道:“还敢弄鬼!”

    陆雅骤然一惊,一句“我没有”险险就出了口,但见九烟视线所指,才知此言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可又是对谁说?

    正糊涂的时候,便见照在屏上的如轮青光竟然收缩,化为一个光斑,且是再也见不到表明其来向的光束,仿佛只是那一轮照影,便将插屏烧出了伤痕。

    而陆雅也知道,不是的。

    因为光斑随即就在她注目之下,侧移、升起,飘悠悠到了画屏上,东华诸峰之顶,且光色略加晕染,整个画屏上的山水,也随之颜色微沉,仿佛丹青妙手泼墨着彩,给山水蒙上了如纱的暗影,将画屏之景,一举推入夜色之。

    而那青光,便如一轮明月,悬照诸峰。

    画里画外,真幻之间,整座画屏山水,如灵气倾注,层层活泛开来,似可见得流水行云,似可闻得鸟啼风吟,还有那峰峦起伏间,阴影铺展,似乎孕育了种种莫测之物,充盈着绝大的张力。

    陆雅看得呆住了,而让她更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余慈看着画屏上悬照之明月,微微一笑,袍袖舒展,似是在推动一个无形之物,而随着他手臂的动作,那明月似在移位,一个恍惚之后,山水画屏上的阴影也开始流动,再一个恍神,流动的就成了东华诸峰上的山石草木。

    是月动?山动?画动?

    陆雅已经完全被迷惑了,而她清楚地看到,就在她所居住的山峰上,掩映的山石在偏转,更准确地说,是整个山体在转动,调整到一个让他们觉得最舒适的角度。

    好像是观画之人,觉得难以尽览其妙,翻转画屏——可这又怎么能够?

    月光如水,洒落宫院,恰是照在半掩的窗扉之内,映得满室清光。也恰好将那边榻上,一个栩栩如生的人影照到。

    那人单臂倚在矮几上,随意披了身宽袍,内里不着寸缕,长发披散,又由衣袍和房屋的阴影遮住了她大半身躯,只露出半边香肩和丰盈的胸肌。

    阴影下,她的脸容模糊,但唇角从容而冷诮的笑容,却似能透出这诡异的画面,直接传导至人们心底。

    而在室内另一边,颜色却相对明亮一些,那里有另一位女子,同样衣裳轻薄,髻乱钗横,托着一个灯盏,低眉垂目,看身形是往榻前去。

    画面是静态的,两个女子,距离较远,没有什么肌体接触,可看到那眉眼神情,观画之人,自然而然就分出了上下高低,且自有一番联想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陆雅脸色是惊愕,又是烧红,既而便是泛了青白色儿,整个身子都微微发颤。

    她就可以肯定,其的诡谲变化和一应场景,九烟也是看得十成十,一时间又羞又惧,只能是呆站在坐榻之前,浑然不知如何做法才好。

    九烟的声音流入耳:“陆素华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榻上的不是陆素华么?举灯的不是你么?这不应该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么?所以我问你,这是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冷静至乎残酷的语调让陆雅惶惑的心思为之冰凝,那些杂乱的想法,一时都给封住,她按着心口,以此让自己的心跳放缓一些,又将回忆理顺,半晌,才低声回应: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十五年前。”

    “十五年前?那就应该是陆素华自北荒回来后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余慈哈地一声笑起来:“刚刚与她的前身了结,回头就找前身的侍女鬼混,这是在怀念吗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加班加到想吐……为什么俺总在最后时刻掉链子?啥也不说了,12点左右还有一章,至少要保住双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