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章 诸天诸峰 画幅长卷(八)24/325

    毫无疑问,作为天垣本命金符的重要结构,排入诸天飞星符法的“二十八宿”之列,又是成就生死玄机一脉符法之一,太阴役禁厉鬼术绝对是极上乘的驱役鬼神的符箓。

    尤其是天垣本命金符成就之后,以之驱动,更显示出惊人的效用。

    自九幽冥狱透来的鬼物阴气,受此符法力一触,便是惊颤,本能想缩回去,却让余慈心念锁住,往灵台上已经结成的符纹图形上一掷,喀喇一声响,似乎是有什么屏障被打穿,那鬼物阴气寒意剧盛,却再无法对余慈造成任何损伤,而是当空运化,由虚转实,化为一只笔管足有鹅卵粗的大笔。

    大笔笔毫色泽幽黑,当头一点朱红颜色,笔管却是惨绿环绕。

    这杆笔乃是《摄幽明精异图箓》,总摄纲领的一个符箓变化,名曰“阴司勾魂判官笔”,也是当年上清宗整理的那处“九幽冥狱”,赏善罚恶,执掌阴律

    余慈伸手持住,便觉得心头鬼啸尖厉,知道这还是没有盟誓炼化之故。

    他也不管这些,当下翻动法箓,很快停在一页上,见上面妖图鬼之形状,点点头,笔锋在上一划,便有鲜红如血的笔勾落下,醒目刺眼。

    而受此一划,那一页符箓图形突地便绽开光芒,一道摄提拘拿的阴厉之意,铮铮如铁链横空,直透入虚空之后。

    不过半息,冥冥之,又有阴寒之意透出,且较之以前,更胜数筹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理会,径直翻动法箓书页。他来之前,已经将法箓上的诸般符箓图形都看过一遍,记在心,所需的鬼物在何等位置,都心有数,故而度极快。一连勾画了二十多个,才停下手来。

    随即,他以大笔凌画虚画,转眼一道灵符书就,叱声道:

    “化形!”

    纵然是昏蒙蒙、阴森森的冥湖之,超过二十个鬼物齐齐透空化形,还是引起了一波不小的震动,更因为这些鬼物,为了提高效率,本能地就从最合适的渠道透空过来,在此处,还有比所谓的“九孔二十八道”更便捷的渠道吗?

    通过化形鬼物的感知,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,抛却那些重复的,余慈至少就掌握了一半的虚空裂隙,同时,也根据虚空裂隙的分布,掌握了冥湖的大略轮廓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单纯召出鬼物乱飞,而是拿出《摄幽明精异图箓》,一套鬼阵之法,虚空排布。

    冥湖禁制众多,且八方水系灵气聚合,不受地脉移转的影响,再加有陆沉拳意镇压,岂会容得鬼阵从容布就?

    说不得就激起层层波澜,那些摄召而至的鬼物,若是在还丹境界的对战,可说是绝大助力,拥有逆转战局的力量;在步虚级别,也是举足轻重,但在这个环境下,着实还是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鬼阵刚有个雏形,就受到压制,连续几个化形鬼物,都经受不住禁制的反冲,为之崩解。

    鬼物透空化形,和借用鬼力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后者只是临时借阴气提升修为,施展术法;但前者却是将深具威能的鬼物从九幽冥狱摄来,要说威能,当有十倍的提升,但还有桩坏处:

    既然是透空而来,在九幽冥狱就没了根基,一旦完蛋,法箓之上,相关的符箓页面便都燃起火光,页面还在,但灵性全部烧尽,需要再捕捉相应鬼物,施以仪轨,才能将符箓重启。

    如此的消耗,余慈却已经顾不上。

    他和鬼厌还好,陆雅在这一番幽浊之气的翻腾,眼看就到了极限,此时护体罡煞已经被阴气渗透,嘴唇都发了青,神智更是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也许她来过不少次,但毫无疑问,对她来说,这次最是危险,心理负担最重,分外消耗她的意志和力量。

    但也由此,余慈能够判断出,黄泉夫人所居的心庐,定然是一处与冥湖环境截然不同之处,否则常年到此的陆雅,也不至于如此禁受不起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参照,算上已经大略知晓的冥湖环境,再加上鬼厌那边粗疏的信息,余慈终于在片刻之后,得出了一个模糊的感应。

    但那处所在,依然在移动,随时都切过一个又一个禁制,每一次切过,都有微妙变化,也许再一段时间的飘流,计算感应的方式就与现在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余慈再不敢耽搁,收了法箓,又示意鬼厌出手,摄起了陆雅,他则当先一步,冲入昏暗的雾气深处,锁定那模糊感应,发力狂奔。

    在专心致志的状态下,余慈浑不知时间流逝,也许一刻钟?也许一个时辰?

    他没有注意,直到感应转入清晰,直到眼前暗雾的浓度突然降下,一处全然不同于雾气之流动的阴影轮廓,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下一息,他确认了,那确实是一个小岛……或可说是一座院子的轮廓。

    “到了,心庐!”

    余慈双眼眯起,脚下突然放缓,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,他已经将全身上气机捋顺,不使有丝毫波动,整个人都恢复到了最佳状态。

    另一侧,已经在半昏迷状态下的陆雅,轻飘飘地飞上岛去,随即软倒在地。这当然不是她自己的意思,而是鬼厌顺手为之,此时的鬼厌便是以陆雅为饵,一旦有什么异动,便将发动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因为这番动作,余慈又屏息静待了片刻,

    但岛上并没有任何异样,看上去静悄悄的,周边涌动的毒雾都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挡下,两相对比之下,更显得清爽怡人。

    鬼厌和余慈的感应,都自发地进行调整,一先一后覆盖了整座岛屿——如今可以确认,说是庭院果然更合适一些,

    一座园子占据了浮岛的全部面积,陆雅此时就在后院的边缘。

    没有院墙,只有一道矮小的篱笆,说是防护,不如说是园林情趣。

    余慈想了一想,径直上岛,也等于是进了人家的后院。他走到陆雅身边,蹲下去拍拍女修的面颊,没了阴毒之气侵蚀,陆雅恢复得倒还迅,呻吟一声,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余慈搀她起来,示意她抬头:“这里就是了?”

    陆雅先是有些迷茫,待看到这边的布置,身子明显抖颤一下,神色复杂: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……可惜,没人,没有活人!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和老岳一家聚了聚,更得晚了,见谅。另外,大伙还有月票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