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章 诸天诸峰 画幅长卷(五)

    一行人飞离南方诸峰,很快将鬼神剑等人抛在后面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这时候,翟雀儿凑上来,笑嘻嘻地道:“挺好,三言两语就挣了这么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余慈回之一笑:“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是的,他们一行人,到达东华宫后,第一目标其实就是西方八峰,也就是当初七大教习与李伯才的战场,以及殒落之地。如此,不过是甩出一个顺水人情,就挣得七枚祭剑符牌和一件祭炼大圆满法器的承诺,这样的生意,真让人恨不能多做几回。

    不过,翟雀儿却不是那么好打发的:“想用一枚祭剑符牌贿赂我,那件祭炼大圆满的法器,看起来你是势在必得啊……你难道就不想多说点儿什么?”

    余慈依然是微笑,根本就不理会这个话题:他和翟雀儿的协议早在来东华山之前,就已经拟好,女修既然想要照神铜鉴,那其他的收益,就免不了和余慈进行交换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变化,都改变不了这个结果,至少名义上如此。

    与其浪费口舌,不如做点儿正经的事儿。

    余慈拿出一件东西,其状若飞轮,边缘锋利,其上还沾染血迹,虽历时久远,却鲜红如昔。正是东华宫七大教习之,唯一的女修厉夏所遗的天成秘宝。

    在交易会上,余慈将飞轮买下,便是看重那厉夏精擅巫蛊诅咒之法,其法器或与其本体保持着某种微妙联系,可以借此找到其殒身之地。这几日他通过神主络,与幽蕊联系,借助她的巫法神通,果然是找到一个暂时利用的办法。

    再算上陆雅透露的消息,余慈对接下来的行程目标,已经有十成把握。

    用起幽蕊所说的巫门手法,巫蛊飞轮之上,果然翻起一层幽幽红光,通过这光芒,余慈感应到了某个位置的吸引力,这帮助他修正了方向,其他人也自觉以他为心,往苍茫群峰间投去。

    飞行,余慈借着游目四顾的间隙,扫了眼陆雅,相较于巫毒飞轮,这个女修才是关系到他在东华宫收获,以及是否能达成目标的最关键人物。

    目前来看,陆雅足够聪明,也足够谨慎,虽然她的身份已经不是个秘密,但只要余慈没有刻意说出来,她就始终保持着低调和沉默,简直就像个哑巴,在队伍,几乎完全没有存在感。

    她保持沉默的另一个原因是:在来之前,她已经说得足够多了。

    正是通过陆雅,余慈才知道,当年传得沸沸扬扬的李伯才攻上东华宫,连斩七大教习,重创陆素华的一幕,正是发生在西方诸峰之上。

    从高处看,西峰的损伤并不是太严重,尤其是相对于南方八峰而言。

    七大教习那个层次的修士,还没有打破自辟天地的本事,而李大剑仙似乎也差了一点,至少面对完全状态的东华虚空,还受到一些压制,否则他大可直接攻上东华主峰去。

    根据陆雅的说法,当日,李伯才剑道通神,七大教习及陆素华虽是借助于东华宫自辟天地之力,压制了其部分能力,但在实际交战,还是节节败退,终于是王人野第一个被李伯才分尸两段,导致整个战线崩溃,顷刻之间,七大教习死伤殆尽。

    如今再以后来者的眼光复盘,就能看出,当时的王人野,怕是早知道势头不妙,根本没出全力,假死脱身,也使得东华宫一方大败亏输。

    若不是陆素华引动了东华宫深处,陆沉下的拳意,将李伯才震伤逼退,那时候,东华宫恐怕已经陷落了。

    记得当时,余慈还问起,是不是真的陆沉拳意。

    陆雅的回应非常肯定,毕竟在东华宫多年,陆沉的拳意又是世间独一无二,怎么都不会认错。虽然这一个环节有些古怪,但想想当年在北荒,也是陆沉留在陆素华识海的暗手,导致他功败垂成,余慈也就不怎么奇怪了。

    当然,那时候的陆雅,位置是在北方八峰,所说的一切,都是通过水镜术察知,又因为地仙级数的绝大力量干扰,所得结果非常模糊,还结合着一些感应判断在内。

    但这也足够了,再算上巫蛊飞轮,找到王人野的“横尸地”并不难。

    再从那里,搜索到其遁走的机关,也花不了多少功夫。

    一行人降落下来,所处的位置,即是西方八峰的第五峰,名曰“少清峰”,正是七大教习溃败之处。

    七大教习的溃败殒落,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,此时留下来的痕迹已经相当微小,倒是李伯才的剑意深刻于其上,此时感应,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不过大伙儿都没有太关注这个,落地后,鬼厌、龙殇、黑袍就分散开来,连不怎么清楚来龙去脉的端木森丘都给分配了搜索任务,而这位在得知其奥妙后,连呼“赚到了”,做起事来,也很卖力气。

    至于余慈、翟雀儿、叶池、陆雅这四个步虚级数的,干脆就等在原地闲聊,还没聊上几句,好消息已经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发现目标的是黑袍,这家伙大概是在地底深窟里呆得久了,对那边的气息最是敏感。

    等众人聚过去的时候,黑袍已经拿出由大宇门的林贤真特制的阵盘,嵌入地层,然后就骂了一声:

    “论剑轩真他娘的要绝门绝户啊……”

    按照最理想的状况,阵盘入地之后,就将自动汲取周边地脉余气,作为启动之用,将两边勾连起来,使之成为他们脱身的后路,这也是他们到此的第一要务。

    但问题时,论剑轩在攻破东华宫后,已经将其地脉灵气移转抽取,扫荡一空。如此,阵盘落地,自然也就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让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话说半截,突地一停,就在他们聚集的位置不远,一团阴影轰声撞开地层,咆哮着伸展其粗长的身躯,以及那成百上千条细长妖足:

    千毒龙?

    “地层之,有虚空裂隙在。”

    “似乎还可以临时扩大。”

    “要比在南边时,活跃很多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儿!”

    几人的讨论,以黑袍冷笑声做结,他正要出手,刚刚埋下阵盘去的位置,五色霞光破土而出,当空一落,将那千毒龙刷了进去,转眼不见。

    再看时,小五笑眯眯站在那里,微昂着头,那意思就是:

    夸我吧,夸我吧!

    “干得漂亮!”

    说着伸出手来,小五笑嘻嘻地低头,方便余慈在她头上揉动,把发辫都给弄得歪了。

    余慈视线从翟雀儿和黑袍的脸上扫过:

    “甬道打通,威胁清除。现在,大伙儿可以分头行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