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章 诸天诸峰 画幅长卷(七)

    数息之后,余慈和陆雅一起坠入昏蒙蒙的雾气。

    “咱们的运气不错。”余慈这样和陆雅讲。

    陆雅没有回应,雾气,余慈相隔三尺,都看不太清她的面孔,但也知道,此时她正在因紧张和恐惧而颤栗。

    陆雅所说的“冥湖”,其实更应该说是冥海才对。其面积之广大,初听来余慈只觉得不可思议,那是整个东华山脉及其周边,以千万里计的广大区域。

    而若是用广义的概念,甚至扩及到沧江南岸和远空城的大部,向东直至东海,西则至离罗东江东岸,几乎是五分之一个南国

    事实上,这是南国巨大无比的地下水系的一处枢纽地带,八方水系汇结成海,彼此贯通,而东华宫则是截取出位于东华山脉之下的一块,将其纳入到自辟天地的体系去,但又始终保持着相对的独立性。

    毕竟是八方水系汇聚之处,其灵气蒸腾润泽,与地脉流动大为不同。

    就以是陆沉的做派,也很难将此占据了快要五分之一个南国的地下水系,完全纳为己用。

    这就形成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:

    黄泉夫人“困居”的心庐,飘浮在冥湖之;冥湖则又是流动在庞大地下水系之。没有一个拥有着确定的地址,如果想从四通八达的水系将其寻到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所以说,按照陆雅的方法,凭借着模糊的定位,一下子进入到冥湖地带,实在体现了极佳的运道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点:

    百川归海而浑融无别,冥湖之偏偏能逆天性而动,与地下水系区分开来,实是它独特的结构所至。

    当初修造“冥湖”时,是聚拢九幽浊气,杂以地肺毒气,凝滴化液而成,其上毒雾蒸腾,也给加持了种种秘法。而后陆沉、黄泉夫人反目,前者为禁锢之用,更是以拳意撕裂虚空,使之与九幽冥府相通,共造出九孔二十八道,以及难以估量的裂隙。

    根据设立的虚空法则,这些甬道、裂隙全部都是单向的,即只能由九幽冥狱到冥湖来,而不能从冥湖到九幽冥狱去。且是时开时闭,并非常年通联。可每次开启时,万里湖面沸腾,冥狱投影,鬼物横行,一个不慎,坠落进去,便是永沦。

    余慈不得不为陆沉的大手笔惊叹。

    这儿分明又是一个三方虚空交汇之所。

    陆沉用强绝的虚空神通,创造了一个“转”之地——冥湖的元气环境、法则运转相对独立,对内,与九幽冥狱非常相近;对外,又是依托于庞大的地下水系。两边对应,彼此区隔,又在一定范围内转化共生,不至于虚空法则对冲,酿成灾劫,又形成一个封闭的牢狱。

    而做出这一切,只是为了禁锢他的发妻而已——好吧,黄泉夫人也确实当得起他如此对待!

    这样的环境,又让余慈想起了剑园,尤其是剑园核心处的“归墟”。

    两边的环境、法则虽是截然不同,但整体的思路应该都差不多,都是利用独特的环境,封锁虚空对冲的影响。

    只不过,明显出身玄门的陆沉,在虚空神通的掌握上,比曲无劫更多几分圆融,也具有更完整的体系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脑闪过,也到此为止。那两位,着实不是现在的余慈可以准确评估的,与其费这个脑力,不如仔细想一想,怎么才能从这昏蒙蒙的雾气,找到方向。

    九幽浊气是从九幽冥狱提取出来,地肺毒气则是真界九地之下的绝毒之物,两相融合,不仅对肉身损害极大,而且有消蚀神魂之能,放出的感应绝难及远,一个不慎,收回神意力量时,还可能卷带毒素,伤极根本。

    这个环境下,也怪不得陆雅会说迷路呢,至少对陆雅本人来说,到了这儿,她就是聋子和瞎子,完全不明方向、位置,而且还要时时行驭罡煞,抵挡毒气侵蚀,此时脸上都发了青色儿,想指望她带路,完全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比她好多少,三方元气确实可以屏蔽毒气,不使他受伤,但神意力量的发散,同样是受到限制。

    最自由的还是隐身在侧的鬼厌,其所修炼的幽冥九藏秘术,本就是魔门炼体的上乘之法,早就修炼出“轮火”这样的幽冥阴火之类,所谓的阴煞、毒气非但不能伤他,反而有补益之效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他的魔识法门还是逊色了一筹,虽可铺展千里,但受到冥湖上种种禁制的封锁干扰,尤其是此地法则体系的限制,敏感度简直是下降到可怜的地步,余慈怀疑,就是一头蛟龙跳出水面,鬼厌都未必能发现得了。

    厉害啊!

    余慈知道,他之前还是把这里想得太简单了。如今他确实可以通过眷属、信众的定位,明确方向,但对始终飘忽不定的心庐乃至于冥湖来讲,方向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就要用别的法子。

    余慈问陆雅:“九孔二十八道的位置,总是固定的吧。”

    陆雅点头,然后才想起来,余慈可能看不到,忙又开口回应:“是固定的,因为涉及虚空的稳固和禁制的铺排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余慈已经拿出一本大书,正是沈婉从交易会购得的上清法箓。

    摊开第一页,看上面“拜受摄幽明精异图箓,大洞真经等,誓依玄科修行,救人接物。如违誓约,甘受实考”的字样,叹了口气,又翻动两页,找到合适的符箓,按照上面狰狞丑怖的图形及相关窍眼布局走向,心神依之流转,顷刻之间,就有阴森寒意,自冥冥来,在他神魂流淌,寻觅盟誓真。

    余慈要是按照上清仪轨,将此部法箓炼化了,眼下只需要以真慑伏,借那鬼物之力便好,偏偏他是想留着法箓,交给思定院那边,以为传承之用,不愿再过一遍手,此刻就只能用笨法子。

    那边鬼物,也发现唤它到此的修士,没有任何盟誓真傍身,当下暴怒,转眼就要反噬过来,而此时余慈双眸一睁,天垣本命金符上,一道符箓花纹亮起,转眼化为一符,正是:

    太阴役禁厉鬼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