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章 诸天诸峰 画幅长卷(中)21/325

    道华真人和声道:“并非是论剑轩的道友剿魔不力,而是这里确实成了和域外交通之处。当日在雨魔云下,翟道友所说,不幸言。”

    “鬼神剑他们拿不住局面,并不奇怪,论剑轩本来就是一群破坏狂,并不精通虚空神通,可你们就不帮他想个法子,封堵一下?”

    对翟雀儿的言语,道华真人也是无奈:“翟道友所说,虽有道理,但做来实不容易,有些话说也说不清,大家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迈上云桥,仙凡两立;而迈上了第二峰,感觉又是一变。

    余慈微眯起眼睛,感受迎面吹来的气流。风里显出了变化,透露了信息,但过于微妙,一时归拢不清。唯有一条,却是实实在在的:

    那些粗制滥造的天魔眷属的臭味。

    旁边道华真人又道:“东华三十三峰,自成世界,破灭时有七位地仙大能诸力相加,东方、南方诸峰受损最严重,因为陆沉从外域降下时,便是在这个方位,战场虚空裂隙处处,若真有甬道设立其,天魔无形,大可穿行自如,极难捕捉。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,附近多有像陆沉、陈龙川那样拳剑交击,轰破虚空的痕迹,但这样的裂隙,直接通到外域?

    “说不过去,只能是早有联系,原本距离就近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翟道友所言甚是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前方又有变化。

    有人离开了队伍,转向山峰其他方位,有一就有二,没过多久,几十人的队伍陆续散了开来,而随着东阳正教十多人默默左转,最前头只剩下鬼神剑、胜慧、雷同豪等少数几人,干脆就驻身不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去寻宝了吗?”

    余慈看得直摇头,如今这山峰上下,虽比不过雨魔云下魔意森然,却也能说得上是莫测其深,这些修士也太过急切,照余慈的想法,怎么说也要再过几个山头,看看风色再说,到时候再转回来,也比现在要好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们一行人也慢慢走过去,和鬼神剑等人碰头。也不等他开口,鬼神剑已经抢先道:

    “刚刚又传来剑讯,南方八峰那边发现了一处直通外域的裂隙,吸引了大批魔头,如今那里战事吃紧,我要前往支援。你们怎么打算?是要和我一起去呢,还是一峰一峰地抓爬过去?”

    怪不得!

    余慈恍然大悟,原来不是诸修士没有耐性,而是鬼神剑直接甩了挑子。

    但也不能怪他,刚刚祁白衣过来的时候,还表明形势能够控制,如今突然急转直下,必定是打了论剑轩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至于如何选择……

    余慈和翟雀儿对视一眼,即而笑道:“既然来了,自然也要看看是怎么一个局面,我便随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九烟大师要去的话,算我一个!”

    端木森丘倒是第一个响应,极显豪迈。翟雀儿倒给挤在后面,却也笑吟吟地道:“我都无所谓了,要去就去啊。”

    至于叶池,只是在余慈转过脸的时候,略微点头,表明了态度。

    见他们如此爽快,鬼神剑有些意外,难得拿起正眼看过来:“成!倒不是那些小家子气的玩意儿……那就走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直接身化剑光,跃离峰顶,往南方飞去,转眼不见。

    只是这家伙却忘了,在他后面,还有几位步虚境界的人物,无论如何都赶不上他剑遁之。

    余慈摇摇头,正要让鬼厌出手,带上一程,旁边一直沉默寡言的雷同豪却是开了口:

    “到我飞梭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指尖轻弹,一道如电之蓝芒哧拉拉放出来,两端拉长,电束跃动时,便构筑成了一座飞梭之轮廓。其长有三丈,宽约丈许,虽然是狭小一些,挤上七八个,还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而其外形既成,电芒也不散去,在梭体上来回流动,刺人肌肤,要想登上去,还真要有一点儿胆色才成。

    观此飞梭,余慈倒是想起当年陆青手,那一个“晴空罡雷舟”来,其飞行时,感觉倒是差不多,同样是罡雷环绕,电光掠空,一时大为亲切。念头自然流转,又移到其人请托的事项上来,心下叹了口气,对雷同豪点头笑笑,当先登上去。

    他登舟时,电光竟是往内一合,却没有丝毫伤人的意思,而是为他身上加持了一道护体雷煞,非常了得。

    他开了头,其余人等也陆续登舟,就是黑袍、端木森丘这样的真人修士也不例外,待众人都登上去,雷同豪启动飞梭,当空一声雷响,而雷音四散之时,飞梭已然不见。

    如果不计算山峰周绕的路径,南部诸峰距此的直线距离,也不过就是百多里路,可问题是,这段距离,明显有虚空神通作用的痕迹,目测的距离有所拉长,众人在奔雷掣电一般的飞梭,也足足花了半刻钟的时间,才看到前方鬼神剑的剑光。

    那位终于是反应了过来,见飞梭追至,陡然消去剑光,两边距离急剧接近,雷同豪也是心领神会,打开飞梭入口,接他进来。

    鬼神剑驾着狂风进来,一点儿都没有失算的尴尬:“哈,天域梭!放在这里,真是大材小用了……也不对,应该是更合用才对。”

    他是指此地与九天外域虚空互通一事。

    理论上,外域的天魔能进得来,他们就能出得去,说不定不凑巧碰上哪个虚空裂隙,直接就跑到外域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,虚空移换是一门很深的学问,并不是说外域和此间就是一扇门的两边,进去出来就是了。其稍有一点儿波动,就是十万八千里的差距。

    这里每个人都能在那里生存,但能不能找到回来的路,又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翟雀儿斜眼看过去:“之前你们可没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之前也没有这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鬼神剑脸皮该厚的时候,绝对不落人后,而很快,他就叫嚷起来:“那里,冲过去!”

    雷同豪没有回应,但飞梭明显有一个惊人的瞬时加,就算修为强大如黑袍,也有一个被向后带的感觉,然后,真像鬼神剑所说的那样,冲过……不,是撞过去了!